三线建设条件艰苦 为对付虱子只能裸睡
2010年09月09日 11:14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到了以后把自行车果真买到了,买到以后,我们就骑回去了,骑回无锡,我们骑着从吃过午饭一直骑到晚上十点来钟才骑到,实际上用不着这么长时间。因为那个自行车拿来以后,它都是给你拼凑的,螺丝这些都不是上的很紧,所以走在路上,一路走一路一会儿这个掉了,那个东西又坏了,很辛苦。就在一路上找地方修车,修好车了以后,所以骑起来骑得很吃力,骑到晚上,到无锡已经掌灯了。

三线建设者将自行车从无锡带到四川

解说:胡先明费劲辛苦从苏州骑到无锡,又将其带到四川的是一辆凤凰牌自行车,与之齐名的在当时还有永久、飞鸽等名牌,它们无疑是当时家庭的大件,街头的明星,谁骑上它,在街上转上一圈,都能引来诸多艳羡的目光。

记者:您到厂子里头还是见过这种存钱买车的?

胡先明:不多,也有。也不是很普遍的,可能我想有车的人,能占到城里头的十分之一吧,我估计,这是乐观的估计。

记者:是不是当时得经常擦,经常弄?

胡先明:是,是,那当然要弄的很干净的,自己要把它保养得很好。

记者:您来了以后,假如只有您有车子的话,旁边的人是不是也得来借您的车子出去赶个集什么的?

三线人的周末时光:一家三口骑自行车去赶集

胡先明:赶个集都是礼拜天,那阵是(每周)只休息一天,你赶集这些都是我骑一个车,我前面搭一个小孩,后面我爱人坐在那个座位上面,就是那个轮子旁边还挂一个四川叫背篼的东西,来装东西,那全家人就是这么一个车去赶集。

解说:一家三口骑上自行车去赶集,在三线人的周末时光中,是一个固定的节目,它代表了人们在工厂之外的一种生活,尽管他们的命运已与工厂不可分割的联系在了一起,从江南水乡来到四川盆地,从富饶的东北来到云贵高原,从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来到崇山峻岭之间,点燃他们的除了革命激情,还有对新生活的向往。

陈晓楠:就在三线人大举搬迁的同一时期,美国的一本名为《在路上》的小说风靡全球,也曾经有歌声唱到,背起行囊,城市已在远方,对你挥挥手,不用说再见。但是今天我们要讲的三线人在路上的故事,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他们带着明晰的政治任务,不是旅游,更不是流浪。

但他们在路上的故事,同样迸发着巨大的张力贯穿了整整一代人,具有独特的现实意义,既然来了,就尽情投身于它,这是当时三线人的心理,于是一个又一个奇迹也就这么产生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