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三大杀手”之首王天木叛变投敌始末
2010年05月26日 13:49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解说:孤身一人来到上海,王天木很快发现,脱离了熟悉的华北和一手培植起来的属下,他的处境变得困难重重。不仅手下人不听他的,而且对他心存觊觎的副区长赵理君还时时设绊,处处与之为敌,工作根本无法开展。

王晓华:跟这个赵理君两个人,争这个上海区的区长这个位置,因为王天木的资格非常老,因为十人团的嘛,再加上他的这些经验,他认为他比赵理君要强。赵理君呢,当时呢在上海,在王天木没有到上海以前,代理过区长。赵理君这个人呢,他仗着一个是戴笠的亲信,第二个呢,他干过很多刺杀的事,也是干得很漂亮。他认为他的功劳不在王天木之下,所以来了以后要听王天木的,他就不干。当时戴笠给了他一个副区长,所以他就不干,两个人就经常闹矛盾。

解说:两人矛盾越积越深,乃至逐渐公开化,军统上海区因此一片乌烟瘴气。

陈晓楠:1938年夏天,滞留香港的戴笠听闻王天木和赵理君的矛盾之后,召王天木前往香港,试图居中调停。此时王天木手底下行动组有一个叫刘戈青的人,给王天木出主意,说戴老板那边呢,肯定是赵理君告了状,现在戴老板在香港召我们去,肯定没什么好事。他说不如这样,咱们再干一件暗杀的事,只要干得漂亮,肯定会受到表扬。即使不被表扬呢,去了也不至于挨训。王天木同意了刘戈青的建议,并且把行动目标定在了南京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外交部部长陈箓的身上。

陈晓楠:1938年梁鸿志在南京组织伪政权维新政府,陈箓不甘寂寞,出任其外交部长,落水成为汉奸。次年春节,上海法租界愚园新村25号陈宅,风光一时的伪维新政府外交部长陈箓,被军统特工刺杀在家里,执行刺杀活动的,正是上海站行动组组长刘戈青。陈箓死后在上海滩引起了轰动,此时王天木呢觉得是该到香港的时候了,于是马上启程前往香港去见戴老板。

解说:令王天木没有想到的是,赵理君在他前面已经到了香港。

王晓华:戴笠呢,就是见了这个王天木以后啊,就说他,你这个不太像话,你这个老大哥,你怎么跟这个小兄弟两个闹别扭、吵啊、听说不太好。王天木心里就不干了,我给你做那么大的事,给你立那么大的功,对不对。你来了,你不说表扬我一句,你反而说他好,说我的不是。再加上这个王天木这个人,他因为他资格跟戴笠差不多嘛,他自认为他自己资格比戴笠还应该老,就是他从日本士官留学回来的时候,你戴笠连黄埔还没上呢,对不对,你凭什么说我。当时就跟这个戴笠吵起来了,戴笠是老板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讲哥们关系了,当时脸一板,你这个区长别干了,让赵理君干。你还去到回你的天津去吧,当个联络员算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把这个王天木弄得一肚子气。

张庆军(历史学者):戴笠对王天木呢,这个感情也逐渐逐渐疏远,王天木自然有点这个,他在军统的地位。以他的资历来讲,他这个性格上有点这个桀骜不驯,因为戴笠对他冷遇的话,他也感到很失望。这个不满之心也顿起,这个戴笠也跟私下里跟人讲过,王天木情况不太稳,这个可以见他们已经产生隔阂了。

解说:就在王天木与戴笠心生嫌隙之际,有一双眼睛已经悄悄地盯上了他,这就是令人闻风色变的76号。

特工总部的地点是决定特工成功与否的重要问题,地址在公共租界之外的沪西极司菲尔路76号,即静安寺前面稍微往西进去一点的那个地方,那一带是意大利军的警备地区。当时,意大利军对日本方面最为友好,将据点设在那里,万事都很方便。说实话,我事先已经看中那里,并与管理那幢房子的特务机关进行了交涉,就接受那幢房子问题达成了秘密协定。无怪乎,丁默邨也看中了这幢房子,正中我的下怀,我当即表示同意。这是在侵华战争期间,参与策划汪伪特工活动的土肥原贤二的助手晴气庆胤,撰写的《沪西76号特工内幕》一书中,关于特工总部选址的经过。

极司菲尔路76号原本是安徽省主席陈调元的私人住宅,今天,这里已更名为万航渡路435号,是上海市静安区职业学校教学区。1939年5月,汪精卫抵达上海,组建汪伪政权,日本军部决定,让李士群、丁默邨的特工总部与汪精卫部合流。经过汪伪国民党六大,汪伪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委员会特工总部正式成立。从此,76号成为日本人扶植的特务机构的代名词。

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因为他抓进去的人啊,各种各样的都有,有抗日的特工,也有很多企业家、商人。商人进去呢,他往往是先礼后兵,先叫你就是跟他们合作,就是开了宴席,它里面也有厨师啊等等,对吧,谈成了那么就OK了,就是给你钱,给你一个联系的方法,你就走了。如果不行,那么用刑,甚至于把你秘密地杀害。

解说:76号成为特工总部后,日本方面除在财力、物力及武器弹药上给予支持外,还专门派了一个日本宪兵的小分队,常年驻扎在76号里面。

石源华(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教授):76号的这个门口,它不是在租界里面,但是就在租界这个路的边上,那个地方的话那是最乱的。为什么呢?如果说你有人在马路上犯罪,那么如果巡捕房来抓你的话,你逃到马路边上去,这个巡捕房就不能执行它的职责了,对吧。所以这对76号的活动啊,是非常方便的,就是他只要一逃出去,这个他出了门,进到马路上面,这个租界当局是可以管他的。但是他缩到那个房子里面去,租界当局不能碰他。76号出来执行任务的时候呢,他一般都有日本宪兵在场,如果他得利了的话,日本宪兵不出场的。如果说他失手了,那么日本起来,日本宪兵就会出来。就说这个,这是我们日本宪兵队的事情,那么租界当局也不敢得罪日本,也就不了了之了。

解说:76号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对付军统与中统,搜捕国民党特务并摧毁其组织。由于76号的负责人丁默邨和李士群均出身于国民党特务,对其组织及活动规律异常熟悉。因此,军统组织很快遭到破坏,大批特务被捕,有的人很快反水。1939年夏天,军统上海区人事科长陈明楚被76号逮捕后投敌,区长王天木随后被出卖。

经盛鸿:他们经过多天的秘密侦察,掌握了王天木的活动规律,这一天呢王天木离开家,走到上海马路上的时候,被李士群的布置的特工,在上海租界上秘密地绑架了。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