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在台常遭绿营耻笑 但至少还叫荣民
2010年08月23日 11:25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梁文道:不是国家给的?

窦文涛:民间捐的,由统战部给,但是这些老兵,你想他的认同,他什么意识,热泪盈眶,说共产党给我们发钱了,共产党给我们发钱了,你知道吗?一个民间组织,从前几年开始,其实大陆从很多网上,很多民间组织,民间组织授予他一个破塑料的抗战徽章,老头里三层外三层,掖在最深的衣服里头。有一个民间组织给一个老头,八九十岁,你说不要以为他光要钱,给他们做了一个风衣,说当年抗战老兵的风衣。过了几个月,他儿子跑那个民间组织去要,说你们能不能再给我们一件,因为我爸这几个月穿这一件不脱下来,你想到没有,他觉得他是被承认,他是抗战老兵啊。

这些民间组织有一个人这么多年一直捐钱,给他们捐了几十万了,他说我最早触动是什么,你就说台湾还叫荣民呢,他说我在深圳看见一个抗战老兵,乞丐啊,要饭的,前边这么一张纸,抗日老兵啊,什么松山战役啊,远征军啊,他是这样触动了这根弦,才以后搞活动,发组织去帮助这些老兵。

梁文道:这些老兵为什么会这么惨,因为他是国民党的?

窦文涛:肯定跟政治有原因。

梁文道:大概是国军。

窦文涛:有些咱们知道,上次开博物馆的,有一个叫樊建川的,拿来一个杯子,说是已经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了。

陈淑琬:对。

抗日老兵文革遭殴打 有人沦为乞丐

窦文涛:因为现在我党也是对历史采取了一种态度,所以说定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这个粗陶的杯子上,你知道当年抗日,参加过腾冲那边战役的老兵,文革的时候,被人家打啊,被红卫兵打,打的时候,他自己在杯子上写下这个话,就说我参加过松山战役,我腿上中了一颗子弹,但是我没有后退一步,你想什么遭遇。

陈淑琬:对,你知道嘛,台湾的老兵这几来,在两岸交流比较热络之后,他们常组织一些团体,因为台湾这种互助的组织其实还蛮多的,最主要的,刚才文涛你讲的政治嘛,因为台湾其实管这些他们退休之后的生活,或者是没事之后的生活,在政权这部分有叫退府会,而且还编拨预算,拨这个预算就是中央政权播的预算,来照顾他们一些生活,包括他们的孩子念书是不是有奖学金,学费比较便宜,水电费也减免等等之类的,甚至他们住的老旧的眷村,之后当然是因为土地纠纷,为了两全其美,也跟商人合作,做老旧眷村改建,改建之后,就安全你的级别,士、校、将军,做一个配级,然后你可以自己去做利用等等。可是还是有一些流落在外,有的真是造册没有招到人的,有些可能就是,我们会注意到还是街头上有一些,但是他们还是精神方面有些问题。

梁文道:已经失常了。

陈淑琬:对,但我刚刚提到了,他们有一些人都是老兵们,他们去组织一些活动到大陆内地去参访的时候,他们也会去看当年一些战役,比较触动他们心情的地方,到那里没有一个人是不潸然泪下,而且管你什么党,大家都知道自己都经过了那一个战役,都是付出了当时年轻时候的生命跟热情,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心里的苦,不管你是哪个党,我是哪个党,哪一个人不是离乡背井,甚至抛家弃子,然后一个人在外漂泊流浪之后,好不容易现在还活着,真好。

窦文涛:真是。

梁文道:不过那时候是什么党是很重要的。

陈淑琬:对,在那个时候。

梁文道:因为我觉得在最近十多年,整个两岸的政治格局有很大的变化。

陈淑琬:对,有一个调整。

梁文道:比如说曾经,在大陆这里,把阶级的政治斗争当成是判别所有人关系最重要的原则,甚至是看待国际政治重要原则。

窦文涛:对,当年我们经历那个时代的就是这样。

梁文道:所以那个时候,哪怕你是一个国民党的老兵,一个军人,参加过一个扞卫民族的战争,但是由于你是阶级敌人,那还是不能原谅的还是要好好教训一下,改造一下。

窦文涛:这是为国捐躯。

为远征军老兵找家 是在与生命赛跑

梁文道:但是这个概念是最近才有,最近十多年,整个概念才转变成是民族主义的,是民族国家的,而且因为两岸慢慢的和解,所以才会把这个概念举出来,所以说这些老兵是什么意思,这些老兵从来都存在,我们刚才看到照片上那些人,它从来都在,只不过去,我们没戴上一个带的眼镜,所以看不到他,现在你换了一副眼镜,他就突然出现了。

窦文涛:没剩下几个人了。有个上过咱们节目的记者,叫孙春龙,后来我发现他做事情,他本来上次上我们节目是揭发矿难的,但是孙春龙他就讲,他多年来一直做一件事,他到缅甸,碰到中国远征军的老兵,他帮他们回家。他就说现在各界给云南剩不了几个的老兵捐的钱,他觉得也不太提倡给本人,因为老人这个生活上的钱可能也不少,而且他说你给他们,现在大多都是子女花了,而且老人剩不了几年的生命了,你给他这个钱,他也舍不得花,最好把这个钱用来真的帮他们做一些实际他们能够得到好处的这些事情。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