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押犯唐山大地震后加入救援 救灾结束无一逃逸
2010年07月26日 11:10 凤凰网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正在加载中...'

核心提示8月1日晚上,龚某最后一次开着这辆军用卡车,最后一次行驶在从唐山到玉田的路上,这一次运送的是自己和其他的在押犯,目的地是玉田的临时收容所。原唐山看守所幸存下来的200多名在押犯全部归队,无一逃逸。

凤凰卫视2010年7月24日《我的中国心》节目播出“我的兄弟姐妹:唐山大地震祭”,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天色微明,唐山从剧痛中醒来,数十万顽强的生命,正在地底下同死神抗争,空军驻唐山通讯营这一班女战士,被掩埋在废墟中。

李琼(原空六军通讯营战士):亏得这个右手,右膀能动,其他地方全部埋死了不能动。我就靠右手把身上这个砖片啊、泥土啊什么的全是整块的砖,把它挪开,有空气。然后不小心手一下碰到头顶啊,我的头顶上就是那个上边房的这个房顶,就是一个预制板就在我的头上。

解说:刚刚从坍塌的宿舍楼爬出,谷宇平就立刻来总机值班室寻找战友。

河北唐山突发强烈地震 十万大军奔向灾区

谷宇平(原空六军通讯营战士):全是已经塌成饼了,看不出楼层了,合成一体了已经,我们就趴在这个外边叫,叫李琼、叫高东丽。

解说:因缺少工具,战友们无法立刻救援,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李琼这位19岁的通讯兵竟睡着了。

李琼:我睡了一觉,我真是睡了一觉,因为我刚交了班,交了班刚躺下睡,躺下睡了以后地震,不就地震了嘛,地震了以后没有动静,没人来救你,也很安静了,我就真是又睡了一觉。

解说:此时,天已破晓,逃过劫难的青年矿工许和平赶到唐山市区,寻找父母,家里共有200元钱,他带了150元,给妻子和两个小女儿留下50元,70里地,他骑了不到一小时。

许和平(原唐山开滦煤矿工人):当时我得找,我得找我的家啊,找不到,这个楼已经平了。我就认为那天我已经把泪都流干了,我把我一辈子的泪都流完了。我就听到里面喊,大哥救我,大哥救我,当时,现在我想起来,是我二妹在里头,当时,当时我一听,这时候,我母亲喊了,她说和平啊,快抠我呀快抠我,这个时候,我一听我父亲喊了,在周围,我三妹妹叫许和玉,当时是16岁,也喊大哥啊救我救我。当时我一看,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活着,我和他们说,我说你们先忍着,我得先得先抠爸跟妈呀,先抠他们呀。发现我父亲了,两块预制板这么夹着,脑袋出现了,吊着,夹着两个脚,当时的洞也就这么大,进不去人,进不去,他就骂了。他说你混蛋啊,你混蛋啊,他嫌我抠的慢,他脑袋冲着我喊,当时还活着。

解说:许和平手无寸铁,到处寻找能撬动石板的大铁棍,但一时哪里找得到,他回天无力,绝望中用双手去抠。

许和平:当时我就跪在地上,我就恨自己无能,当时我就恨自己无能,恨自个儿为什么没有劲,为什么搬不动。

解说:许和平的父亲、母亲、弟弟、二妹、三妹,消失在腾起的烟雾里,许和平强忍悲痛在邻居帮助下抢救大妹妹。

许和兰(许和平大妹):我这铁床吧,这个木箱子在这抵着呢是动不了,这个铁床吧,如果不把这个角铁做的那种单人床,不把这个角铁弄了,我这腿肯定是出不来。当时我就听了他们在上边,反正我听他们说话特别清楚,我就听他们商量。别要这个腿了,拽出来吧,腿折就折吧,不要了我大哥不干,说那不中,我这个妹妹刚这么大,没腿咋办呢?我大哥说啥不干,说不中。

解说:许和平想用一寸宽的薄薄小锯条,锯开压住妹妹的角铁,但这小锯条用起来费时费力,28号下午5点多,唐山发生一次强烈余震,许多人在余震中丧生。

许和兰:你走吧,我说再震,我说给你在压底下咋办呢,咱们外头一个人也没有了,我就轰他,他说啥也不走,哗啦哗啦一阵,哗啦一阵,他们外人我也听着喊他,和平和平快出来,你不要命啦,你不要命啦,他还锯。

解说:大妹妹被救,小妹震前离家躲过一劫。一对战友向空军通讯营总机值班室废墟奔来。

李琼:睡的大概时间不长,也就一两个小时,一两个小时以后呢,又有人来了,来了以后又是叫我。

谷宇平:把这个,整个这个结构,这个钢筋剪断了,撬,把这些东西,整个这个有房梁啊有房顶啊撬开之后,有碎石,我们都帮着扒,把这些东西清理了这个洞口。

解说:一串光线从洞口照向黑暗深处。

李琼:那给我的光真是生命之光,在里头的时候我也想到过死,是想到过,因为想到我周围的人都不在,他们都不在了,因为我刚开始听到很多的声音,听到很多喊救命的声音,最后都没有了。

解说:李琼被埋在两块巨大的预制板底下,上面还压着沉重的屋顶,战友们双手流血,救援在艰难的进行。

谷宇平:她说她没穿衣服,你一定要给我找个军装,我没穿衣服,我说我们都是没穿衣服,全一样。她还觉得很难看,都是一帮男兵在救,实际上她穿的最整齐了。

解说:李琼又重见天日,这时候,十万大军正按照中央命令,日夜兼程火速奔向唐山,紧随后面的还有北京、上海、沈阳等地的万人医疗队。救援大军绕过裂开的路面从断桥旁边泅渡过河,以最快的速度从四面八方赶到唐山。大震后,余震要接踵而至。废墟下幸存的人们,即将面临废墟坍塌而难逃死亡,他们开始冷静的自救。

王国良(原空军通讯报务员):当时我这个手是动不了的,哪个手也动不了,就是整个浑身卡得特别死,只有这一个手指头开始可以动,头部这一块,一点点推,一点点推,把头部(露出来)。

解说:空军报务员王国良,用微弱的指尖力气推动着石块。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大地震后的黎明死一样的寂静,凌晨5点时分,王国良在自己的努力下,爬出了废墟。

王国良:一个旱地拔大葱一拔就拔出来,那股劲也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相当大,我出来之后,站在那儿我歇斯底里的喊,我活了,真是歇斯底里的喊,啊,我活了,就站在我们这个废墟瓦砾上头就喊了这么一句。

黄永新(原空军通讯报务员):他在外面就喊,听到这种英雄气概,当时就非常感人。

王国良:我说我活了,我来救你们,这时候底下的人一听,我活了,底下就又出现一片,哭的高潮。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