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1928年斯大林约见瞿秋白:中共应先学马列主义

2012年10月08日 08:37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周海滨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在这分离的一个多月里,父母之间多次通信,有时一天甚至写两封。这些信中有许多内容是说国内和莫斯科等情况的。其中就有苏兆征不幸病逝的消息。

父亲还在信中时常提及我,他说:“独伊如此的和我亲热了,我心上极其欢喜,我欢喜她,想着她的有趣齐整的笑容,这是你制造出来的啊!之华,我每天总是梦着你或独伊。”

由于在当时没有幼儿园,父母就把我送到了孤儿院,我很不愿意在那个孤儿院里待。孤儿院里的流浪孩子,特别是男孩子,都像小流氓似的。虽然都是七八岁大,但是打人。我不会说俄语,个子又小,黑头发,他们就说,“来了一个犹太人,打她!”一群小男孩围着打我。他们还骗我,把我装到一个装旧衣服的箱子里,然后坐在上面,要把我闷死。等到老师来了,他们才肯打开,老师要是不来,我就死在里面了。我不愿意待在这里,老是哭。但是没办法,我爸爸妈妈要我在这里念书。爸爸来看我的次数比较少,妈妈来的次数多一些。

后来我转到了一个森林学校,实际上叫儿童疗养院。在森林学校,为了讲究卫生,无论男孩女孩一律要剃光头。我冬天去的,第一次剃了头发,很不喜欢。父亲为了安慰我,给我写信。

独伊:

我的好独伊,你的头发都剪了,都剃了吗?哈哈,独伊成了小和尚了,好爸爸的头发长长了,却不是大和尚了。你会不会写俄文信呢?你要听先生的话,听妈妈的话,要和同学要好。我喜欢你,乖乖的小独伊、小和尚。

我叫他好爸爸,因为妈妈喜欢他,让我叫好爸爸,所以他每次签名都是好爸爸。有时他还画我牵着一只“小兔子”,写类似于这样的很短的中文信件。但是我在森林学校时,父亲没时间来看我,大概只来了一两次。

他们有时候夏天来,有时候冬天来,冬天来了去坐雪车,我坐在小雪车里,爸爸拉我,他自己假装跌一下,我就笑他,我说:“爸爸那么大都跌跤,我都不跌跤你跌跤。”他喜欢画一个滑雪板,或者是一只兔子,我爸爸多才多艺嘛,一笔一画就画出来了。

我永远也忘不了在莫斯科儿童院时的一件事。那次,父亲和母亲来看我,带我到儿童院旁边河里去撑木筏玩,父亲卷起裤管,小腿很细很瘦,站在木筏上,拿着长竿用力地撑着,我和母亲坐在木筏上。后来,父亲引吭高歌起来。接着,我和母亲也应和着唱,一家人其乐融融。

再后来,我到了国际儿童院,这里有来自几十个国家的孩子,很多儿童刚来的时候不会或不太会讲俄语,那些大些的孩子就教这些弟弟妹妹。我也带过一些比我小的孩子。我们大孩子还常去幼儿班,带那些不同国家的小朋友一起做各种游戏。

在国际儿童院,我们中国小孩子开始只有三个:苏兆征的两个孩子,还有我。父母从莫斯科坐火车到我们那里,因为爸爸妈妈难得来看我们一次,我们三个孩子就都把他们看成自己的爸爸妈妈。

后来,他们还给我寄来了一张印着一个大飞艇的明信片,上面写着“你长大了,也为祖国造这样的大飞艇。”

 
[责任编辑:马钟鸰] 标签:斯大林 瞿秋白 马列主义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