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粟裕为什么要重组山东兵团:麾下“军头”叫板


来源:凤凰网历史

人参与 评论
00
1984年2月5日,粟裕病逝于北京。楚青向中共中央、中央顾问委员会和中央军委转达了粟裕的遗愿,中央领导高度评价粟裕的高尚情操,决定尊重他的意愿,将他的骨灰葬撒在了江西、福建、浙江、安徽、江苏、上海、山东、河南八省市的土地上,让他得以陪伴他牺牲的战友们,其中一捧骨灰就安葬在了徐州以东的碾庄,还有一捧骨灰则葬在安徽省的黄山东麓。

华野第二次曲阜会议,在毛泽东的要求和陈毅、饶漱石的协助下,粟裕成功地融合了自“七月分兵”以来的华野全军。

核心提示:华野第二次曲阜会议,在毛泽东的要求和陈毅、饶漱石的协助下,粟裕成功地融合了自“七月分兵”以来的华野全军。此后,华野全军上下一心,罕有山头主义和本位主义苗头。粟裕指挥如意,军令如山,相继取得规模更大的淮海、渡江战役的全胜。

解放战争时期的粟裕 资料图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张雄文供稿

一、战前不和谐的音符

1948年8月10日,粟裕根据毛泽东“由粟裕和陈士榘、唐亮、张震依情况提出计划并统一指挥”的指令,将拟定的攻打济南3个作战方案上报毛泽东并告山东兵团许世友谭震林等人。他认为,以执行“攻占济南与打援同时进行,但应有重点配备与使用兵力”的第三方案为最好。

电报中,粟裕还特别指令山东兵团:“请许(世友)谭(震林)刘(少卿)加速完成攻济之各种准备,并布置邹(县)、藤(县)间之打援战场。”(注释)

粟裕令许世友、谭震林于山东兵团参谋长刘少卿“完成攻济之各种准备”,说明一开始便准备让山东兵团司令部负责攻济,总指挥虽尚未明确,但司令员许世友自然是合适人选。

毛泽东复电说:“倾向于攻城打援分工协作,以达既攻克济南,又歼灭一部援敌之目的。”(注释)

随后,粟裕开始与麾下将领会商、补充作战计划,统一攻济打援的设想。

华东野战军外线与内线共四个兵团重新会合集中后,因分隔一年之久,内部关系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不和谐,组织纪律观念有所淡化。

8月16日,粟裕前往兖州,准备与山东兵团许世友、谭震林进一步会商作战计划。4天后,他与谭震林在曲阜会面,而许世友正在胶东疗养,未参与计划的商讨。

几天后的8月25日,粟裕和谭震林报告毛泽东:“攻克济南信心甚高。”

毛泽东发现许世友未在电文出现,当天致电粟裕和谭震林说:“此次攻济是一次严重作战,请考虑在许世友同志身体许可情况下请他回来担任攻城主要指挥员,王建安同志辅之。”

王建安原为8纵司令员,之前跟随粟裕外线作战,逐鹿中原,转战豫东,刚调任山东兵团副司令员不久。

毛泽东解释说:“因王初到东兵团,不如许之熟悉情况。据饶漱石同志说许休息若干天是可以回部工作的。攻济任务完成,他仍可去休息(注释)。”

他最后还以商量的口气说:“如何,请酌办。”

让许世友担任攻城主要指挥员本是粟裕最初之意,8月10日便有指令,因其生病未到岗,而作战计划又由华野总部拟定已就,剩下的事情便是按部就班攻城,智勇双全的王建安完全可以胜任,因而未催促许世友到任。

但毛泽东特别点将,粟裕只好遵从,随即给许世友发出了带病回部的指令。8月28日,粟裕与谭震林一道复电毛泽东,报告说:“已令许世友回部参战(注释)。”

攻城作战急需的是炮兵,粟裕最期待倚重的是华野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因陈锐霆正在中央驻地西柏坡向毛泽东汇报工作和豫东战役战况,他又致电中央军委转陈锐霆,请他于9月1日前赶回兖州。陈锐霆随即奉命如期赶到。

8月25日至29日,粟裕以华野代前委书记的身份,在曲阜主持了各纵队以上将领参加的华野前委扩大会议,制定攻济打援的具体作战部署。许世友因病未及时赶回参加会议,对具体部署不清楚。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蔡信]

标签:粟裕 许世友 宋时轮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