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野战军将领心目中贺龙的威望比彭德怀高?
2009年12月25日 11:22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张雄文供稿)

原标题:贺龙的威望比彭德怀高?

张雄文简介:作家、粟裕研究专家、军史学者,北京新四军研究会一师分会会员,湖南冷水江人。1994年6月湖南师大本科毕业。2007年6月北京师范大学在职研究生结业。

历史研究的目的,主要在于正本清源,尽可能恢复其本来面目。如果先入为主,削足适履,阉割史料以适应既定结论,那么无疑只能南辕北辙,离历史的真相也便越来越远。

彭德怀是中共一代元戎,后来授衔第二大元帅。一般人印象中,他能军令如山,言出法随,威望极高。但解放战争中,担任西北野战军司令员的他,却有过不少尴尬的经历。

1948年4月,彭德怀指挥西北野战军转战千里,攻占宝鸡,迫使胡宗南放弃延安。

但这次作战也暴露了西北野战军存在的问题,特别是一些指挥员未坚决执行彭德怀的命令,在胡宗南优势兵力追堵中,几次给西野造成险势。

西北野战军是贺龙的老部队,前身为八路军120师与红二方面军。此时,他已奉毛泽东之命,将部队的指挥权交给了彭德怀,自己“改行”专管后勤。

贺龙听说有人不听彭德怀指挥,“感到自己有责任协助彭德怀迅速解决这些问题”。(《贺龙传》)

5月初,贺龙带上中共元老林伯渠,首先从延安赶往“有问题”的西北野战军三纵(司令员许光达)。

贺龙到后,在纵队党委扩大会上,对个别旅的干部“不团结问题”(即不服从彭指挥)提出了严肃批评。

接着,贺龙与林伯渠赶赴西北野战军前委驻地洛川县土基镇,出席总结西府战役的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

这次战役,西北野战军共歼敌2.1万人,但也遭到不小损失。战后,有的将领便“埋怨彭德怀的战役决心有错误”(《贺龙传》)。

贺龙听到反映后,也很恼火,认为“自己必须以鲜明的态度支持彭德怀”。(《贺龙传》)

会上,贺龙先严肃批评了四纵(司令员王世泰),认为:“这次战役中,纵队领导对下面分散兵力、不执行命令是知道的。”

对战役中“走错了路,耽误了时间”的一纵(司令员贺炳炎、政委廖汉生),贺龙批评说:“彭总打电话叫你们去那里筹粮,就应该坚决执行,不管你有什么理由,有多大困难,不坚决执行是不对的。彭总说了,就是命令。”(《贺龙传》)

会后,西北野战军进行整训。贺龙又不辞辛劳,深入一、二、三纵队,进一步做思想工作,要他们“加强团结,坚决服从彭德怀的领导”。

彭德怀其时不仅是西北野战军司令员兼政委,还兼任解放军副总司令,但竟需要贺龙屡次出面给部下做工作,才能指挥顺手,的确令人不好理解。

其实,问题远不止这些。廖汉生的亲属在一篇纪念文章中,披露不少细节。

1947年8月上旬,西北野战军第一纵队攻打榆林失利,“换句话说,就是被人家打跑了。”

一纵政委廖汉生心情很糟,忽听电话响了,一接是彭德怀的。没说两句,彭德怀就开始骂人,最后说:“一纵就是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贺龙的脸都让你们丢光了”等等。

廖汉生本来心里就郁闷,被彭德怀一骂,当时就爆了,在电话里和他大吵起来,先还解释战斗为什么不顺利,到最后也干脆对骂起来!

他最后一摔电话:“妈个X的,让你看贺龙的部队是什么样子!”

随后,廖汉生迅速带上警卫连,赶到榆林城附近,找了个合适的地形将部队展开,看了看表,说:“今天我就要让野司看看,我们一纵是什么部队,就这一个连,最少也要挡住追击之敌两个钟头!”

一纵司令员贺炳炎听说后,也亲自带一个营去增援,结果打退了追兵,与廖汉生全身而退。

廖汉生的亲属还回忆了一件事。就在1948年5月西野前委扩大会议上,因为一纵“走错了路”,彭德怀批评一纵“没有意识到危险,自己先走了”。

这一事件的起因其实是因彭德怀越级指挥造成的,廖汉生心里一直有气,又将彭德怀的意思听了个满拧,听成一纵“有意识的先走了”,当时就炸了,当着全体高级将领,站起来和彭德怀争辩起来:

“你说说什么叫有意识的,什么叫没意识的,你越过两级指挥直接给团下命令,还是口头命令,事前没打招呼,事后也不通知。你倒说说这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要是不信过我们纵队领导,干脆以后把我们和旅都取消掉吧!你直接去指挥团好了!老子不干了!”

<< 上一页12下一页 >>
彭德怀   贺龙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张雄文   编辑: 王钻忠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