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陈独秀建党 学生致信:为自由与先生誓不两立

2011年09月07日 16:25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夏双刃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核心提示:陈独秀在上海筹建共产党,北大学生朱谦之写信给他说:“吾为人民之自由起见,与先生誓不两立。”

本文摘自《非常道Ⅱ:1840-2004的中国话语》,作者:夏双刃,出版社:北京出版社

咸丰居圆明园时,肃顺献汉女四人,分别叫海棠春、牡丹春、杏花春、武陵春,以武陵春最得宠。慈禧十分羡慕,也想进圆明园侍驾,密使太监通款于肃顺。肃顺坚持要面谈,结果面谈时肃顺十分倨傲,也有人认为肃顺当时有非礼行为,总之两人因此结怨。慈禧便在肃顺府中安排了密报,从此肃顺的一举一动,尽为慈禧掌握。咸丰死后,慈禧即诛杀肃顺等八大臣,圆明园的“四春”自然也在劫难逃。

胡林翼说:“(太平军)非比叛国叛藩,可以悽隐,非我杀贼,即贼杀我。”

左宗棠曾作骆秉章的幕宾,樊燮公以总兵身分拜见骆秉章,骆让他拜见一下左宗棠,樊听命拜见,但不过寻常作揖,没有行请安大礼。左宗棠怒道:“武官无论大小,见我都要请安,偏你为何不?”樊答:“朝廷体制,未定武官见师爷请安之例,武官虽轻,我也是朝廷二三品官呢!”左宗棠大怒之下,竟要伸脚踹他,厉声呵斥道:“忘八蛋,滚出去!”不久樊被革职。樊于是大宴父老,发誓道:“左宗棠不过是个举人,既辱我身,又夺我官,且辱及我的先人,视武人如犬马。我的两个儿子一定要为我雪耻,不中进士、点翰林,无以见先人于地下。”他又在板上写了“忘八蛋,滚出去”六字,放在祖宗神龛旁,时时作为警醒。他的两个儿子增祹、增祥在他的严厉督促下,也都常写“左宗棠可杀”五字以励志。二子后来都学有所成,增祹早夭,增祥则果然中进士,为一代诗词名家,曾任陕西藩司。朝廷在西安为左宗棠建专祠,增祥拒绝致祭,说:“宁愿违命,也不能获罪于先人!”

山东巡抚丁宝桢入朝觐见,退出时将官帽遗失,为大太监安德海所得。安德海即以此向丁宝桢索银四千两,并胁迫道:“若不以银赎帽,即将帽悬于宫门,写明‘丁宝桢之帽‘。”丁宝桢只好就范。后来,安德海又以类似原因得罪了醇亲王弈譞,弈譞乃起了杀心。有知情人写了“女”字给安德海看,意为“安”无头。安德海十分害怕,向慈禧求援。按清律,亲王对内侍有先斩后奏的权力,且当时慈安太后尚在,慈禧尚不能只手遮天,只好让安德海外出避祸。安外出后,仍不断骚扰地方,故为人弹劾,慈安太后疾令就地处决。安行至山东,即被丁宝桢捕杀。此事对慈安、慈禧之关系继续恶化不无关系。

北洋水师各舰将领多为马尾水师学堂的同学,对出自淮军的提督丁汝昌多有漠视。1890年,丁汝昌率舰巡访香港,偶曾因公离舰,总兵刘步蟾便传令降下提督旗,改升总兵旗。尚在船上的副提督英国人琅威理想制止,却无人理睬,他气冲冲地向李鸿章告状,不料李鸿章却支持刘步蟾,气得琅威理拂袖而去。英国方面大为震怒,从此便不许中国学生进入英国皇家海校就读了。

李莲英效仿西汉李延年的故事,将自己的妹妹进献给光绪,不料光绪自幼体弱,不喜女色,丝毫不感兴趣,此事所以不成,李莲英因此深恨光绪。后来,慈禧把李的妹妹指婚给内务府的一位英俊司员。江苏武进的屠寄之有诗写道:“汉宫谁似李延年,阿妹新承雨露偏。毕竟汉皇非重色,不将金屋贮婵娟。”即指此事。

康有为组织强学会,翁同专门从户部划出预算,当时的名宦如王文韶、刘坤一、张之洞,名将如聂士成、宋庆、袁世凯等均慷慨解囊,各捐数千元不等。因签订《马关条约》被国人视为卖国贼的李鸿章也愿出资2000元,以表敬慕,但被康有为拒绝。翁同虽十分器重康有为,闻此也责怪他太过狂妄;而徐桐、潘庆澜等更是不平,扬言要上书弹劾康有为。

戊戌政变后,光绪皇帝幽居瀛台,切齿痛恨袁世凯,常画一只王八作靶子,上写“袁世凯”三字,用小竹弓射击。1908年中秋刚过,御史江春霖弹劾袁世凯十二大罪状,光绪见疏,愤怒无加,却因无可奈何而痛哭流涕。

章太炎在《楚学报》撰《排满论》,张之洞恐被连累,令梁鼎芬将章逐出报馆。梁鼎芬对章太炎的观点本就十分痛恨,不仅将章驱逐,且令人以轿杠打了章的屁股。从此章太炎与人争论时,对方只须说“叫梁鼎芬来”,章便会转而微笑不语。

清末,在东京的保皇派和革命派常互相谩骂,甚至于斗殴,梁启超就曾遭到丛殴。当时张继是带头者。梁启超自知不敌,且辩且退,张继则拉住他的袖子不放手,最后梁启超只好绝袖而去。

章太炎被袁世凯囚禁在龙泉寺,悲愤已极,常书“袁世凯”三字并以掌击之,也曾写“死耳”二字赠人。民国四年,他写“明年祖龙死”五字,翌年袁世凯果然暴毙,章始得自由。

宋教仁为了竞选,历游湖北、安徽、江苏、上海、浙江等地,每至一处,必登台演说,抨击时政,臧否人物,鼓吹责任内阁,慷慨激昂,义无反顾。他曾经演说道:“我们接得各地的报告,我们的选举运动是极其顺利的。袁世凯看此情形,一定忌恨得很,一定要勾心斗角,设法来破坏我们、陷害我们。我们要警惕,但是我们也不必惧怯。他不久的将来,或有撕毁《约法》、背叛民国的时候。我认为那个时候,正是他自掘坟墓、自取灭亡的时候。到了那个地步,我们再起来革命不迟。”他的演说词屡被总统府秘书剪呈给袁世凯,袁曾怒道:“他口锋何必如此尖刻?”

岑春煊就任两广都总司令职,加入反袁护国运动。他的就职演说是:“春煊将言,先不能无大惭。使春煊而才者,袁世凯岂能篡满清三百年之业?辛亥则既篡矣,又岂能叛民国四万万人之国?今兹则既叛矣!于彼著其为篡与叛之才,于此则著我无才以制此篡与叛者,乃使其竟篡且叛!……春煊不敢必此役之必胜,然而必有以答天下之督责,不负两广之委托者,惟有两言:‘袁世凯生,我必死;袁世凯死,我则生耳!’”

章太炎论袁世凯之所以失败,关键在于以三人反对三人:其一,梁任公反对杨皙子;其二,张仲仁(一)反对夏午诒;其三,雷震春反对蔡松坡(锷)。当时播为名言。

杨度首倡帝制,然其杨有“木”边,正是“袁”之“土”头的克星。袁世凯死后,杨度曾往河南洹上的袁林祭拜。袁克文认为杨是袁家的劫数,即赋诗云:“朱三不是纵横才,死傍燕台事可哀。独有杨家老招讨,清明犹为上坟来。”

陈独秀在上海筹建共产党,北大学生朱谦之写信给他说:“吾为人民之自由起见,与先生誓不两立。”

孙中山与陈炯明由革命的上下级,而反目成仇,兵戎相见,史家自有公断。惟陈炯明挽孙中山联,沉郁顿挫,值得一记:“唯英雄能救人杀人,功首罪魁,留得千秋青史在;与故交一战再战,私情公谊,全凭一寸赤心知。”

[责任编辑:杨超] 标签:陈独秀 朱谦之 北大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