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最喜欢的才俊:宋教仁、蔡锷、汪精卫
2009年11月30日 21:16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袁世凯想良弼死,要借刀杀人,最好的刀莫过于革命党。此时汪精卫正巧从上海回到北京,袁氏父子乃向汪氏示意,表示良弼已成为逼迫清帝退位之最大障碍,请务必设法除之。汪氏领命在手,但他虽是名满天下的刺客,却一之为甚岂可再乎,于是去找当年的搭档黄复生。黄复生也是一样的想法,乃去找彭家珍。大凡此类恐怖主义的行径,除非经过魔鬼级别的专业训练,都是有承受限度的。像汪、黄这样大义凛然坐过牢写过绝命诗的,犹如自杀过一回,很难再来一次。但彭家珍不同,他才24岁,在两位榜样的面前,只是一个心潮澎湃的少年。在他心里,只怕古代的荆轲、聂政,也丝毫不在话下。

他们商量之下,由汪精卫提供了一张奉天讲武堂建都崇恭的名片。崇恭与良弼关系密切,而彭家珍曾在奉天讲武堂任职,如此彭便可找借口接近良弼。为稳妥计,彭家珍专令学生刘升赶赴奉天,在那里以崇恭的名义致电良弼,伪称东三省旗人将推崇恭为首,即日派人赴京与良弼商议组织敢死队事宜,以挽救朝廷。如此安排后,即静待时命。

辛亥腊月初八,良弼到内廷赏赐喇嘛腊八恩粥,并议南北军事,至晚未归。而彭家珍已身着标统制服,佩刀携弹,乘马车来到良弼红罗厂宅邸,呈上崇恭名帖,在客厅等候多时了。因久候不至,彭已告辞离开,不意方去不远,即见良弼乘车归来。彭急令车夫返回,先站在府门前等候。良弼一下车,仆役即呈上崇恭名帖。良弼以军人的敏感,察觉彭家珍神色有异,故意诘问道:“夤夜至此,胡匆迫乃尔?”彭知事不宜迟,乃当即投掷炸弹,弹落地而爆,良弼左膝立断,惟筋、皮相连,左股亦重伤,惨不忍睹,哀号连连。而弹片飞溅之下,彭家珍亦躲避不及,被溅起之弹片击中头部,当场殒命。同时殒命者还有良弼的卫兵八人、马弁一人。

良弼被炸伤后,次日即由日本医生截去左腿,生命并无危险,且神智十分清醒。他不仅能清楚地复盘遇刺详情,且对人分析道:“今日之害我者,即来日之夺国者。”并派人提醒肃亲王善耆提高警惕,其矛头直指袁世凯。而良弼虽成废人,袁世凯仍不放心,卒令赵秉钧买嘱治伤中医,向良弼进献药酒。结果一杯入腹,良弼即伤处剧痛,辗转呼号,气促神昏,于农历十一日晚痛毙,年仅35岁。因此,若要科学地界定良弼之死,只怕主凶并不是彭家珍。而彭家珍既用化名,官方与外界也始终不知其真实身份,直到有一位革命党人汪兰皋发表了一篇《彭烈士传》,方才大白于天下。此后,彭烈士得到优厚褒扬,得到“义烈公”的谥号,并被追封为大将军。但是,据常顺《赉臣被炸追记》载,民元后,彭家珍之父得袁世凯赏赐菜厂胡同住宅一所,并每月从袁氏领取抚慰金一千元。呜呼!历史这潭水,实在是太深了!

当时京城童谣唱得明白:“先刺良弼,后炸铁良。二梁不死,满虏不亡。”彭家珍于刺杀前夕从容安排后事,致书若干友好,并写有绝命书,推良弼为“有军事知识且极阴狠者”,认为“此人不除,共和必难成立”。而良弼被刺后,亦曾感慨:“杀我者好英雄也,真知我也。我死,清廷也随之亡也。”从某个角度来说,彭家珍和良弼这对冤家也算是惺惺相惜,有如历史上的要离、庆忌一般,即使在晚清民国这个刺客勃兴的时代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夏双刃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