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最喜欢的才俊:宋教仁、蔡锷、汪精卫
2009年11月30日 21:16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夏双刃供稿)

原标题:新刺客列传:彭家珍刺良弼

晚清刺客的历史价值,有重新评估的必要。自慈禧晏驾后,政局不仅混乱,而且诡谲。皇满、袁世凯、革命党、立宪派、洋人各自打各自的算盘,群雄逐鹿,谁都有胜出的可能。其中,皇满诚然已是尸居余气,但在很多花岗岩脑袋的汉族士大夫心中,依然具有相当的感召力,于是这尴尬的局面勉强得到维持。但是,刺客用最原始最直接的手段,不断打破这种沉默的维持。如广州层出不穷的刺杀事件,令广州成为官员望而生畏的雷区,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然而,若以对清朝覆亡的直接影响而论,则无人可与彭家珍相比。彭家珍刺杀良弼后,逃奔青岛、大连、天津作富家翁的亲贵如山阴道上应接不暇。既已如此,清朝不亡何待!冯自由在《革命逸史》中评论道:“是则南北和议阻力之消除及清帝逊位之决心,实家珍一弹之力有以致之,厥功伟焉。”如此高的评价,其实毫不过分。

被彭家珍刺死的良弼,人如其名,可说是清朝最后一个有作为的辅弼之臣。此人是爱新觉罗氏,但系出清显祖塔克世(努尔哈赤之父)第五子巴雅喇,跟入关后的大清皇上只能算远亲。尤其是他的五世祖拜音图,因为依附多尔衮,被剥夺宗室资格,只保留了旗籍。到了他祖父伊里布这一代,本已一贫如洗,但伊里布很争气地考取了两榜进士。这在养尊处优脑满肠肥的旗人社会里,真乃凤毛麟角!他因此恢复了皇室的身份不说,还一路扶摇,直做到两江总督。鸦片战争中,伊里布是钦差大臣之一,也是与琦善、耆英齐名的主和派,更是《南京条约》签约的主要推动者之一,遗臭万年看来是难免的了。但实际上,当时形势,无论战与和,最终的结果都是签城下之盟。实际上,伊里布本有抵抗之心,但对道光以木船出海主动攻击英国铁舰的命令很不以为然,因此他宁愿以英国俘虏为筹码,与对方展开停战谈判。卖国贼这个称号他虽然背定了,但历史学家看问题可不能那么简单。

良弼于1877年(光绪三年)生于四川成都,很小的时候,在蓉作官的父亲病逝,他从此与母亲相依为命,事母极孝。他在成都“满城”中长大,说得满口京片子,也像北京人那样健锋极健。但他的气质与其他满人大异,素不喜声色犬马、金石文玩,从不作玩物丧志之谈、玉盘珍馐之会。偶与三五知己,随处小酌,谈论中西历史,精神抖擞,意兴横飞。他颇有儒家修齐治平的理想,与汉族士人无异;却又矜持于皇满的身份,爱穿一件寒碜的哔叽长袍,系着那条标志宗室的黄带子,显得不伦不类。

他是满人的精英,拥有不俗的眼光。戊戌变法时,满人大多憎恶康、梁这些汉人新贵,觉得他们破坏大清的祖宗之法。但良弼不同,他对康、梁非常推崇,对君主立宪情有独钟,对变法失败深表惋惜。他时常向人吟哦谭嗣同的绝命诗,对“去留肝胆两昆仑”的人生境界充满向往。大概是在这种心情的激励下,他远赴康、梁流亡的日本留学,进入著名的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习,为第二期士官生,专业为步兵。他的同期同学中,日后名气较大的有哈汉章、蓝天蔚、陈宦,此外还有两个旗人,即舒清阿和宝瑛。留日士官生大半为革命党,良弼等身为满人,亦与党人颇有交往。如吴禄贞、吴稚晖等,均是良弼的好友。

士官生是清廷十分看重的军事人才,成绩优秀的士官生一毕业就会陷入各省督抚或各镇统制的“人才争夺战”中。而良弼作为宗室,不用别人来抢,朝廷早有安排。1903年底他奉调回国,先在练兵处军学司任编译官,此期他钻研军事,译有《参谋要略》一书。不久他遇到了仕途中第一个伯乐——袁世凯,在其咨请之下,得任北洋军第八标统带官,得以正式进入军界。此后他日益成为朝廷倚重的帅才,曾主持保定陆军学堂校务。保定军校是晚清与民国时期最重要的军官摇篮,连日后黄埔军校的校长蒋介石,也是该校学生。由此可见良弼在朝廷的地位。后来,他又在端方等人的力荐下,升任禁卫军协领,实际上代不懂军事的训练大臣载涛管理和指挥禁卫军。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夏双刃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