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承宗能够影响天启帝 主要是因为他是皇帝老师
2009年12月21日 17:28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在孙老师此次绝地大反击中,还有一个稳操胜券的制胜因素,那就是天启帝,以往的奏章,文章再锦绣,文字再激扬,即便能打动廷臣,但却不一定能影响皇帝,毕竟圣心难测,但孙老师则不同,因为他不但是老师,而且是皇帝的老师,因此圣心他是一测一个准,所以这回王经略是栽定了。

孙承宗的那份传世之作安排非常巧妙,表面上一再肯定王经略在山海关的工作,比如兵好像也调服了,马也快膘壮了,旧城也修得有次第了等等,孙老师说这么多其实是在暗示,如今的山海关已经初具规模、达到使用标准了[1](可及秋防)。

不过,这“可及秋防”背后是有潜台词的——既然山海关旧城已经“可及秋防”,那接下来若不考虑相机进取,再画地为牢、以关固守,是不是就有几分裹足不前的嫌疑了?

而在潜台词之后孙大人还有显台词,比如连声问罪的语句:

大学士孙承宗题:“奴未抵镇武,而我自烧宁前,此前日经抚之罪也。我弃宁前,奴终不至,而我坚委为西虏住牧之所,不敢出关向东行一步,此今日道将之罪也。道将既匿影关内,而无能转其畏奴之情以畏法,化其谋利之心以谋敌,此臣与经臣之罪也。”[2]

孙大人说,先前放弃宁、前这些地方,是以前经略和巡抚的责任,而今天不敢出关,却是我和你王经略两人的罪过。

防线可及秋防了,不出去又成了罪过,这样说基本就把王经略给逼上了绝路。而在这些必须的铺垫和衬托之后,孙阁老便开始切入正题了,他随后抬出了许多远景规划:

“……(旧城)可及秋防,而完其新城之筑,中前之守,觉华之议,及东通毛弁,北联西虏,种种皆守关远计”[3]

孙老师所提的这些远景规划里,包括中前所要据守,觉华岛上可屯兵,毛文龙须联络,蒙古部落得拉拢等等,最后孙大人还特别提示,说这些计划都是以修筑宁远为中心的。

接下来,孙阁老又说,修八里铺重城的那笔银子(93万两),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用途,或许将其投资于更为长远的项目,比如“宁远之计”:

“百万之金或当为远大之图,中前之修守竟当作宁远之计”[4]

孙阁老的以上种种叙述倾向性十分明显,就是很隐晦的在说王在晋修八里铺重城是多余,早该考虑更为远大的计划,不考虑是有过错的(臣与经臣之罪也),这一切即是孙大人为王经略备下的温水。

此外,孙承宗还对王在晋本人提出了一些“期许”:

“更望经臣既以沉雄博大之才,用其端谨精详之虑,更以虚活提掇道将之精神,使其人人在战,事事在进,勿令局足于十六里之内”[5]

这些所谓的“期许”对王在晋主观上貌似肯定,但客观上却是在否定,意思很明白,就是在说你王在晋——缺乏沉雄博大之才,局足于十六里之内,并且产生了消极影响。

至此,孙大人图穷匕,而王经略这只青蛙就被煮得差不多了。后来,孙承宗又上疏,发起了总攻,直接对王在晋下了最后评价:

“经臣王在晋精勤有余,而笔舌更自迅利,然沉雄博大之未能。”[6]

孙老师给出了“沉雄博大之未能”这样的评价,与他先前奏章中的内容完全契合,明确了他对王同学的态度,事已至此也就再无悬念了,就在孙大人离开山海关回京以后不久(一个多月)王经略就下课了,被打发到南京兵部去当尚书,算是内退了。

此时,孙阁老算是颜面也争回来了,可谓志得意满,终于可以出地缝了,不过后来发生的事情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1]【《三朝辽事实录》卷九“大学士孙承宗奏:臣以六月二十六日入关城,城有四面……大约兵六万似已稍调服,亦有练者而未尽合法,马有八千当撤青之日膘亦殊壮,而旧城之修已有次第,可及秋防。”】

[2]【《明熹宗实录》卷二十四】

[3]【《三朝辽事实录》卷九】

[4]【《三朝辽事实录》卷九】

[5]【《三朝辽事实录》卷九】

[6]【《明熹宗实录》卷二十五】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者不臣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