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明王在晋眼里的山海关:形如锅底 无险可守
2009年12月15日 13:47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其实,王经略修筑“八里铺重城”的真正原因还并不仅仅是代替督战队的作用,他的初衷完全起因于一个局部的战术问题,那就是山海关修得有问题,而这个问题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某日,王经略抱着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壮怀一登天下第一雄关——山海关,可登高这么一望就傻眼了,一个劲儿的直犯嘀咕,心想这是谁的创意啊,有这样修城墙的吗?

古代城墙作为军事堡垒一般对城外都有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可是山海关却反其道而行之,许多段城墙都修建于高岭之下。

随便派个兵站在这些城外的高岭之上,就可以将城内情形一览无余,手里若是多一把弓箭,一抬手就能射在城墙上,如果再要是架一门火炮,那城里的守军就得要找地洞钻了(防炮洞)。

所以,王在晋怎么看这城墙都像是给敌人设计的(奴有战地,而我无守地),于是他特为此上疏陈情[1],在谈及此事时,王经略很形象的用锅底来比喻了山海关关城的形状[2]。

此时,王大人手里本来就只剩几万溃兵了,若再被下到如锅底一般的城池里,那就好比是被扔到井里等着人来落石头。

介于山海关此时已经是退无可退的“冲边绝塞”,必须保证万无一失,所以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于是王在晋立即组织现场工作组进行会商。

在会上开始有人提出能不能在这些高岭上修敌楼,王在晋想了想,给否了,因为这些孤立在城墙外的敌楼很难自保,一旦被敌军占据了,那可就真成敌人的楼了。

大家想来想去,别无他法,只有再修一道城墙,将这些高岭收于城墙以内才能保险,这就是“八里铺重城”的由来[3]。

这个方案一出炉立刻获得了兵部尚书张鹤鸣、蓟辽总督王象乾的支持,《三朝辽事实录》上记载如下:

视师尚书张鹤鸣题称:“……近经臣王在晋与督臣王象乾议在八里庄东筑城,尤为桑土至计。”[4]

此时,这位在山海关视师的张尚书出来喊了一嗓子,本来也就是表达个意见,但没想到的是却又引发了另外一桩公案,不过那是后话,待会再说。

由于“经、督、枢”三巨头的一致同意,所以这个方案很快被付诸实施。首先是作出了预算规划,不过王在晋嫌这个预算规划太贵了,所以从四五百万两瘦身到九十三万两,并且还包括了衙舍、铳台、营房等等的修建费用,总体来说费效比还是不错的,虽然花费近百万,但却让山海关成为了堪称金汤固若、万世不拔的雄关天险[5]。

按说这方案专家组业已通过,工程预算也经审计完成,朝廷立即批复,经费都拨了一批下来,施工队都陆续进场开工了,事情是板上钉了钉,不应该再有什么变数了,可到最后还是发生了意外,因为袁崇焕来事儿了。

袁崇焕在《明史》里是个“忠肝义胆”的“光辉形象”,但其实他却很会玩阴的,他跳出来反对不说还把黑状告到内阁首辅叶向高那里,所以这才有了孙大学士手里的那份上访材料。

袁崇焕告状的材料里说,王在晋不顾众人反对独断专行,耗资百万去修“八里铺重城”,结果是“群议哄然”[6]。可实际情况是“群议”自然没有错的,但“哄然”却并不代表反对,只能说明讨论很热烈,具体形式多种多样,声援的、出主意的、赞赏的、嘉许的各有不同。

先有户科周希令提出与王在晋类似的计划[7],他提出可由中前所入海口筑一边城到黄土岭,城墙约有十七里,算是出主意的。不过,此城造价颇高,估计是用了钢筋混凝土,十七里要四五百万(王在晋的三十七里才93万)。

此后兵科沈应时又复议他们二人的方案[8],说两个都不错,算是声援的。

接下来兵科赖良佐又提出,可先修王在晋所提议的八里铺,等完成以后再修周希令的[9]。(果然是兵科的,军事上倒是有双保险,可惜缺乏经济头脑)

天启对王在晋的方案批注是“着该部议行”[10],所谓“该部”就是兵部,此时兵部尚书张鹤鸣就在山海关,他和蓟辽总督王象乾也都赞同王在晋的提议[11]。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者不臣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