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量才遇刺的另一种说法
2009年03月25日 13:28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王勇供稿,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1934年11月13日,有胃病的申报总经理史量才在二房太太沈秋水、儿子史咏赓的陪同下,乘坐防弹轿车,沿沪杭公路,从杭州西湖边的别墅返回上海。同行的,还有侄女沈丽娟、儿子的同学邓祖询。

时值寒秋,大地枯黄,来往车辆也寥寥无几,更显得一派萧条。行至海宁县翁家埠附近时,忽见一辆敞篷别克横在前面,好像出了故障,司机赶紧放慢车速,准备缓缓穿过去。突然,一声哨响,从别克车中扑出6名手持驳壳枪、身着黑色短装的歹徒……

被誉为“爱国报人、民主斗士”的报业巨头就这样命丧黄泉。

军统杀手为何这般幼稚?

刺杀史量才的凶手,直到全国解放以后,才被原军统总务处处长、国民党保密局云南站站长沈醉揭发出来:“参加这一次罪恶行动的特务除赵理君外,还有行动组副组长王克全①、组员李阿大、施芸之、许建业等六人。”

不过,这伙专门受过专业训练的军统特务,怎么看都像业余选手。首先,暗杀的地点,据说是要挑选一个偏僻之处,千挑万选,最后看上距海宁县翁家埠大约3华里的公路,尽管这里有山有水,结果却并非一片荒野。

行刺的过程,也很搞笑,在发动突然袭击、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除当场打死坐在前排的司机和邓祖询、打伤两名女流之辈以外,竟差点让史量才逃之夭夭。枪声一响,史量才父子便跳出车分头逃跑,那些弱智们,又误将儿子当作父亲,3个白痴拔腿便追,不晓得堵车门也就算了,认错人也就算了,追不上也就算了,竟然一连打了20多枪还都是零蛋,眼睁睁地看着他跑得无影无踪。史量才虽然跑得慢一点,最初也一度甩开追捕,逃进门牌号码为23号的一户农家,接着又从后门穿出,躲进一个杂草丛生的小水塘里,直到这时他才被发现。站在公路上指挥的赵理君一面急呼“在这里!在这里!”一面向他连开数枪,终于击中史量才的头部。根据驳壳枪有效射程不过200米的情况来看,所谓精心挑选的地点,附近就有村落。而身体不好的史量才,竟也能夺路狂奔,甩开身强力壮的军统杀手,可见这些所谓戴笠的手下,确实很幼稚。

史量才曾吃过日本人的嘴软

申报以前的风格,属于鸳鸯蝴蝶派。

1912年,史量才成为申报的新老板后开始改革,逐步以敢于抨击时弊来扩大影响,吸引读者。不过,直到“九一八事变”爆发之时,申报的抗日锋芒还不那么露。事变当晚,报社顾问黄炎培跑来报信,史量才还在打麻将。黄炎培说:电报到了,日本兵在沈阳开火了,沈阳完全被占了。牌桌上却有人不以为然地说:中国又不是你独有的,要你一个人起劲!

对此,黄炎培耿耿于怀,解放后还在回忆录中写道:“实际上如史量才这一群朋友,对爱国抗日思想热诚的高度怎样呢?”于是,他就举了这样一个打麻将的例子。

指责申报无能、抗日不力的,还有一位叫龚德柏的党国名流,当时他在申报当编辑。由于以前史量才打输过一场官司,被判罚36万元,史量才便找日商洋行借了25万两银子。后来,龚德柏将史量才亲口所说“借了日本人的钱,不能骂日本人”的真相整理成一份黑材料,交给了申报的竞争对手,并由他们再上报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多年以后,这位龚编辑还在回忆录中愤愤不平地写道:“我这种行动,对于史量才虽不利,但对于国家是绝对应该的。因为他们以中国第一大报,与日本--而且是绝对敌人日本,订有卖身契约,这是何等重大的卖国行为”。

史量才急转弯

史量才的真正转变,始于1931年秋。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勇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