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为何做不成华盛顿:中美社会环境不同
2010年01月05日 16:23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二 西边日出东边雨

孙中山为何当不成“华盛顿”?仔细咀嚼,其中又有至味。

美国是一个没有历史包袱的年轻国家。1620年9月16日,102名英国清教徒乘坐“五月花”号登上北美大陆以前,其中的41位男人就在船上签署了著名的《五月花号公约》:“我们这些签署人,在上帝面前共同庄严立誓签约,自愿结为民众自治团体……”这就是美国精神的先躯,它否定了由来已久的君权神授思想,表明人民可以通过自己的公意实行自治,管理自己的生活。“自由”这个无比神圣的概念,从此根深蒂固地存在于美国人的头脑中。为了追求“生命、自由和幸福”,美国人可以义无反顾地牺牲一切直到生命。正如弗吉尼亚州行政长官亨利号召人民反抗英国暴政时慷慨激昂的演讲:“难道生命如此珍贵?难道和平如此甜蜜?以至于非要用镣铐和奴役去换取它们?我不知道别人何去何从,我的抉择是:不自由,毋宁死!”独立战争爆发之前,当英国统治者私自颁布“印花税法”、强行解散纽约议会,侵犯到人民的自由时,大大激怒了北美殖民地人民,也激怒了华盛顿,他挺身而出:“当不可一世的大不列颠老爷们必欲将我们的自由剥夺净尽而后快的时候……为了保卫我们生命的一切息息相关的无限宝贵的天赋自由,我们每一个人都应义无反顾地拿起武器!”

而在中国,实际情形却远非如此。鸦片战争前夕,清朝已进入“日之将夕,悲风骤至”的末世,风雨飘摇的中华帝国,是被资本主义的炮舰强行轰开国门,被迫开始变革。从维新派、洋务派,直至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派,他们对近代中国种种现实困境的探索与分析,更多体现的是传统中国知识分子的心境和理想,即“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辛亥革命不久,孙中山应邀回国,组织临时政府,途经巴黎时他满怀希望地告诉记者:“中国革命之目的,系欲建立共和政府,效法美国,除此之外,无论何项政体都皆不宜于中国。”他忽视了几千年传承的政治结构对于器物更新、制度创新支配的顽强和有力。孙中山革命的结果,虽然颠覆了几千年的封建帝制,出台了一些革故鼎新、移风易俗的举措,但从中央到地方的整个社会,却仍旧笼罩掌控封建主义的大网之下。革命党人背离了中国的现实生活,不管在城市还是在农村,均没有对广大群众进行过刻意的宣传、发动和组织。忽视民众的力量,如何能够得到广泛支持?

对此,鲁迅先生洞若观火。在他笔下,民主共和观念没有触及到地主赵七爷身上,他将长辫盘于头顶,期待着皇帝再坐龙廷。革命的观念甚至也没有深入贫苦群众的心中,例如阿Q、闰土、华老栓等,以致于阿Q认为革命不过和历朝历代一样,就是打打杀杀,分钱抢女人而已。正如陈独秀所言,“我们中国多数国民口里虽然是不反对共和,脑子里实在装满了帝制时代的旧思想,欧美社会国家的文明制度,连影儿也没有。所以口一张,手一伸,不知不觉都带出君主专制臭味”。在此种情势下,期冀通过一夜之间的革命来彻底改变中国的社会,无异于天方夜谭。

美国独立战争的胜利,华盛顿在关键时刻表现出的高风亮节,使得自由民主的思想成为美国不可抗拒的潮流。那个时代正是全世界盛行君主制的时代,在法国有国王,在俄国有沙皇,在英国有君主,在土耳其有苏丹。随着独立战争的胜利,有人担心华盛顿很快就会成为美国的恺撒。约克镇大捷后,一些有影响的人物也公开倡导起君主制来了。1782年5月,以大陆军上校尼古拉为首的一批军官秘密集合,积极筹划拥戴华盛顿为国王。在那一刻,美国是否成为共和国,华盛顿稍一犹豫,历史有可能就是两样。而华盛顿的抉择是立即痛斥上书的尼古拉上校:“如果我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可以说你不可能找到一位比我更讨厌你的计划的人了。……因此,我恳求你,从你头脑里清除这些思想……如果你重视你的国家,关心你自己或子孙后代,或者尊重我的话”。

华盛顿放弃王权的举动一时惊世骇俗。当英国国王乔治三世得知华盛顿拒绝称帝时,他说:“他将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物。”人们这样评价他:“他是克伦威尔,但没有野心;他是苏拉,但没有恶行”。美国人民因此摆脱了历史上通常的革命悲剧:以争自由始,以行专制终。

1912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取得了胜利。中国虽然经历了千年未有之巨变,但“三个月无君,则惶惶如也”的观念依然如旧,“天无二日,地无二主”的说法依然主导各种政治野心。袁世凯在帝国主义的刺刀支持下,成为最适于接替变种“皇帝”的唯一人选。因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民国建立了,还会出现张勋复辟、洪宪帝制等事件的发生?为什么专制独裁已为世人所不齿,军阀割据还在猖狂盛行?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王龙   编辑: 王钻忠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