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幕僚贺国光
2009年07月15日 14:48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贺国光字元靖,湖北蒲圻人,生于1885年11月30日。青少年时代,随游幕的父亲碾转四方。先上海广方言馆学习,和《革命军》的作者邹容是同学。后随老父入川,以堂兄四川兵备道贺伦夔的推荐,入四川陆军速成学堂。速成学堂的川籍同学,日后在本省的大混战中翻云覆雨,自成一派,号称“速成系”,就是大名鼎鼎的刘湘、杨森、潘文华、唐式遵等。

军校毕业后,贺国光在四川新军第17镇见习,而后历任排长、队官、督练公署的科员、科长。辛亥革命爆发时参加起义,而后返回家乡,参加武昌保卫战。革命告成时,任湖北陆军第4旅骑兵营上尉营附。1913年部队整编,贺国光考入陆军大学第四期学习——这是中华民国建立后陆军大学的第一次招生,招考严格,生员广泛,促成了陆大历史上最著名的一期学生,群英荟翠、将星闪耀。有日后的任军令部长、陆大校长的徐永昌,任陆大教育长的周亚卫,国军中枢要员林蔚、熊斌、王文宣、项雄霄,桂系巨头黄旭初,奉军悍将郭松龄,直鲁联军的重要将领王翰鸣、许琨,此外还有一位大名鼎鼎的汉奸:汪伪政权军事参议院院长、陆军上将萧叔宣。

1916年12月陆大毕业后,贺国光回到家乡,任职于湖北陆军第2旅,深为旅长南元超所赏识,先任为上尉参谋,旋改少校营长,又晋升为上校团长。1920年南元超被湖北督军王占元所害,团长寇英杰接任旅长一职。1921年寇参与吴佩孚逼走王占元的活动有功,所部扩充为湖北陆军第1师,贺国光升任其第1旅旅长。

1926年1月20日,吴佩孚的“十四省讨贼联军”打出“联奉反冯”旗帜,分三路进攻岳维峻国民二军(胡景翼已于1925年4月病逝)治下的河南。寇英杰作为第2路总司令率本师(辖贺国光第1旅、贾万兴第2旅)及孙建业、宋大沛、陈德麟、余荫森部共六个旅北上,却被国民二军第十一师阻拦在信阳动弹不得。

这支部队的师长是双枪将蒋世杰,他骨瘦如柴,嗜好鸦片,行军作战片刻不离烟枪,就算是炮火打到了他的烟床旁边,也不过要护兵给他挪下地方,继续抽。贺国光虽然毕业于陆军大学,但是论人才,手下没有系统的军官团和士官阶层可供驱策;论装备,火炮和工程器械一概从缺;论谋略,也是轮不到他这一个旅长定什么主意,更何况种种夺城计策多是演义传说,对一个防守严密的城池作用不大,可以说空有学识无处施展,也只能指挥部队架云梯、爬城墙,对这这位怪才奈何不得。

寇军多次宣称占领信阳,实际只拿下了车站,几次攻进城门,又被赶了出去。这时讨贼军的第1路总司令靳云鹗已经占领兰封,寇英杰留部分兵力牵制,主力以悍将高汝桐为先锋绕路北进。岳维峻收编地方武装过多,又无胡景翼的统帅之才与服人之德,指挥不灵,连战连败,土崩瓦解。3月4日,靳、寇两军在郑州会师,寇英杰以战功升任河南军务督办,所部湖北陆军第1师扩充为两个师,贺国光升任第1师师长,并兼开封警备司令。顺便有一提,防守信阳的蒋世杰一直坚持到了3月14日才投降,共守了48天,吴佩孚嘉其忠勇,任命为总部参议。

新任命的河南省长靳云鹗认为资历功劳远在寇英杰之上,而未得督办之职,迟迟不肯就职。此时北伐的国民革命军已经打到湖南岳州,吴佩孚借机令寇英杰率所部贺国光第1师、贾万兴第2师南下援救。寇部与北伐军作战,一败再败,寇英杰弃军而逃,到天津做寓公去了。所幸此时发生宁汉分裂,使贺国光等部得以残喘于鄂豫边界之地。

1926年秋,贺国光接受了武汉政府所委任的国民革命军新编第5军番号,但仍与吴佩孚、靳云鹗保持联系。直、奉再次反目后,奉军进攻河南,靳云鹗于1927年初组织直系军队为河南保卫军时,还任命贺国光为第15军军长。未几,直系兵败,也无人追究贺国光脚踩两只船的做法了。

贺国光原本已经向武汉政府输诚,正在与唐生智的参谋处长晏勋甫接洽具体事宜,并被发表为军事委员会陆军处长兼武汉卫戍副司令。但因目睹了武汉政府军法审判国民革命军第15军军长刘佐龙杀害党代表耿丹案中,刘当场揭发审判长唐生智才是幕后黑手一事,深感武汉政府的混乱与唐生智的阴毒,转而投向南京方面,部队由刘峙收编。1927年12月22日,贺国光被任命第1集团军高级参谋。

1928年初,贺国光从湖北到南京就职,在第1集团军参谋长何应钦办公室工作,随军参加二次北伐。途中他向蒋介石建议避免攻坚,得到采纳,泰安、临沂等城,均只留部队监视,北伐主力则继续前进。济南惨案发生后,贺国光奉命到泰安疏散猬集在此的军队。事后贺国光对这次事变的评论,只有“此案予治军者之教训,凡攻下城池,军队不宜接近市区”而已。

二次北伐成功后,四大集团军总司令会商缩编全国军队事宜,并成立整理委员会执行其事。贺国光于1928年7月出任第1集团军整理委员会监督部主任。11月13日,调任训练总监步兵监,负责全国步兵的军风纪和精神教育。贺的精明干练,文笔敏捷,尤其擅长参谋业务,被蒋介石所赏识,逐次提拔重用,由无根基的杂牌将领,成为国军统帅部的智囊之一。

1929年3月蒋桂战争爆发,何应钦调任武汉行营主任,贺国光随之任行营参谋长,主持处理桂系湖北部队胡宗铎、陶钧部,通过鄂军同袍和陆军大学同学的关系,说服该部师长程汝怀、石毓灵接受缴械。5月,又兼任湖北省政府委员。何应钦调回南京后,贺国光随之离职,于8月10日调任编遣委员会遣置部副主任,指导编余官兵的分遣、安置。

入冬,又随何应钦调任第1路军参谋长。中原大战期间,贺国光以蒋介石总部高级参谋身份,负责协调刘峙第2军团和何成浚第3军团在平汉线的作战。1931年12月5日,任训练总监部副监,1932年4月13日,又改任军事委员会第3厅副厅长,主持军委会内总务工作。

1933年5月,蒋介石在南昌设立行营,亲自主持围剿红军。贺国光以被蒋点名调任行营第1厅厅长,主持作战、情报、勤务等军事事宜。和参谋长熊式辉、秘书长杨永泰相处甚得。1934年10月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失败,开始长征。蒋介石除指挥中央军及湘、桂、粤等军尾追外,又令组织军事委员会入川参谋团,指导川军堵截红军。贺国光与川军实力派领袖刘湘、杨森有同窗之谊,自然是担任团长的不二人选。四川第1号人物刘湘面对红军连战连败,应对乏术,巴不得有这位老同学来帮忙。结果贺国光率团沿江西上的途中,所到之处川军大小军政官员无不毕恭毕敬,所经城市都燃放鞭炮欢迎。30年前游学四川的学生子,如今成为中央钦差,这份荣耀,绝对称的上衣锦荣归了。

贺国光到川的任务,围堵红军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整理四川各军,统一中央军政命令。1935年10月,以参谋团为基础,在重庆成立军事委员会委员长重庆行营,开始点验川军各部,按中央陆军序列统一颁布番号。行营以顾祝同任主任、贺国光为参谋长、杨永泰为秘书长,实际由贺、杨负责,两人一柔一刚,凡事杨永泰必坚持原则,寸厘不让;贺国光则苦口婆心,小心周旋。虽然如此,川军将领仍对中央政府保持敌对心理,而开入四川的别动总队长康泽,也指贺国光依仗川军自重,专事敷衍。贺国光夹在中间,言不由衷,好不痛苦。西安事变爆发后,川军将领又有不少人主张扣押驱逐中央驻川人员。幸亏贺国光周旋于刘湘和地方实力派将领许绍宗、李翰丞等同学之间,苦苦劝说,才未生事端。

不久蒋介石被释放回南京,政治局势大变,贺国光才摆脱了受气包的角色。不过这样的事情还是不时反复,1937年3月间,贺国光与刘湘谈判川军改编,涉及到“川军国有化”、“政治中央化”等敏感议题,一时陷入僵局,川中盛传刘湘将有所行动,川军与驻渝中央军都开始修筑工事以备不测,后者还大搞夜间演习,引起不小的骚动。这一回还是贺国光出来辟了谣,命令军队拆掉工事、停止夜演。刘湘也出来讲话辟谣。事态才逐渐评议。此后不久,3月10日,贺国光升任重庆行营副主任并代理主任(当时主任顾祝同在陕西与中共进行谈判)。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司马戡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