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联金灭辽的“海上之盟”如何要了北宋老命?

2013年04月17日 15:08
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清秋子

核心提示:哪知道大宋天朝的军队一出击,东边一路与辽军遭遇,就先败于兰沟甸,后败于白沟。辽军在大金军面前只有逃跑的份,但是收拾大宋的军队还是绰绰有余,隔了三天,宋军西边一路又败于范村。

(宋徽宗画像 资料图)

本文系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清秋子供稿

大宋内部的胡来,倒还不打紧,一个百年大帝国,要垮一时还是垮不掉的。要命的是,大宋的决策者在对外政策上出了一个巨大的昏招,忘了“唇亡齿寒”的古训,只想趁火打劫,结果引来一场塌天大祸,险些亡了国。

这时候大宋北方的局面已经发生巨变,勒索了大宋哥哥一百余年的大辽弟弟,忽然要不行了。在遥远的白山黑水之间,新崛起了一个女真族,其部落首领阿骨打(完颜旻)在宋政和五年建立了大金国,正式称帝。

女真部落原也是一直受大辽的欺负,如今愤怒爆发了,起而反抗。这一年,辽天祚帝率军亲征大金,结果被大金一顿猛揍,大败而归。恶人还须恶人磨啊,大辽现在也遇到天敌了,政和七年,金国开始进攻辽朝,打得大辽无还手之力,辽河以东领土尽归大金。

大辽的没落,是人都看得出来,徽宗也看得心痒。敌方的倒霉,就是我方的幸运,这道理是不错。不过,以往的一百年间,大宋与大辽基本是和平关系,构不成敌对国家。此时如何对待北方局势,就需要有一点儿高瞻远瞩的智慧。宋徽宗搞艺术有一套,搞外交完全是小市侩式的智慧水平,他只看到大辽终于要蹦到头了,收复燕云的机会来了!

这时候的辽、金、宋三国关系,正在微妙时,假如处理好了,大宋完全有可能当一回得利渔翁。可惜这荣耀不可能属于徽宗这个水平的。

宋徽宗起了这个念头,有其来由。早在政和元年,他曾派童贯出使辽朝,探听大辽内部的虚实。走到卢沟(也就是今天的永定河),半夜三更忽然有一位辽国的读书人求见。此人叫马植,燕京人,能言善辩,见到大辽气数已尽,有心投靠大宋,特意来结识童贯。等到大金国成立后,马植立刻秘密投书宋雄州知州,明白表达了想投宋的意思,他在信中说:“近来辽天祚帝排斥忠良,引用群小,女真侵凌,盗贼蜂起,百姓涂炭,宗社倾危。我虽愚昧无知,但预见辽国必亡。”

密信很快被送到京城,徽宗见此人可用,就指令将他秘密接入境,亲自召见。

马植善辩,这正好给了他一展口才的机会。他在御前上奏道:“辽国必亡无疑。本朝可遣使过海结好女真,与之相约,共图大辽。万一女真得志,他们先发制人,而本朝后发制于人,事将不济。”

他这一番“国际战略”演说,本是书生气浅见,但恰好暗合了徽宗的心思。徽宗对马植的见解赞不绝口,赐了他国姓赵,改名良嗣,任命为秘书丞。于是辽国书生马植眨眼就成了赵家的好后代了。谋取燕京之计,也正式被提上宋廷的议事日程。

[责任编辑:唐智诚] 标签:辽军 辽国 耶律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