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金灭辽 要了北宋老命的“海上之盟”
2010年01月15日 16:53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兵者,诡道也,有时甚至是儿童游戏也。但是,往往就管用。

这三个被俘宋军逃回大营,把听来的“绝密情报”报告给主帅,那刘延庆居然就像《三国》里的蒋幹一样蠢,信以为真,慌得不行。次日平明,他见北岸果然火起,以为三倍于己的辽军就要掩杀过来,急令全军烧毁营寨,抓紧逃命。

其实这时在良乡前线的辽军实际数目,正好是反过来,仅有宋军的三分之一。

大宋乃至此前中原政权的百年光复梦想,只差半步就能实现。宋军这时只要一鼓作气,用人海战术就能把这区区辽军冲垮。但是,但是宋军将士的敌人,除了有剽悍的辽军之外,最要命的还有他们自己内心的恐惧。总帅撤退令一下,士卒们心胆俱裂,惟恐晚走一步成了无定河边骨。

奔逃之中,哪管什么建制、顺序,就来个十万人全体马拉松吧,辎重粮草全不要了。士卒们喧哗奔逃、自相践踏,落水跌崖的不计其数。百里逃亡路上,死尸遍地,

这堂堂大宋的光复军,如泥足巨人般,颓然倒下。这真是大宋之悲啊,将士胆怯如此,活该就是个屈辱王朝。

辽军跟着这帮马拉松队伍撵到白沟,宋军总算集结起来,两军正式开打。但是,一支怕死皇帝治下的怕死军,哪里还有斗志,刚一接仗,宋军又大溃,一溜烟地跑回了雄州,从哪儿来的回到哪儿去了。

可叹,经此一役,宋朝五十年来所积累的战备粮草和军械损失殆尽!

辽军本来对南边的这个百年大帝国,都感到有三分惧意,这一场马拉松跑下来,什么大宋,什么“巡边”,什么北伐,辽军上下此后一提起宋军,就要把大牙笑掉!

徽宗见凭自己的力量拿不下燕京,不思图强,却又打开了小商人的算盘。因那时交通不便,宋北伐军万人马拉松溃逃的事,金人尚不知道,宋廷就急忙派使者前往金交涉,企图抓紧时间与金达成收回云燕十六州的协议,然后再促大金赶紧出兵相助,以再次谋攻燕京。

金太祖阿骨打虽然不是艺术家,但他却是个高级的政治艺术家,在消息闭塞的情况下,仍算定了大宋根本没办法独立拿下燕京,所以始终不答应将来全部归还十六州,坚持只给大宋六个州。一场谈判,没什么结果。

而在大辽的另一侧战线,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次年底,金太祖阿骨打亲征燕京,以七千劲卒为前锋,大军分左右两翼直扑居庸关。

世上的事,往往就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金大军一到,辽军竟然吓的屁滚尿流,辽军总统帅望风而降,金大军兵不血刃进入燕京城南门。辽枢密院的诸执政大臣,也都乖乖地奉表请降,唯有萧后带领少数官员逃走。

盖世英豪阿骨打跨马进了燕京城,一了解才知道,原来宋军此前就打过燕京,惨败而归,不禁哈哈大笑,自此与宋谈判态度更是强硬,谈不好燕京就是不给你。——好你个礼仪之邦,跟你老奶奶讲道理去吧!

金占领燕京后,与宋讲价的底气更足了,第二年派出使者李靖到宋廷,提出了苛刻的交换条件,即不仅归还燕京及六州的条件不能变,而且还要将燕京一带每年的赋税交给金朝。双方使者往返多次,最后阿骨打开出条件:宋将原给辽的“岁币”转给金朝,每年再多交一百万贯钱,作为“燕京代税钱”,否则不仅不归还燕京,还要兵戎相见。

宋这时尝到了灭弱邻、换强邻的苦果。自己腰板不硬,又急于得到燕京,只能忍气吞声。金则步步紧逼,又提出在归还燕京时,金军要将燕京一带家产在一百五十贯以上的三万户全部带走,以及其他种种刁难,不一而足。

直磨蹭到天气暑热,金人受不了燕京的气候,才交出了燕京。临行前把城中财富、官吏、富户、工匠、美女劫掠一空。等童贯、蔡攸带兵进城后,燕京已是满目苍凉,还有一大批饥民等着宋廷给饭吃。留守的郭药师又纵容部下经商牟利甚至抢掠,以至燕京成了一座恐怖之城。

拿钱买回空城一座,宋廷不以为耻辱,打肿脸充胖子,还在告天下人民书中自吹自擂,说是“鼓貔貅百万之威,势如破竹;收河山九郡之险,易若振枯。”吹牛真是自古就不用上税的。

至于辽西京大同府一带,宋廷也想拿钱买回。阿骨打在这问题上倒还大度,考虑到想长期与宋保持睦邻关系,就答应了。但是,由于他班师回朝后,日夜与掠来的燕京美女交欢,严重透支,最终竟玩到一命呜呼。

他死后,弟弟完颜晟继位,是为金太宗。金太宗原本想执行哥哥的决定,但后来考虑到辽帝西逃还没逮住,西京若给了大宋,追捕辽残部的金军又住在哪里?于是毁约,不同意归还西京了。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清秋子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