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天子宋徽宗:挖地道会名妓 封石头侯爵
2010年01月06日 15:06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清秋子供稿)

宋辽相安无事九十多年后,大宋的平安日子到了头,问题起初还不是致命的外患,而是内里先烂透了。花了银子买来和平后,帝国内部文恬武僖,大伙都争着过高质量生活,渐渐就露出了要垮台的乱象来。

元符三年,大宋命里注定有一劫,出了第八个皇帝——宋徽宗赵佶。这个人,我不介绍大家也都知道,他的简历上除了“皇帝”这一职务外,恐怕还要写上“画家”和“书法家”。一般的皇帝,做做打油诗,到处题个肥头大耳的颜体字,倒也无关紧要,但若是写字、作画、赋诗的水平到了前无古人的程度,那无疑就是现世的一大灾。

这一年,年纪轻轻的宋哲宗得病而死,死后无嗣,太后排除其他人选,力挺哲宗的弟弟、端王赵佶接班,让赵佶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当时的宰相章惇曾有不同意见,史称“徽宗未立,(章)惇谓其轻佻不可以君天下。”章惇是权臣,名声不大好,干的蠢事也多,但在评判皇帝候选人资格上,极具前瞻性,可惜,他拗不过皇帝的老妈。

赵佶这个文艺家皇帝即位之初,还是有一些模样的,虚怀纳谏,实行新政,下了一番功夫调和新旧两党矛盾,俨然是一副圣君架势。但是没过多久,就开始昏了,陆续重用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彦、朱勔等一帮狐群狗党,时人称为“六贼”。这里要特别提一下,在这帮贼的行列里,还有一位在《水浒传》里大名鼎鼎的奸臣高俅。

宋徽宗把皇位刚一坐热,就显出浮浪子弟的本性来,疯狂玩艺术。他所用的人,也都不尽是鸡鸣狗盗之辈,其中有艺术天分极高的。“六贼之首”的蔡京,就素有才子之称,在书法、诗词、散文上都有造诣。北宋书法的四大家“苏、黄、米、蔡”,最后这一个蔡,历代都有人说,就是指蔡京。元人曾评论蔡京说:“其字严而不拘,逸而不外规矩,正书如冠剑大人,议于庙堂之上;行书如贵胃公子,意气赫奕,光彩射人;大字冠绝古今,鲜有俦匹。”就连被后人誉为“宋朝第一”的米芾都承认,自己不如蔡京。据说,一次蔡京与米芾侃山,蔡京问:“当今书法何人最好?”米芾回答:“从晚唐柳公权之后,就数你和你弟弟蔡卞了。”蔡京又问:“其次呢?”米芾说:“当然是我。”

这帮高素质的奸臣把持朝政之后,投宋徽宗之所好,把人生的意义浓缩为一个字——“玩”。他们向安徽宗进言:“岁月能几何,岂可徒自劳苦?”不玩,还等什么?

君臣臭味相投,果然就玩出了古代的最高水准,其中达到极致的就是“花石纲”。

这花石纲是个什么花样?

原来,宋徽宗要建一个全国最大的园林工程“艮岳”,也就是人造假山。假山需要用奇石和珍稀花木来装点,徽宗就在苏、杭设置应奉局,由蔡京推荐苏州人朱勔当了局领导,专事在东南江浙一带搜罗奇花异石。把花石物色好了后,经水路千里迢迢运往京城,十船一组,称作一“纲”。这就是“花石纲”名称的由来。

朱勔这家伙本是个无赖,但是天生就会做官,被蔡京介绍到帝国公务员队伍中之后,无师自通,能搜刮,会打点,为他说好话的人遍布朝中。于是朱勔的官也就越做越大,威震八方。人们甚至把朱勔主持的苏杭应奉局称作“东南小朝廷”,可见朱局长是何等霸气!

“花石纲”运动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年,到了后来,不光是太湖的石,浙江的竹,还有福建的荔枝,海南的椰果;乃至两广、四川的异花奇果,无不搜求。为保障“花石纲”的运输,连漕运都要让路,漕船和很多商船都被强征。全国上下,耗费百万役夫之工。

朱勔这伙人,为了固宠,就像疯狗一样到处嗅,只要闻听何处谁家有奇石异木,不惜破屋坏墙、践田毁墓,也要搞回来。运输费由百姓承担,丁夫从百姓中征调,不管你种田不种田。当时华亭有一株唐时栽的古树,被朱勔看中,因枝干太大,没办法通过内河桥梁,他就下令造大船海运,结果遇风浪,“舟与人皆没”,大概至今还没打捞上来。这场“艺术至上”运动,搞得天下骚然,民不聊生。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清秋子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