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玄武门血案里的父子兄弟
2009年08月21日 14:40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李世民目前的状况,正如舜当年被自己父亲和哥哥的联合暗算一样。李世民的心理障碍就这样被他的幕僚们层层打通。最后,他决定让人占卜,看是否应该立即采取行动。恰好这时,张公瑾从外面进来,一把将龟甲扔在了地上,说:占卜是为了决定疑难之事,可是现在的事情并无疑难!而且,如果占卜的结果不吉利,咱们就不采取行动了吗?

至此,李世民决心坚定定,命令长孙无忌去召集房玄龄和杜如晦。在场的幕僚们很担心,担心什么呢?房玄龄和杜如晦已经遵旨不再侍奉秦王,私下来见是死罪,恐怕他们不敢来。李世民拿了自己的佩刀给尉迟敬德,嘱咐说:你去看他们的态度,他们若不肯来,就把他们的头砍来!

李世民此时已下了鱼死网破决心。

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一同去房玄龄和杜如晦,告诉他们,秦王已决定大计,你们应急速入府共同商议。房、杜二人便穿上道士的衣服,秘密回到秦王府。

这一天是武德九年六月初三。就在李世民和他的幕僚们深夜密谋之际,天空中出现了太白星。这时候有个人把这一气象,密奏高祖李渊,说是“太白星见于秦封地的分野,秦王会拥有天下。这人谁呢?傅奕。他曾做过隋朝礼部的属官。精通天文历数。唐初任太使丞,又升太史令。现在看起来,这个傅奕算是唐初的自然科学家,曾反对过佛教,甚至建议李渊把十万僧尼配成夫妇,繁育后代,益国足兵。这样一个无神论者,这时刻提出如此荒诞的气象预言,很难让人相信他没有受人指使。

接到密奏的李渊连夜召李世民来见。李世民和他的幕僚们很为难,李渊此时召见,笃定是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去不去见呢?去,恐怕凶多吉少;不去,皇上必生疑心,对兵变不利。

商议之后,李世民还是去了。他吩咐长孙无忌密奏李渊,指出李建成和李元吉淫乱后宫。这样可以拖延时间。安排妥当,李世民便去见李渊。

出乎意料的是,李世民一到李渊那里,李渊竟然拿出傅奕的密奏给他看,李世民看完,心惊肉跳,跪地哭诉道:这是说我谋反啊,对于兄弟我无所亏欠,如今他们要杀我,好像是要为王世充、窦建德报仇,儿臣冤死,魂归地下,永远离开君亲,不见这些贼人,见了都感到羞耻,父亲可随意处置我!

恰在此时,长孙无忌的密奏来了。李渊阅完奏章,表情惊愕而愤怒,把奏章一扔,对李世民说:明日追查这个事,你应该早些来朝参。

这个炎热夏夜,李渊内心有没有一种强烈的不安?会不会有一丝不祥的预感到——就在明天,他将同时失去两个亲生儿子。

事实上,他做梦也没想到。

武德九年(公元626年)清晨。秦王李世民率领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侯君集、张公谨等人,在玄武门埋下伏兵。

还记得李世民收买了两个人吧。一个是太子宫率更丞王晊,另一个是玄武门的值班将士常何。正是这个常何,使李世民等人顺利进宫。

此时,张婕妤暗中得知了李世民密奏里奏里的内容。她急速通报太子和元吉。李建成遇事就找李元吉商量,今儿也一样。李元吉的意见是,咱们应该率领东宫、齐王府的兵马,托病不上朝,看情况再说。李建成则认为兵防都已齐备,应该同去上朝。李元吉的意见,李建成几乎都予以采纳,唯独这一回他没听从。

这就是命!

那么,李渊这时在做什么呢?他打算召集裴寂、萧瑀、陈叔达等人,询问关于太子和李元吉的事情。

李建成和李元吉从玄武门进宫去面见父皇李渊,到了临湖殿,发现殿周围人马闪动,感觉情况不妙。要说这两兄弟反应也够快的,立刻掉转马头,飞一般往回疾驰,打算返回东宫府。但是,已经晚了。李世民拍马追来,高喊李建成“大哥”,这是李世民最后一次呼唤自己的哥哥。李元吉看出李世民的意图,举起弓箭要射杀李世民,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另有缘故,拉了三次也没把弓拉满,箭在中途落地。这就是命,这就是纯粹意义上的你死我活,你可以说李世民是出于求生本能,他举箭瞄准李建成,嗖一箭过去,将李建成射死于马下。紧接着,尉迟敬德率领七十骑赶到,射杀李元吉,李元吉坠马。此时,李世民的马忽然受惊,直奔树林,被树枝挂倒,半天没站起来。李元吉很快朝李世民跑来,夺了李世民的弓企图将他扼杀。危急时刻,尉迟敬德追来,李元吉才放过李世民,往武德殿奔逃,尉迟敬德赶上,射杀了李元吉。

李建成丧命的噩耗很快传到东宫,东宫翊卫车骑将军冯立叹息说:他活着的时候,我们接受他的恩惠,他死了怎么躲避他带来的灾难啊!随后他与东宫副护卫车骑将军薛万彻、屈咥、谢叔方等人率领东宫、齐王府的两千精兵飞奔到玄武门。李世民手下将领张公谨力大,将宫门紧闭,颇有一夫当关,万夫难开的气势。薛万彻军无法进入。掌管宿卫兵的云麾将军敬君弘,驻守玄武门,挺身出战,与内府中郎将吕世衡一起战死。

宿卫兵和薛万彻军鏖战很久,薛万彻攻不开城门,就击鼓喧嚣,扬言要去攻打秦王府。这时候,秦王府的兵力都聚集在玄武门,府中只留下房玄龄、杜如晦等文官,还有李世民的妻子长孙氏,以及两个孩子承乾和青鸟。秦军将士很惶恐,恰好尉迟敬德提着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首级赶到,东宫和齐王府的人一见首领的脑袋,立刻军心涣散,作鸟兽散。薛万彻控制不住局面,带着数十骑兵仓皇逃往终南山。

东宫翊卫车骑将军冯立最后干了一件事——他杀了敬君弘,对他的部下说:这也足以回报太子了!之后,解散了军队,逃往郊野。

此时,皇帝李渊还丁点儿不知道玄武门的事情。突然,尉迟敬德全身披甲,手持长矛,闯入宫中。李渊很吃惊,大叫谁在作乱?你们来这里干什么?尉迟敬德说:太子和齐王作乱谋反,秦王派兵讨伐,现已将二人诛杀,恐怕惊动陛下,所以怕我来保卫陛下。

可以说,李世民这时已获得了胜利。然而,他赢的实在很侥幸。人说九死一生,而李世民是“五死一生”,他的第一死:李渊将傅奕的密奏给他看,说明李渊对这个秦王已存戒心,可以谋反罪将他诛杀;第二死:太子和齐王密谋在昆明池对他下手,如果不反抗,必死无疑;第三死:齐王李元吉的弓拉了三次没有拉满,当李世民跌倒树林里间,李元吉赶上要杀他,尉迟敬德出现了。这才逃过一劫。第四死:双方兵力悬殊之大,东宫有长林军,齐王手握征讨突厥的统兵权。如果不是李世民收买了玄武门值班将士常何,先行进入宫中,后果不堪设想。再则,如果常何临时叛变,李世民也将死于太子之手;第五死:如果不是尉迟敬德提着太子和齐王的人头及时出现,薛万彻去攻打秦王府,势必会拿长孙氏及其孩子相要挟,事情恐怕又是另一种结局,李渊会放过他吗?

一切生死成败,尽在转瞬之间。这就是命!历史很无奈,但,历史从不曾心软。

事已至此,李渊没有任何办法。他问裴寂等人: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没有到他们兄弟之间,竟是这样一个结局,现在应该怎么办?

心里一直支持而不敢公开的萧瑀、陈叔达等人回答:当初,建成和元吉没有参加起义,对于帝国的建立没有功劳,因而他们嫉妒秦王,共同设下毒计,要加害秦王,如今秦王讨伐他们,已将他们诛杀,秦王功盖过世,全国归心,陛下若封他为太子,将国事交付于他,就不会发生事端来,天下就太平了。

此刻的李渊,既遭受丧子之痛的打击,又遭受突变带来的震惊。极度悲伤、震惊中的李渊,已然没了主意。只得听从近臣的建议。说这样很好,这也是我的心愿。

事情平息之后,李渊召见李世民,对他进行安抚。他抚摩着李世民的头说:这些日子以来,朕差点被人言所误。

李世民跪在地上,脸庞紧贴着父亲的胸膛,泣不成声,长久痛哭。他真的伤心,真的痛苦。他终于获取了皇位,终于能执掌朝政国事,而得到这一切所付出的代价何其巨大。可悲的是,这一切值得还是不值得,由不得他做主。他忽然感到无比的空虚和悲恸,他为他的父亲哭泣,为他的兄弟哭泣,也为自己哭泣。

<<上一页 1 2 ... 4 5 6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罗杰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