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罪案之巫蛊连环
2009年07月15日 13:51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案发背景

汉武帝的晚年要多荒唐有多荒唐,不光是他本人,整个京城长安都很荒唐。怎么呢?如果时光倒流,您能瞧见当时长安城的街市上、皇宫里,到处聚集着方士和神巫。女巫更诡异,她们流窜于后宫,向寂寞的嫔妃传授讨好皇帝,排挤其他嫔妃的秘诀。嫔妃们的房间里埋着木偶小人,用来祭祀和诅咒。这法子就是传说中的巫蛊,诅咒害人的巫术,也叫厌胜之术。做法不太难——用纸人、草人、木偶、铜像等,作为被施术者的替身,刻上他们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深埋,或用针刺,再由巫师画符念咒。据说,这个法术会使受害者神智不清,癫狂失控,最后不明不白的死去。

迷信巫术这些扯淡的玩意儿,在当时已形成一种时尚潮流。皇亲国戚、达官贵人跟风的跟风,追捧的追捧。堂堂汉室宫殿,成了鬼魅魍魉横行的地盘,社会各界还挺拥护。追踪到底,这一潮流的始作俑者不是别人,正是汉武帝本人。晚年的汉武帝,笃信方士、巫术。他曾打算乘舟过海去寻神仙,在全国各地遍访高人,寻求长寿药。这一点,汉武帝堪称秦始皇的骨灰级粉丝。想当年秦始皇迷恋长生不死之术,方士徐福上书说,海中有三神山。秦始皇信以为真,派他带领三千童男童女,乘楼船入海求仙山。结果不知所终,一说是遇海难,一说是漂到某海岛定居,民间传说是去了日本。

怕死、渴望长寿说穿了都是人的本能。帝王也是肉做的,也怕死,不过他怕的不只是失去性命,最难割舍的恐怕是至高无上的权力。您想想看,一世锦绣荣华独霸天下,扭脸儿就要死,顷刻兴亡过手,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是空,搁你你舍得么?

汉武帝迷信,也是想长生不老。他曾经在宫中铸造了一个巨型铜像,高二十丈,用手托盘,承接早上的露水,再用所得的露水搭配玉屑药物,每天当饮料喝,以求益寿延年。

太始元年(公元前96年),汉武帝狩猎,经过河间郡。这个地方位于现今的河北献县东南。这个地方有人禀报汉武帝,说河间郡有个姓赵的奇女子。长得奇人也奇。汉武帝很感兴趣,召女子前来一看,赵姓女子双手握成拳,无法伸开。这有什么稀奇的?分明就是一残疾!这么想着,汉武帝随手一拂,赵姓女子的两只手竟然都展开了。随行的大臣立刻跪下,山呼万岁,说皇上天赋圣明,与这奇女子有缘。这句恭维让汉武帝龙心大悦,便将赵姓女子封为婕妤。号为“拳夫人”,后来住进钩弋宫,又号为“钩弋夫人”。

钩弋夫人很能干,怀孕长达十四个月,于太始三年(公元前94年)为63岁的汉武帝生下一个皇子,取名刘弗陵。汉武帝曾听说,以前的帝尧也是经过十四个月的怀胎才被生下来。现在,钩弋所生的儿子也是一样。于是,汉武帝将钩弋的儿子所诞生的房间门命名叫尧母门。

一个国君,自己迷信也罢了。却让天下人都知道自己迷信,这就使奸邪小人有了可乘之机。

对于“尧母门事件”。司马光的看法是:当国君的人,他的动静举止不可不谨慎,因为产生心理的意念,必然会表现为外在的行为。那么天下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了。将钩弋的儿子所诞生的房间门命名为尧母门。这是不应该的,一些奸邪之人由此揣测到皇帝的心思,知道皇帝疼爱小儿子弗陵,想立他为后,于是便有了危害皇后和太子的企图。

真有这样奸邪不正的小人吗?真有。这个人本名叫江齐,后来改名叫江充。您瞅仔细了,这个江充可不是姜葱一类的小作料。在后来发生的巫蛊惨案中,他扮演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江充本是赵国邯郸的一个市井无赖,但他有一个色艺双馨的妹妹,被赵王刘彭祖的太子刘丹看中,纳为嫔妃,很是宠爱。什么叫一炮走红,这就叫一炮走红。江充这只鸡犬依靠妹妹的裙带关系升了天,进入刘彭祖王府,被奉为上宾。可是,江充总和妹夫太子丹掐架,常常向刘彭祖进谗言诋毁太子。甚至把太子丹对自己妹妹说的枕边话,也传达给刘彭祖。这下太子的秘密隐私统统曝光,在父亲刘彭祖面前总是如坐针毡。太子丹恨死了江充,暗地派官吏构陷江充的罪名,要把江充治罪。江充多鸡贼,见势不妙撒丫子颠儿了。

说实话,江充也真有点能耐,居然逃脱了太子丹的围追堵截。太子丹没擒到江充,就把江充的爹也就是自己的岳父给灭了,判其死刑,并暴尸于市,以此来羞辱江充。江充发誓要报仇,跑到汉武帝那里告御状,实名举报太子丹和他的亲姐姐以及父王的后宫嫔妃乱伦;而且,他还仗着自己是赵国太子,勾结诸侯国烧杀抢掠,整个儿一黑社会,完全不把国家律法放眼里。

汉武帝竟然信以为真,立马下令包围赵王府,抓捕了太子丹。汉武帝是赵王刘彭祖同父异母的弟弟,他免去了太子丹的死罪,但刘丹赵国太子身份被废黜。

江充给汉武帝的第一印象很棒。他身材魁梧,容貌英俊,穿的服饰轻细靡丽。而且,在见汉武帝之前,江充特意做了功课,恶补了国家政治方面的知识。汉武帝召见他,与他聊起政事,江充谈吐的也很出色。人长得好口才也棒,汉武帝不禁赞叹:“燕赵多奇士,果然不假。”而后任命江充为直指绣衣使者。这是个什么官儿呢?这是汉代的一个官职,平时要穿绣衣,负责监察官员,又有调动军队的权力,可以诛杀各地官员。权力非常大。

就这样,江充从市井混无赖的行列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汉武帝身边的近臣。他负责监督贵戚和近臣的言行,看看有没有过于奢侈犯法的。任职期间,江充同志行事果决,铁面无私,对皇亲国戚也不徇私情,相当劲爆。汉武帝认为他忠心正直。

有一回,江充随汉武帝到甘泉宫去,在路上遇到太子刘据派往甘泉宫的人,乘着车马在专供天子行走的大马路上奔驰。江充立马将太子的人抓了起来,交到官府去治罪。太子刘据得知后,派人向江充谢罪说:“不是我爱惜这些车马,只是实在不想让皇帝知道这件事,认为我平日不善于管教左右部下,希望您能宽赦他们。”江充一点儿不给面子,硬是原原本本上奏给汉武帝。汉武帝非常欣赏江充的办事风格,赞叹道:“当一个人臣,应该如此!”这一事件,让江充的人气指数急剧飙升,名声威震京师。

这里有一个问题,江充怎么总爱和太子作对?先前是赵王刘彭祖的太子刘丹,而后是皇上的太子刘据。从浅显的心理分析,他的动机是为了赢得君王信任,获取荣华富贵和权力。往深了说,这是一个小聪明者的宿命和悲哀。越被外界指认为小聪明的人,越要干出一些匪夷所思,惊天动地的操蛋事。谁愿意一辈子背负个小聪明的名声呢?

总之,江充不是吃饱了撑的。与其说皇子弗陵的诞生,对刘据的太子地位是一个威胁;弗如说江充是一枚极具杀伤力的炸弹,他将给汉室宫廷带来深重的灾难。

<<上一页 1 2 3 ... 5 6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罗杰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