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世纪初世界最强战舰为何处女航时沉没
2010年02月22日 16:09 凤凰网历史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江上苇供稿)

原题《“瓦萨”的故事》

核心提示:这条伟大的战舰,就这样,在围观者们的目瞪口呆中,大摇大摆地沉入了三十来米深的海底,离最近的海滩还不到一百米。船上的二百五十个人中,有五十个人不幸 淹死。尽管瑞典人抱怨说他们请来的荷兰设计师缺乏经验,但谁都知道这桩豆腐渣工程主要还得要归咎于圣上的瞎指挥。所以虽然锦衣卫也装模作样地抓了些人来问 口供,但最后居然无人获罪。

那是人们扬帆大海,在未知的世界里不倦地探索的年代,也是人们争夺与力求垄断大海的年代。来自波罗的海沿岸的木材,在斯德哥尔摩、但泽、哥本哈根、阿姆斯特丹等地的船台上变成一条条满载人类奇技淫巧的庞然怪物。

这些怪物们缓缓地滑入大海中,装上那些敢于冒险的船长和他的水手们,装上用来替代饮水的啤酒,臭烘烘的咸肉、腌鲱鱼以及老是会长出小虫子的面包干,凭借着极不精确的海图与简陋的测量工具,驶向遥远的地方。好几年后,他们也许会从神秘的东方带来一满船的瓷器、丝绸或是茶叶,赚取十倍乃至数十倍的利润;或者是从新大陆带回满船的黄金和白银,使自己祖国空荡荡的国库瞬间变得充盈;也许,他们永远也不会再回来,只在大洋彼岸的某个小酒馆留下隐约的传说……大海充满危险,然而远方的神奇传说与财富,却鼓舞着越来越多的人大着胆子登上摇晃的甲板。在波罗的海峡湾中,在北大西洋的浮冰间,在比斯开湾的惊涛骇浪里,到处都是冒险家们的桅樯与徽记。

刚从中世纪的黑暗中走出来的欧洲人,开始在苍茫的大海上寻找传说与未来。虽然冒险家们始终没能找到流传在古老传说中的那个神秘的约翰长老之国,但通往新大陆或是东方的航线却实实在在地给各个国家带来丰厚的利润。当然,与远方的贸易也使这些国家变得越来越依赖于海洋。为了垄断航线以扼制敌国的经济命脉,列国的海军也开始在大海中大打出手,谁的船更大,谁的炮更多,谁的速度更快,谁就更有优势,能够在一场可能事关帝国兴衰的海战中取得胜利。

于是,更大、更快、更重,同时也更难以操纵的船开始出现在那些野心勃勃的王国的船台上。

作为当时欧洲最重要的强国之一的瑞典,在这场竞赛中自然也不甘落后。1626年,也就是在清王朝的奠基人努尔哈赤大汗去世的这一年,一条巨大的战舰,在斯德哥尔摩的船台上开工了,这条战舰被命名为“瓦萨”号。这是为了纪念古斯塔夫•;瓦萨,他是近代瑞典国家的奠基人,也是瓦萨王朝的开创者,他的孙子正是此时的瑞典国王古斯塔夫•;阿道夫二世,这条以老国王命名的战舰,是当时最大最强也是装备最豪奢的战舰,它船长69米,船幅11.7米,型深4.6米,装有三根桅杆,排水量达到了惊人的1300吨。这在当时是个相当了不起的数据:建成于1626年的法国战舰“圣路易斯”号,不过1000吨,而英国人在1637年建造的一代名舰“海上君主”号,也只有1141吨。和同时代的其他战舰比起来,“瓦萨”号确实是相当强大的,所以古斯塔夫国王对这条以他爷爷命名的战舰的建造工作造极为重视,不但就近在王宫门前的小岛上建立造船厂,以便亲自监督指导,还多次给设计师提出“宝贵的”意见。

国王的用心是好的,可他到底不是专业技术人才,在舰船建造问题上更是个外行。可糟糕的是,他是握有无上权力的国王,而且还是个很喜欢一意孤行的国王,所以谁也不敢向他提意见。因为听说邻国丹麦已经有了两层炮甲板的战舰,所以古斯塔夫国王也想要一条这样的战舰——于是“瓦萨”便拥有了两层火炮甲板,还塞进去了六十四门青铜制的加农炮。另外在国王的执意要求下,“瓦萨”号又被额外加长了一大截,这些改变都是超出于原设计方案之外的。作为国王亲自关心的重点项目,“瓦萨”号在建造时有些不计工本,不但耗用了大量优质的北方橡木,比其他战舰更为坚固厚重,全船涂画以巴洛克风格的色彩,以及众多的雕塑——从船艏到船艉,从内至外,各种雕像和装饰件共有数千座之多。

从船艏开始,便是一头作势跃起的雄狮,长约3米,其前爪拱托着刻有“瓦萨王朝”字样的纹章,雄狮身后有诸等神怪精灵。船艏两侧各装饰有10尊雕像,那是罗马帝国的历代帝王。所有舱门的框柱以及檐板都装饰以浮雕,在舱室内也施以雕画。连红色的炮窗内侧,也雕制了怒吼的金色雄狮头像。和那个时代的其他巨舰一样,“瓦萨”号上最为壮观的艺术杰作,是位于船艉楼上的浮雕群。艉楼顶端是两头身披长发,爪托皇冠的鹫头狮身兽。皇冠下是古斯塔夫•;阿道夫二世的雕像,再下是瓦萨王朝历代国王的雕像,然后是古斯塔夫•;阿道夫家族字母缩写。而在这群雕像之下是刻有两头站立怒吼的雄狮所护卫的瓦萨王朝纹章。在艉楼窗户之间和两舷瞭望台上还安置有各种雕像700余尊,既有身着盔甲的威武骑士、手持盾牌和刀剑的罗马帝国士兵,也有婀娜多姿的美人鱼和天使。这一切使得这条战舰不仅仅只是战争武器,更成为了一座飘浮着的艺术宫殿。

“瓦萨”号的设计和建造,耗时将近三年,当它终于从船台上滑向大海的时候,已经和原始设计图上的那条船大不一样了——虽然从外表看来确实美观了许多,火力也强大了许多,但变化远不只是这些。这条船被无端端地加高了一层甲板,又多装上了几十门沉重的青铜炮,这一切使得它的吃水深度超出了原来的设计,而整船的重心也大幅上升。这让设计师们陷入了两难境地:如果增加压舱物把重心降下来,那么船的吃水会进一步超标;如果不增加压舱物,那么船就很容易摇晃,严重的话,就可能导致侧翻。可是在国王严厉的督促之下,大家都噤若寒蝉,一声不吭。于是,这条船就这么带着满身问题,头重脚轻地下水了。

下水之后,“瓦萨”也接受了检测。当时惯用的稳定性检测是这样的:以三十名身强力壮的水兵,排成一行,快速地从船的一侧跑到另一侧,就这样反复跑,以人工方式模拟海上的摇摆频率。可怜的“瓦萨”先天不足,水兵们才跑到第三轮,船就晃得很厉害了,只好打住。那年头真是黑暗,欺上不瞒下的风气居然连淳朴的瑞典王国也是有的,虽然技术专家们心知肚明,但国王那里却依然一无所知。

六十四门青铜炮被拖上了船,这些炮重达一百吨,另外船上还装载了一百二十吨的压舱物。几百号船员也登上了甲板,啤酒、咸肉、腌鲱鱼、面包干、绳索、炮弹、火药、备用木材、工具……各种必备品纷纷被装上船,水线也一寸寸地往上升。在风平浪静的港湾里泊锚,这似乎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1628年8月10日,在微微的西南风中,“瓦萨”号终于准备出海了。王宫对面的码头上,人头攒动,传说严肃的古斯塔夫国王也亲自到场观看。“瓦萨”号设计可载一百四十五名水手,以及三百名士兵,但启航那天,船上只上去了二百五十号人,其中还有些是妇女和儿童,毕竟这只是一次试航,所以船员们也大大咧咧的,连两舷本应该关闭的炮窗门也打开着,任由无关人等在那里向岸上的亲友挥手致意。

“瓦萨”号在欢呼声中缓缓离开了岸边,然而还没有驶出一海里远,战舰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升起主帆,便有一阵大风刮来——在海边,这样的风是常见的,岸上的人也都这么想。“瓦萨”号的船身随着风向倾斜了一下,随后缓缓地回正,然后又一次向右舷倾斜。船离岸是如此的近,以至于大家都清楚地看见海水在战舰倾斜的那一刹那,从敞开的下层炮窗中涌入船舱。进水增加了额外的重量,使吃水线上升,从而又使得更多的炮窗进水……

这条伟大的战舰,就这样,在围观者们的目瞪口呆中,大摇大摆地沉入了三十来米深的海底,离最近的海滩还不到一百米。船上的二百五十个人中,有五十个人不幸淹死。尽管瑞典人抱怨说他们请来的荷兰设计师缺乏经验,但谁都知道这桩豆腐渣工程主要还得要归咎于圣上的瞎指挥。所以虽然锦衣卫也装模作样地抓了些人来问口供,但最后居然无人获罪。

从此,这条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战舰,便一直静静地躺在斯德哥尔摩海底的淤泥里,可是捣蛋鬼们总是不肯让它老人家清闲。倒霉的“瓦萨”就沉没在王宫对面,高高的桅杆伸出水面,搞得大家天天都可以看见它。国王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便下令锯掉了“瓦萨”号上伸出水面的桅杆。1663-64年间,有好事之徒找到沉船,从船上打捞出了53门青铜大炮,随后又任由它沉寂了近三百年。到1960年,瑞典政府大费周章将沉船打捞出海,又用了近二十年时间将其修复,并建立了一座博物馆专门保存这条古老的战舰,从此这里便成为斯德哥尔摩最负盛名的景点之一。

“瓦萨”号的战舰生涯,成为历史上最具喜剧色彩的故事之一。然而造化弄人,三百多年后,当年遍布四海的如林桅樯都已化作朽木灰土,偏偏这条留下天大笑话的“瓦萨”却完整地保留了下来,成为十七世纪古帆船唯一的代表——如果古斯塔夫国王泉下有知,心中应当是别有一番滋味吧?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江上苇 编辑:石立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