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人碑:千金之裘千金子 裘皮大衣的历史
2010年02月02日 14:30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党人碑供稿)

《诗经·小雅·都人士》中曰:“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所谓“都”,清人马瑞辰在其《毛诗传笺通释》中解释为“美色谓之都,美德亦谓之都。都人或都人士者,秀外慧中之美人也。”①在春秋时代,能穿狐裘的“都人士”,觉非一般人物。暂且不论其是否真的能做到“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只其这件狐裘的价值,就足以说明其高贵的身份了。

衣裘的种类不同,标志着身份地位等级的差异。《白虎通“衣裳》曰:“天子狐白,诸侯狐黄,大夫苍,士羔裘。”由此可见,上文中那位身穿黄色狐裘的是一位诸侯。天子、诸侯的裘,一般使用全裘而不加袖饰,下卿、大夫则以豹皮饰作袖端。古人所穿的裘衣,毛朝外穿,而在裘外另加罩衣(裼衣)。并以此区别天子、诸侯、卿大夫的等级。在《礼记“玉藻》中详细罗列了这一制度:“君衣狐白裘,锦衣以裼之。君之右虎裘,厥左狼裘,士不衣狐白。君子狐青裘豹褎,玄绢衣以裼之。麛裘青豻褎,绞衣以裼之。羔裘豹饰,缁衣以裼之。狐裘,黄衣以裼之。锦衣狐裘,诸侯之服也。犬羊之裘不裼,不文饰也,不裼。”天子白狐裘的裼衣用锦,诸侯、卿大夫上朝时要再穿朝服。士以下的平民不能穿高级裘衣,只能身穿羊毛和狗毛的裘衣,更不能在外面罩上裼衣。

裘衣的历史无疑是最为悠久的,我们的祖先最早用来御寒的衣服就是兽皮,没有丝麻衣物之前,古人便以兽皮为衣,草索为带,使用兽皮做衣的历史已有几十万年了。上古时代的裘衣,一般都是革为里,毛在外。甲骨文与金文的裘,便是取裘毛四散纷披之象。《说文》亦云:“裘,皮衣也”。段玉裁的注解更解释出“裘之制,毛在外”。裘衣的穿着,在春秋战国时代也十分普遍。晏子出使晋国,魏文侯出游,都曾见到身穿裘衣的路人。②在各国国君的库房中也存储了大量的裘衣,作为赏赐之物。在齐景公的内库中,裘衣甚至堆积到腐朽,足见其数量的众多。③

裘衣的种类,在先秦文献中已有羊、狐、虎、豹、狼、鹿、黑貂(紫貂)等毛皮做裘服或衣饰的记载。其中狐羊两类,最为常见。根据毛色,狐裘有狐白、狐青、狐黄和狐苍等品种。羊则有羊羔裘和牂羊裘的分别。汉代以来,见于记载的毛皮名目日益增多,如獭、猫、狸子、獐、鹿等。羊裘有珍珠茂、黑紫羔、青种羊、骨重羊、黑种羊和白种羊等特色品种。狐裘有火狐、沙狐、草狐、青白狐、玄狐等品名。貂皮和各种鼠皮的重要性逐渐增加。貂裘有银貂、丰貂(长毛貂)、金貂、青獭等名目。鼠裘有银鼠、黄鼠、灰鼠、深灰鼠和青鼠等。古籍中“鼠”的涵盖面较为宽泛,常可以指称鼬科动物。在以上诸多品种中,最为名贵的就是狐裘了,而胡裘之中则以狐白之裘价值最高。所谓“千镒之裘,非一狐之白也。”④“狐白之裘温且轻”⑤,这种由许多狐狸身上的白色腋毛制成的裘衣,因为其外观华丽、穿着舒适、御寒挡风和所求甚难而成为了裘衣之最。它的御寒性能无疑是绝佳的。齐景公时,临淄曾经下了一场连续三天的大雪,大家都觉得冷得不能过,而身穿狐白之裘的齐景公却一点不觉得寒冷,还很轻松地调笑道:“怪哉!雨雪三日而天不寒!”⑥这种狐白之裘,一般只有国君才能穿着,而平常人除非是国君的亲近勋臣,也很难得到。关于这种难得的狐白之裘,还有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故事。

战国时代齐国的孟尝君田文,与魏国信陵君魏无忌、楚国春申君黄歇、赵国平原君赵胜并称“战国四公子”。孟尝君为齐相数十年,门下宾客三千,以急公好义,甚有贤名而名动天下。连秦国的国君秦昭王都为之钦佩,两次派人请他出山。甚至不惜以国相许之。齐愍王二十五年(公元前299年),孟尝君终于来到秦国,秦昭王即以孟尝君为秦相。秦国的群臣中有人向秦昭王谏言说:“孟尝君贤能,但他却是齐王的同宗,虽然现在做了我们秦国的国相,但必定还是处处是为齐国的利益打算,而后才会考虑到秦国的利益。如果这样,咱们秦国可就危险了。”秦昭王觉得有道理,就罢免了孟尝君的国相,还把他囚禁起来,准备随后将孟尝君杀掉以绝后患。孟尝君知道这一消息后,便派人去见秦昭王的宠姬请求她在秦昭王身边吹吹枕边风儿,拉自己一把。那个宠姬就开出条件,说想要孟尝君的那件狐白之裘。可孟尝君初来秦国之时,已经把这件价值千金,天下无双的狐白之裘,作为见面礼献给了秦昭王。情急之下,再也不可能搞到一件一模一样的狐白之裘了。孟尝君为这件事发了愁,他知道如果不能早点搞到一件狐白之裘,他的项上人头随时都可能被秦昭王取走。他问遍了随同的门客,谁也想不出办法。此时,门下一位平日被人看不起的只会披狗皮钻狗洞偷东西的门客却站出来说:“臣能得狐白之裘。”当夜,此人便披上狗皮,钻入狗洞,潜入了秦宫中的仓库,取回了孟尝君献给秦昭王的了那件狐白之裘。第二天,孟尝君派人将其就献给了秦昭王的这位宠姬。宠姬得到后,便在秦昭王耳边大吹枕边风,猛灌迷魂药,替孟尝君说情,搞得老家伙迷三倒四,将孟尝君随即开释。走出牢狱的孟尝君顿时如游鱼入海,立即乘快车逃离咸阳,更换了出境证件,改变了姓名逃出城关。等到秦昭王在温柔乡里醒来,派人疾追到秦国边境时,孟尝君的门客已经用口技模仿破晓的鸡鸣赚开函谷关,胜利大逃亡了。这就是成语“鸡鸣狗盗”的来历。一件狐白之裘,改变了孟尝君的命运,也改变了齐国和秦国的命运。⑦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党人碑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