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诱惑:从“抹胸”到“肚兜”的传奇之五
2009年12月23日 14:22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党人碑供稿)

女人的肚兜只属于一个男人,这后面隐藏着女人一生的圣洁,也隐藏着女人的神秘。当第一个男人掀开她的肚兜时,可想而知,她是怎样的心动,就像蒸笼里的包子,所有的都熟了,掀开的是扑面的热情和香气。没人能在这种情形下无动于衷,没人能扼制住蠢蠢的欲望,所以不要轻易去掀,掀开了,就意味着春光外泄,即使再盖上,也已不是以前的肚兜了。女人将以此视为她一生的壮举,她将以怦然的心动,告诉对方一世的归属。而当她芳心有属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会像她那大红的肚兜一样,红得灿烂,红得妖娆,红得妩媚。唢呐滴滴嗒嗒地吹起来了,盖头端端正正地盖上去了,女孩的心忐忑不安地闹起来了,花轿前呼后拥地抬起来了,爆竹劈哩啪啦地响起来了,赞礼(如今称“司仪”)的嗓子亮起来了……终于,一切都沉寂下来。月亮坐在树梢上掩着嘴偷偷地笑,星星用浮云羞涩地遮了脸,喜鹊在窗边好奇地望着。洞房里,一对红烛热情地燃烧着。氤氲的月光下,桌上合卺的酒杯还留着淡淡的余香。大红的袄子轻轻褪去,新娘子羞涩的脸蛋儿红得就像胸前的那块大红肚兜。她白皙而富有弹性的胴体,毫不保留地舒展开来,就像一坛在地下深埋了十八年的“女儿红”,一开坛便是酒香四溢,令黑夜震撼,令黑夜沉寂,更令黑夜中她所心属的男人,燃烧起火一般的激情。大红的珠帘,挡住了那旖旎春光。大红的肚兜,映衬着床边那交叠的身影……

小小的一个肚兜,写尽了女儿的柔情,女儿的妩媚,女儿的芬芳,更写就了女儿的聪颖。看似简单的肚兜,在成衣创造上,却是极富艺术创造力。它的装饰手法分别有绣、镶、贴、补、嵌等多种技法。单在手工针法上就讲究不皱、不松、不紧、不裂。追求外观的平服、顺直、薄松、轻软。在内衣制作上强调局部缀饰的魅力,例如:胸部的吊带与衣片的连接部位,用不同的盘花图案扣来装饰,使之奇巧动人,有的盘扣还镶有金银丝线,显得精美绝伦。在内衣的刺绣方面,强调能、巧、妙、神的艺术原则。针法上有平针绣、绕针绣,编针绣等,尤其是定针绣大胆地在纹样上用钉针、盘针、连物、堆绫、缉珠、贴布等方法在内衣上作二度装饰,极大地丰富了中国古代女子内衣的装饰语汇。仅贴布种类又有贴羽、贴绒、贴毛发等不同的处理;在色彩经营上,则善用“浓烈煽情的对比法”和“温情含蓄的调和法”来彰显女儿的美丽。大胆地使用红与绿,蓝与黄的强烈反差,来营造一种对比力度,再用黑白,金银的间隔安插起到丰富的效果。在色彩安排的位置上也各不相同,有居中式、角隅式、散点式、满地式等,产生强烈的色差对比,表现一种火一般的妖娆之美。与此相反,还有一种温情含蓄的调和法。以相似、近似,或同一的色彩配置,经过不同的色彩面积和方位的安排,产生温情而含蓄,雅致而恬美的装饰效果;在图案营造上,其题材更是丰富多彩。山水、花鸟、云气、吉祥物、神仙、神话故事、戏曲人物、生活人物等各类素材与元素,都被纵情宣染在小小的方寸之间。中国传统文化中主张的天、地、人同源同根,平等和谐的文化观念,也通过小小肚兜,在身体上展露出极富个性的美学思想。在内衣平台上,无论是对自然景态外在美的描摹,还是对物象寓意寄托及蕴意表述,都显得那样的和谐圆润。各式各样、形神兼备的中国传统吉祥纹样,都美得令人沉醉其间;在造型理念上,肚兜还强调“以人为本”的设计理念,在方寸之间通过巧妙分割来塑形修身。在款式结构的经营中,注重平面形态的不同分割与布局。在奇巧的方寸分割中,体现独到的创意理念,达到平中出奇、平中出神、平中生韵。使之既具有合乎人体装束的自然属性,又与习俗礼仪的社会属性相适应。

但是,任何时尚都不可能一成不变。再好的东西,也不可能一直流行下去,不然它也就不能称之为“流行”与“时尚”了。再好的东西,也不可能一直流行下去,不然它也就不能称之为“流行”与“时尚”了。肚兜的命运也是如此,在大红大紫了数百年之后,它终于被压在了老奶奶的箱子底儿。当欧风东渐,西化的脚步铿锵有力地踏击在中国的青石板桥、泥泞土路、和街头巷尾的时候,法国人在1904年发明出来的胸罩,毫不留情地革了中国肚兜的命。随着西式内衣的大众普及,肚兜也就成为了谁都不会注意的“土包子”,甚至差点成为了博物馆中代表古老文化的永久文物。

然而造化弄人,当《卧虎藏龙》的女主角章子怡,穿上由奥斯卡“最佳美术指导”叶锦添设计的肚兜,出席2001美国MTV电影大奖颁奖典礼的时候,小小的一件肚兜竟然让时尚界轰动了!谁料当年土得掉渣的肚兜,因为章子怡的一穿,顿时犹如一夜春风,让如今的“新新都市女孩”们把它化作她们最为垂青的时髦装扮,盛开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乃至巴黎——这样的欧美时尚之都。在“我奶奶”的“红高粱”时代,大红肚兜是乡村小妞们的典型妆束。然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进入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经过时装家们的精心打造,肚兜——这种古老的民俗服装,如今竟然又大行其道,赫然惊艳于夏日都市街头,重新焕发出独特的魅力。不知是今天的美女成就了肚兜的鸳梦重温,还是肚兜成就了今天美女们的廊桥春梦。但的确是今天的新女性们,让肚兜从台下走上了台面,让内衣成为了外衣。绚丽的颜色加上抽象的形式,肚兜一跃从旧文化的代表,升华成了新文化的先峰。无论如何变化,有一点不变的肚兜代表了东方女性特有的性感。

肚兜,以神秘的东方风韵和醇厚的东方文化为基础,巧借“内衣外穿”的欧风美雨,成为了近年来夏季时装中清凉养眼的亮点。女孩子们耳熟能详的ONLY、Lee、Ein、欣蝶儿等品牌,都竞相推出了各式各样的肚兜,来迎合这种时尚。有这么多国际名牌的大肆追捧,爱美的女孩子们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一惹眼装束的。冰雪聪颖的都市女孩,以灵动的想像力和天然的审美趣味,把传统风韵的肚兜,与一条飘逸的黑色麻纱长裤、精巧别致的绣花鞋,重新诠释一种古典的浪漫。或者干脆将其与桀骜不驯的牛仔裤或七分裤相搭配,再登上一双怪模怪样的厚底鞋,在看似矛盾的搭配中,东方和西方两种美的元素奇妙融合。在古典和现代的碰撞中,产生出了极其抢眼的视觉效果。现代与传统,禁忌与开放,越矛盾,越冲突,越流行。

女性的柔软、妩媚,光滑白皙的肌肤,凸凹流畅的曲线,都被这暗藏了几千年古典文化的小小肚兜,体现得完美尽致。轻柔的透明软纱面料,让女性的肌肤更显细嫩光滑。细细的吊带,赋予女性颈部和背部更多性感。精美的电脑刺绣花朵,让女人在欲望之外,显出浪漫风姿。小小的肚兜,几根细细的系带,让如今的女孩子们仿佛也沾上了古典闺秀的娇艳缠绵。而男人们,则惊艳于时尚女孩们白嫩的前肩后背时,被一种窥视禁区的冲击“撞了一下腰”。

詹姆斯·莱佛(JamesLaver)在《品味时尚(InTasteandFashion)》有一段著名的“莱佛定律”,既幽默又睿智,一针见血地揭开了时尚的漂亮面具,赤裸其真实本质。他说:“穿先进十年的服饰:猥亵;穿先进五年的服饰:无耻;穿先进一年的服饰:大胆;穿时下流行的服饰:漂亮;穿一年前流行的服饰:邋遢;穿十年前流行的服饰:丑陋;穿二十年前流行的服饰:滑稽;穿三十年前流行的服饰:好玩;穿五十年前流行的服饰:古怪;穿七十年前流行的服饰:妩媚;穿一百年前流行的服饰:浪漫;穿一百五十年前流行的服饰:绝妙!”文明的发展有时真像扑克牌游戏,拼来拼去就那么几张牌,只是每次拼出来的结果不同而已。

从抹胸到肚兜,从杨贵妃到章子怡,从大唐长安的长生殿到法国巴黎的T型台,一部饱含了香艳柔情的文化史呈现在我们面前。在美丽的大比拼中,不经意间折射出社会与文化,经济与政治,时尚与流行,一道道绚烂多彩的光芒。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党人碑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