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盛的大唐王朝 首都长安人口高达一百万
2009年12月03日 13:48 凤凰网历史专稿 】 【打印共有评论0

(凤凰网历史频道专栏作者党人碑供稿)

原标题:霓裳羽衣的盛唐绮梦1

所谓“曲江”,乃是大唐国都长安最为繁华,也是最负盛名的公共园林风景旅游区,在长安城东南一隅,半在城内,约占两坊之地;半在城外,曲折向南延伸。这里地处凤栖原头的低洼地带,因积水成池,池岸“其水曲折,有似广陵之江”,故名曲江。

曲江池作为长安附近最著名的风景区,其形成历史非常悠久。在秦朝的时,此地因池岸曲折,水如长洲,故而名为“隑州”,是秦朝宫廷禁苑——宜春苑的一部分。西汉时,划为宜春下苑,亦称“曲洲”,汉武帝曾多次来此游赏。但随着东汉建都洛阳,曲江日见荒凉。到了隋朝兴建大兴城时,总工程师宇文恺(时任营新都副监)因为这里的地处一隅,地势过高,不方便成为坊巷,便因利制变,开凿为池,经疏凿美化,辟为都城近郊的风景区。又因为每当盛夏时节,这里的水面上荷花盛开,如锦如缎,故而隋文帝将此地改称“芙蓉园”。

但隋朝国祚短暂,大兴城建成不久就随着朝代的更替而易主了。唐王朝的都城长安城,大体上沿袭了隋代的大兴城,在新主人的手中,长安城发展成为一座卓立于世界的国际大都市。作为世界著名的大都会和中西文化交流的中心,唐代的长安是一个人口稠密、五方杂错的城市,外郭城中110个坊和两市的长住与流动人口达到一百万。当唐朝的国力逐步强盛时,曲江也日见繁华,在水边的岸上增修了许多华丽的建筑,有供皇家专用的行宫,也有朝廷各机构为本部门修建的亭台,如尚书省亭子、宗正寺亭子等。曲江池以水面景色为主,池中碧波荡漾,加之周围盛植柳杏花卉,附近地形曲折起伏,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宛如一幅烟水明媚的风景画。尤其人夏之后,曲江池菰蒲青翠,柳阴四合,碧波红蕖,相映成趣。这样的美妙风景,自然引人入胜,不但是市井百姓为之神往,就是大唐天子也爱屋及乌。唐玄宗开元年间,风流天子李隆基为了方便自己前往曲江游览,下令修建了御用的夹城。一道红墙,由大明宫经兴庆宫到曲江,皇上在夹城里面行走,神不知鬼不觉,省着无良粉丝追捧我们的帅哥天子。为了这道夹城,长安城东城墙新增加了一个便门,便门位于曲江之北,名叫新开门,是通往曲江的夹城的出口。即便如此,唐玄宗犹觉不足,仍然大兴土木,对曲江进行大规模扩建,开凿黄渠,从南山引水注入池内,使池面扩展到约70万平方米。经过这番拆迁改造,曲江之畔,南有紫云楼、芙蓉苑,西有杏园、慈恩寺、曲江亭……两岸宫殿连绵,楼阁起伏,菰蒲葱翠,垂柳如烟,景色绮丽如画。正如唐代诗人卢纶在《曲江春望》诗中的描绘:“菖蒲翻叶柳交枝,暗上莲舟鸟不知。更到无花最深处,玉楼金殿影参差。翠黛红妆画蠲中,共惊云色带微风。箫管曲和吹未尽,花南水北雨蒙蒙。”曲江的美丽,的确很难用言辞来描绘了。

盛唐时的曲江池并不是皇家的禁苑,而是公共的园林游览区,不但天子皇妃、达官显贵能来,就是一般的平民百姓也能在此一览风景、放松身心。故而,这里一年四季游人络绎不绝,尤以中和(二月一日)、上巳(三月三日)、和重阳(九月九日)三节为最。特别是每年的三月三上巳节,这一古老节日,表现出更多彩的形式和更深刻的内容,几乎就是长安的狂欢节,正如唐人诗中所描述的:“丽日属元巳,年芳具在斯。开花巳匝树,流嘤复满枝。洛阳繁华子,长安轻薄儿。东出千金堰,西临雁惊坡。游丝映空转,高扬拂地重。”(沈休文《三月三日率尔成篇》),“帝京元巳足繁华,细管清弦七贵家。此日风光谁不共,纷纷皆是掖垣花。”(杨凝《上巳》)特别是曲江岸边,几乎成了人的海洋。长安城里,上至君王将相,下至平民百性,纷纷在曲江一带游玩,游人众多,热闹非凡。天宝年间的集贤院学士崔国辅,曾写过一首应制诗《奉和圣制上巳祓禊应制》来描绘当时玄宗出行的情景:“元巳秦中节,吾君灞上游。鸣銮通禁苑,别馆绕芳洲。鹓鹭千官列,鱼龙百戏浮。逸诗何足对,作掩东南。”君王出游如此,权臣的出行亦不逊色。杜甫著名的咏上巳诗《丽人行》,就形象生动地反映了杨贵妃家族杨氏兄妹气焰熏天的春游场面:“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黄门飞鞍不动尘,御厨络绎送八珍,箫管哀吟感鬼神,宾从杂遝实要津。后来鞍马何逡巡,当轩下马立锦茵……炙手可热势绝伦,慎莫近前丞相嗔!”。相对于王侯将相们骄奢侈靡的游春活动,我们再来看看平民百姓的游春。白居易《和春深二十首之十五》云:“何处春深好,春深上巳家。兰亭席上酒,曲洛岸边花。弄水游童棹,湔裾小妇车。齐桡争渡处,一匹锦标斜。”除此之外,三月三的曲江之会吸引人的原因,还在于一项文化内涵更为丰富的活动,这就是新科进士的庆祝宴会——曲江大会。在通常的情况下,进士及第即意味着进入了封建国家的领导阶层,这在人生路上是十分重要的一步,许多宰相、省寺高级官吏都是从进士中提拔起来的。正因为如此,曲江宴之日,为一睹新科进士风采,雕鞍宝马,钿车珠幕,京城公卿之家倾城出动,更希望能借此机会,为自己的深闺爱女挑选未来的东床快婿。又由于宴会前数日“行市骈阗于江头”,曲江畔又成为了一个熙熙攘攘的节日大市场,以至于偌大的长安城几于半空,曲江风景区内“车马填塞,莫可殚述”(《唐摭言》)。唐代新科进士正式放榜之日,恰好就在上巳之前。古老雅致的节日、美丽的曲江风景、志得意满的新科进士,相得益彰,使长安的上巳节更加热闹非凡。反过来,也正是曲江进士宴,更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曲江之畔的春游活动更加热闹非凡。曲江的游览情况,开元年间(公元713~741年)的史官韦述在其《两京新记》中论及乐游原的游历时说:“其地四望宽敞,每三月上巳、九月重阳,士女游戏,就此祓禊登高,幄幕云布,车马填塞,绮罗耀日,馨香满路。朝士词人赋诗,翌日传于京师。”乾宁年间康軿的《剧谈录》卷下记载曲江游览的情况云:“都人游翫,盛于中和、上巳之节,绿幄翠帱,匝于堤岸,鲜车健马,比肩击毂。”而刘驾的《上巳日》描写了曲江三月寻春的人流络绎于道,乃至城内遍觅不得的人都可以在这里相遇的情景:“上巳曲江滨,喧于市朝路。相寻不见者,此地皆相遇。”

也正是如此,才使得曲江之畔,聚集了长安最有名和最美丽的女人们。“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倒也真是曲江畔的写照了。此时正值阳光明媚,百花盛开,和风微拂,水波荡漾,草木青翠,足以赏心悦目。但更让人赏心悦目的还是长安的女人们。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党人碑 编辑:刘嵩
凤凰历史
热点图片热点视频
博客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