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曾是军神手下一猛将 皮德沛和平解放开县

2012年06月21日 04:14
来源:重庆晨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曾是军神手下一猛将 皮德沛和平解放开县

祁美武从一个超市购物袋里掏出他这几年来攒下的史料:《元帅刘伯承》、《中国共产党重庆地方简史》、《开县人文》、《解放开县》,一样一样地放在我桌上,他说:“我从开县上来,住在女儿家,在晨报上读了‘城与人’专栏你写的抗战空军后代黄庆林的遭遇,我觉得很像我一个远房外公的情况,他曾经是刘伯承的手下。”

曾当过队长和村主任的祁美武来重庆女儿家小住时,喜欢到南坪新华书店看书,有一次翻到一本同乡刘伯承元帅的传记,看到“泸顺起义”一节刘伯承手下有一路指挥叫皮光泽,经他多次研究,发现这个皮光泽就是小时候队上乡亲们喊的那个爪爪儿(右手残废)“皮师长皮德沛”。

将军

开县诗联学会主席张昌畴先生在其2005年由远方出版社出版的《开县人文》一书中,勾画了皮师长最早的身影:生于1897的皮光泽,又名皮德沛,还有一个名字叫皮和,开县汉丰镇人。祖辈在汉丰镇东街开有药号。18岁那年,父母包办他与开县举人戴海珊的侄女结婚,光泽不从,新婚洞房之夜,逃到万县读书,誓不回家。后参加川军,追随刘伯承,由排长、连长升至营长、团长,驻守泸州。

1926年,他29岁,在泸州参加了刘伯承将军指挥的“泸顺起义”。这场泸州人叫“泸顺起义”,而南充(古称顺庆)人称之为“顺泸起义”的武装起义,创下两个第一:中国共产党在四川军阀中发动的第一次大起义,也是刘伯承入党后进行的第一次起义,在元帅的军事生涯中相当重要,而皮光泽则是刘伯承手下一路猛将。当年泸顺起义共七路大军,在今天泸顺起义纪念馆“泸顺起义军序列表”展板上,皮光泽任第六路司令。

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赵建国所著《元帅刘伯承》一书,人物语言都是直接引语,第六路司令皮光泽相当生动:

“第6路皮光泽部,防守龙透关侧突部分,直抵龙透关城墙脚下,阻敌从陆路进攻。刘伯承特别叮嘱皮光泽:‘龙透关是通往城内的唯一陆地通道。地势险峻,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你一定要守住’皮光泽拍着胸脯走了”。

龙透关一役和“泸顺起义”最后的结局,张昌畴先生这样写道:

“刘伯承亲临前线,与皮光泽一起指挥战斗。敌军先后20多次前来攻关,每次都遭到起义军的英勇抗击,溃败而逃。4月下旬,敌军组织2000多人的“敢死队”猛攻龙透关,想打开泸州大门,均未能得逞。这时泸州四面被围,已是一座孤城。刘湘以5万元巨款悬赏通缉刘伯承,在泸州城的共产党员和左派人士,劝刘伯承先行出走。5月16日,刘伯承偕参谋长韩百城、参谋周围金等,经皮光泽命令部下打开城门,送刘伯承从龙透关脱出敌人的包围圈。”

川军将军皮光泽则逃往贵州成了黔军。1926年9月成为广东革命政府任命的国民革命军第25军第四师师长,驻守独山,跟他平级的驻守桐梓的第一师师长,就是后来的贵州省主席、黔系大军阀王家烈。现在网上退冰楼主200多页的《贵州陆军沿革实录》中,皮德沛的名字出现达50多次,而且都是和一系列恶战相连。如“王家烈调副师长皮德沛、吴光泉等围攻铜仁月余不下,皮德沛师阵亡团长丁鄂生以下500余人。”

皮德沛后来在黔军中受到排挤,又转投湘西军阀陈渠珍成为湘军。这时,他碰到了红军。据《贺龙年谱》记载,1934年贺龙38岁那年,陈渠珍在凤凰成立“剿匪”四路纵队,皮德沛为第四纵队司令,试图阻击红军,据《湘西州志》记载,皮德沛纵队最后被萧克、王震击溃。

后来,作为抗日军人,皮德沛参加过1938年的徐州会战和1944年的独山之战,身上多处负伤,和友军一起,阻住了日寇进攻,在“保卫大重庆”中立下战功,受到中央政府的嘉奖。被国民政府授予少将军衔。

归田

1945年抗战胜利后,皮德沛因非嫡系,又是刘伯承老乡和部下之故,受到排挤,削去实权。一气之下,皮德沛1946年秋,带着一家老小五口,从贵州回到开县,1948年11月,任开县自卫常备团团长,管辖开县4个营12个连,拥有官兵1480多人。1949年11月,皮光泽任开县自卫队总队副总队长,在地下党的策反下,宣布起义,使开县和平解放。

祁美武读过一本《开县地下党斗争史》,记得上面有记载皮师长因对和平解放开县有功,当时还在大会上讲话维持秩序,后来就被抓进去关了7年,他说:“现在我都有一个疑问,有功之臣,啷个就整进去了呢?

1950年,两名公安便衣将皮师长从家中带走,1951年因匪特罪被开县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1955年改判有期徒刑17年,1957年假释出狱。祁美武说:“他出来就后投奔他的老部下魏英,后来魏英家住不了,就搬到魏家祠堂去住,这个祠堂现在都在。”

皮师长当时靠发蘑菇和做复写纸为生,祁美武说:“他当时就做得来这些,别个当师长的人,啥子不会嘛!”他住的地方叫桥湾,河沟边一个茅草棚,周围都是石头,当时都是捡方子(棺材)烧,当时挖坟多。皮师长还搞嫁接,“他种瓜,一篼南瓜三根苗。瓜结得黄金金一个个的,比一般的结得多,但瓜不大,肥不够,当时没得肥。”

河沟对面不远处有个皇陵小学,学生娃娃看见皮师长,就喊他“劳改队”。祁美武回忆道:“皮师长就说,小同学,你们不要叫我劳改队,我是劳改者,‘劳改队’是一个组织,我只是一个人。”

据队上的余定国说,余华中当时把皮师长的一个大南瓜背起就跑,拿回去过生日,余华中后来考起了重庆河运校,一直记得皮师长笑眯眯地给他们纠正“劳改队”这种量词用错了的事情。

队上的明昌顺当时十六七岁,现在70多岁了。他回忆皮师长曾对队上的谢成林说:当时刘湘出10万要刘伯承的脑壳,是我把他留在我屋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才走的。

坐化

1960年,皮师长从桥沟边的茅草房搬到公共食堂皮家院子地坝外面的仓房,旁边是个茅坑,臭得很。他帮队上做菌儿,放鸭子,右手是爪起的,戴个烂草帽。手是打日本时伤的,队上的人还听他女儿说,他原来还有三块弹片,夹在肋骨里,是苏联人取出来的,大家不相信那阵还有苏联人。

1959年皮师长找东华场上的王学富给刘伯承写过信,王学富在他入狱时,收留过他大女儿皮佑森。在信中,他说出狱后生活很困难,后来几年刘伯承来信问过皮师长,但这时他已死了。祁美武强调:“这个不确定,因为收信的人已死了,当时信也没送给他家。”

队上的明昌顺看见,死之前,皮师长喂了一个小狗儿,拴在绳子上,1960年大家都饿得不行了,他想打狗儿来吃,就扯过来,用棒棒敲,打了几下,都敲不死,不是狗儿命大,是他饿得手都没得力气了。

皮师长是1960年吃公共食堂时饿死的,63岁。他被放出来后,就跟大女儿和二女儿住在一起,小女儿在他入狱后,流落四乡,不知去向。祁美武说:“当时我的老亲娘(丈母娘)谢成桂,她是炊事员,往天,是她大女儿皮佑森来端饭,他一般不来端。说是饭,也不过二三两米,汤汤水水的,也不成饭。这天,皮佑森到一公里外挑水库去了,没人来端饭,我老亲娘就对皮师长堂兄皮德才的老婆说,三婶,看你大哥啷个不来端饭哟,你去看一下呢。她去一看,皮师长坐起的,戴个烂草帽,已喊不答应了。”

队上的人都记得皮师长1米7以上,长得威武,祁美武最后总结发言:“皮师长到死也是军人气魄,坐在板凳上,腰杆硬撑起,虎死不落相,马死不倒桩。”

文/重庆晨报记者 马拉

图/祁美武

▲“泸顺起义”皮光泽据守的泸州龙透关

1920年3月四川督军兼省长熊克武警卫团合影,前排左4为刘伯承,前排右2疑为皮光泽

祁美武近照

看更多马拉专栏请扫描该魔扣。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