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臧否“那桐现象”

2011年07月30日 07:01
来源:解放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陆其国

那桐系晚清政坛重臣。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相继死后,袁世凯于被清廷罢黜回老家,继任袁身后留下的军机处位置的,就是东阁大学士那桐。当年八国联军侵犯北京,慈禧西逃,留京充任大臣议和的除了奕、李鸿章,那桐也在其中。晚清十多年间,那桐先后担任要职,是清廷重要决策者之一。在那桐的官宦生涯中,最让人称道,当数他亲手处理的两起涉及民生的事。

第一件事是判决王维勤案。王维勤时任河北永平府抚宁县知县。史料记载,王知县“横(行)于乡”,因与一个李姓者有过节,便趁义和团起事,局势混乱之际,“王(维勤)率其二子及所带拳团歼李家十余口并有其资产”。因见李的两个媳妇 “明慧有姿首 (色),王(维勤)欲留以为媳,(命)仅得免,乘隙逃入京”。那桐时任外务部尚书兼步军统领,司职工巡局事务,类似现公安部门的职能。两个可怜的女人失魂落魄逃入京城后,当即向京都察院衙门报案告状。那桐得报后,迅速出手,逮捕了王知县及其二子,刑部也马上进入司法程序,多方调查,查明案情。随后按律定拟,予以判决:王维勤凌迟处死,为父作伥的二子斩首。据说行刑那天,北京菜市口刑场人头攒动,一些驻京外国使官也赶来看热闹。因场面太过残酷血腥,此刑法遭人诟病,所以王知县后,凌迟案在中国开始被叫停。但不管怎么样,滥用职权、鱼肉乡里、抢夺民妇、强买房产、作恶多端的王知县父子被处死,对河北百姓来说,毕竟是大快人心的事。 《那桐日记》记载:“今日永平府五县共千余村公送万民伞一柄、旗两面、匾额三面、万民衣一件、铜镜水盘各一件,额曰:除暴安良、电析沉冤、群黎感德;伞为:万民感德;旗为:公正廉明、恩感东乡”。只为那桐处理“王维勤一案感人深也”。

第二件事是宣统元年 (1909),那桐在署理直隶总督时,组织人力兴修杨村及北运河一带水利工程,此举既疏解了水患,又益于水利灌溉。期间他还上奏筹款,并捐款为凤河修建了一座桥梁,极大地方便了当地百姓的出行。为此,当地百姓特地派代表赴京向那桐致谢。就这两件事,那桐执政为民的形象,可谓跃然纸上。

不过且慢。以上只是那桐为官的一个方面,他还有另一面,那分明就是一个贪赃枉法、侵吞财富的不义之徒。最能彰显那桐这方面“业绩”的,莫过于其在光绪二十二年(1896)晋升为户部银库郎中时的所作所为。那是一个掌管国库的美差,正是在这个要职上,那桐的财富开始迅速膨胀。而给了他这种机会的,正是国库管理的混乱和漏洞。他除了担任银库郎中外,还不时参与修建工程估价、监督工程质量,以及开设银元局等工作,他当然不会把自己在此期间受贿纳贿写进日记,但却记载了在京城购置两处当铺的内容。清代官员有钱即购当铺,因为开当铺税收少,获利丰厚。除此之外,那桐还购置了金鱼胡同一处豪宅,即“那家花园”。后来又在天津德国租界买了豪宅。这还不计算那桐向荣禄、奕等清廷大员的大量行贿。户部银库郎中年俸约六七千两白银,除去大家庭的日常支出,所余有限,而那桐购置两座当铺就得花十二万五千两,加上“那家花园”等,他的巨额资产来源不明是明摆着的事实。摄政王载沣的胞弟载涛在回忆录中也说 “那桐平日贪得无厌”,“只认得钱”。那年那桐在自家的“那家花园”为其母搞生日庆典,前往送礼者竟有上千人,且个个出手阔绰。这其中有多少银子是干净的呢?晚清大员要员如此贪婪竞奢,加上行贿索贿成风、其政权焉能不被蛀蚀。

讲述上面这些内容,意在揭橥那桐身上的反面品行。同一个人会有全然相悖的做派,这就是本文称之的“那桐现象”。它使我们看到,有些官员固然在其任内为百姓做了一些好事 (暂且不论出于什么动机),但决不能因此掩饰甚至遮盖其曾有的罪错。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固然有失公允;但若文过饰非,以功盖过,也绝非知人论世之道。而对当事官员来说,即使有心救赎自己,毕竟一俊遮不了百丑。

标签:那桐 臧否 任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