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日军集中营:中美两国人民共同抗争
2008年11月15日 10:50周末报 】 【打印
相关标签: [二战]

尽管如此,艾曼生的伤势还是非常严重,事后被放在史密斯所在的狱中简陋医院里治疗。艾曼生看着医生和护士用简单的器械辛苦劳作,来换得一个个生病难友的康复,心生感慨:天下最高尚的职业莫过于医生了,特别是在绝境之中。

此后,艾曼生开始在狱中学医,并和史密斯产生爱情,战后两人结婚,造就了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两人成为了名扬美国的医生和护士。

当年集中营内医院的所在,就是今天潍坊市人民医院北面的一座十字形欧式结构楼房,北楼大门上方刻着“乐道院”三个烫金大字。南楼挂着医院图书室和房产科的牌子,这个当年绝境中救死扶伤与爱情萌动的地方,医护人员依旧来去匆忙。惟一遗憾的是,当年的钟楼已经不复存在。

胜利星期五

记者在潍坊市采访期间,曾先后坐上3个有着10年的士驾龄的司机的车,三个司机都表示未曾听说过这么一个日军集中营。停车在医院门口等客人的赵师傅告诉记者,10多年前这里依然很荒凉,更早些时候周围更是一片坟地,少有人烟,所以一般都不会知道这个集中营的事了。赵师傅将记者载到广文中学北面学校宿舍区时说,这里曾经就是一片玉米地。

在集中营史料陈列馆中保存着一张珍贵的照片,照片取景地就是在记者所处的这块玉米地。照片上晴空万里,一顶顶似花朵般绽放的降落伞在空中排出一个有序的队列。说明文字上注明了拍摄时间:1945年8月17日。

1945年8月17日,星期五。下午的天气依然热不可当,集中营内的老师决定提前停课纳凉。戴爱美那天刚患上腹泻,正躺在医院内一张用三个箱子拼凑成的“床铺”上休息。

之前,集中营里的大人们已经开始交流日本投降的消息。可是,集中营中的日军主管闭口不言,对发问也不肯答复。

忽然,戴爱美隐约听见飞机的嗡嗡声,声音由远而近,小姑娘连忙起身,直扑窗前,见到有一架巨型飞机在集中营上空盘旋,缓缓降低了高度。这时,机身上的美国国旗已经清晰可见了,戴爱美还感觉到飞机里的人在向下面挥手。

眼看着飞机要掠过集中营,银色的腹部呼地裂开,雪白的降落伞摇晃着徐徐下降。戴爱美惊呆了。

而此时的集中营却沸腾了。人们疯狂地奔跑出大门,日军看守呆立在一旁。回过神来的戴爱美立即跑出医院大门,拥挤和吵叫混成一片的人群带着她像潮水一般往外涌,小小的戴爱美觉得自己双脚几乎不用着地了。这时有人举拳向空中挥舞,有的哭泣,咒骂,拥抱,跳跃,还有的将嗓门喊得嘶哑。顺着人浪方向望去,7名全副武装的美军伞兵正站立在玉米地里。

衣衫褴褛、身形枯槁却又如痴如醉的集中营难友们,不顾自己赤着脚,都争相将这7名美军伞兵抬起,扛在肩上,凯旋一般地迈进集中营。

突然,有音乐从集中营外的一座土丘上传来,是《星条旗之歌》,喧闹的集中营顿时安静下来,原来集中营内自组的乐队早有准备。

此时,大家都没注意到,玉米地里还有一个泪流满面的中国人,刚刚用手中相机拍下这历史性一刻的他也激动得不能自已,他就是黄安慰,几年来他一直跟随父亲黄乐德,为集中营内国际友人募集善款而奔走呼号。

<< 前一页123456后一页 >>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