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劫:红卫兵文革中破坏了多少“兽首”?
2009年03月02日 17:09凤凰网历史综合 】 【打印已有评论0
相关标签: [文革]

这些天,为了园明圆的二个“兽首”,许多媒体和国人对法国佳士得展开了一浪高过一浪的愤怒声讨。这种爱国热情无疑是值得赞赏的。然而,有些人却不知道,在十年“文革”中,中国的有无数珍贵文物遭遇灭顶之灾。仅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以北京红卫兵“四大领袖”之一的谭厚兰率领的红卫兵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

在这场举世罕见的浩劫大浩劫中,有不知多少比佳士得拍卖的两个“兽首”贵重多少倍的文物惨遭毁灭或毁坏。下面,是网友Unknown根据相关资料统计的“文革”中被毁灭、毁坏的我国部分文物:

为了园明圆的二个“兽首”,喉舌媒体不遗余力地进行爱国主义宣传,“爱国者”们开展群情激昂所谓的索要。其实只要在网上搜搜,即可知道,在破坏文物方面,英法联军与红卫兵比起,只是小巫见大巫罢了。网上随便搜搜,即有成果。

1966年10月间,中央文革“红人”戚本禹指使北京师范大学红卫兵头领谭厚兰去山东曲阜“造孔家店的反”。11月9日,谭厚兰率领两百余名红卫兵来到曲阜,联合曲阜师范学院红卫兵,发动无产阶级贫下中农贫下中农声讨孔夫子,要砸烂孔坟。他们先请示了戚本禹又了陈伯达,陈伯达批示“孔坟可以挖掉”,于是这里的孔府被封,孔林苍松古柏被伐,坟被扒墓被掘,三孔书籍化纸为灰,无数石碑被砸被拔。

1966年 11月28、29日连续两天,数十万人聚集曲阜,召开“彻底捣毁孔家店大会”。大会向毛泽东去“致敬电”,“汇报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敬爱的毛主席:我们造反了!我们造反了!孔老二的泥胎拉了出来,‘万世师表’的大匾我们摘了下来。……孔老的坟墓被我们铲平了,封建帝王歌功颂德的庙碑被砸碎了,孔庙中的泥胎被偶像被我们捣毁了……”对于这个“致敬电”,毛泽东末予置词。

从1966年11月9日至12月7日,谭厚兰率领红卫兵共毁坏文物6000余件,烧毁古书2700余册,各种字画900多轴,历代石碑1000余座,其中包括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的国宝70余件,珍版书籍1000多册,这声浩劫是全国“破四旧”运动中损失最为惨重的。

由于戚本禹称赞掘孔子坟的谭厚兰他们“造反造得很好”,掘坟风此后迅速刮遍神州大地。除了挖不着的,凡史籍中有记载的古人,差不多都在1966年遭到厄运。

“时髦”的改名浪潮:

为了显示“革命”,破“国旧”开始后,红卫兵在神话神州大地上掀起了改名浪潮。

改名运动早在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时就已经开始了。这天,穿着旧军衣的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女子中学的宋任穷之女宋彬彬把一枚红卫兵袖章给毛泽东载在了左胳膊上。毛泽东问她叫什么名?宋彬彬回答后,毛泽东说:“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说要武嘛。从此,她改名为宋要武。

此后,一些人纷纷效仿,把所谓带明“封、资、修”色彩,带有小资产阶级情调的名字,例如什么“梅、兰、竹、云”、“春、夏、秋、冬”的,或者带有孔孟之道特征的“仁、义、理、智、信”等等,都改为“革命化”的名字,公安局户籍管理部门则以“报则速批“为原则,表示了对这种“革命行动”的支持。

除了改人名外,地名、店铺、公交车站、单位名称,都掀起了改名风潮。在北京,公共汽车站的站牌全被红卫兵涂上了“打碎旧世界,建立新世界,改掉旧站名,建立新站名”的标语。同仁医院被改成工农兵医院,协和医院被改成了反帝医院,东安市场改成东风市场,长安街被改为“东方红大路”,东交民巷改为“反帝路”,西交民巷改为“反修路”,越南民主共和国驻华大使馆所在地“光华路”改为“援越路”。

<< 前一页123456后一页 >>
  已有0位凤凰网友参与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