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1987年大兴安岭特大火灾始末(图)
2008年05月07日 08:23南方网 】 【打印

法庭上,庄学义慷慨陈词,从他作为最早的林区拓荒者讲起,为大兴安岭招聘了一批建设骨干、开辟了公路网……旁听的不少人都潸然泪下。他当年的辩护律师池英花回忆,这辈子她再也没经历过那种场面——“开庭时,居然有群众排了百人的队伍夹道欢迎我们进入法庭。”

大律师张思之先生也是当时的辩护律师,他回忆说:“审判庭是在一个大电影院,人山人海,我的辩护词让大家不断地鼓掌。老百姓最痛恨官员腐败,为庄学义辩护能得到老百姓这样的拥护,不是很能说明案情真相吗?整个审判过程,法庭内外掌声如潮。”

坐在前排的公安局干警王玲因为太激动,正准备鼓掌时,被当场“抓获”押了出去,于是,“鼓掌未遂”一词还成了新鲜名词。

但知情者的无罪证言、律师的精彩辩护,都无法改变庄学义的命运: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成为黑龙江省委处分的11名干部中,唯一一个受到实体刑罚的人。

原大兴安岭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的副庭长李春录告诉记者:“这个案子按法律说确实有问题,但当时是政治因素起作用。为了这个案子,从最高法到省高法都派来了人,上上下下的,我们说了不算……”

被改变的命运

一场大火,庄学义从局长变成了阶下囚。在监狱中,庄学义染上肝炎,还患上了糖尿病,“病情时好时坏”,有期徒刑三年的终审判决出来后,他被保外就医。

在图强无法生活下去的庄学义,无奈之下只能回到出生地——江苏连云港。可是,离家多年,栖身之地早没了,而且,大兴安岭检察院不断派警察来,企图将他重新投入监狱,这让他惶恐异常。“一个保外就医人员,办不下来身份证,又没有钱,就常常在车站过夜……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1990年,妻子金培华生病住院,结果被单位歪曲为陪着庄学义一起躲避警察的抓捕,被单位开除党籍、长期下岗,全家几乎陷入绝境。孩子的成长也受到严重影响。提起孩子,一向开朗、乐观的庄学义哽咽了,金培华也泪流满面。大儿子三十多岁才找到对象,去年结的婚,但是,因为庄学义那时正在黑龙江为自己的冤案奔波,婚礼都没办。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梁昌军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凤凰图片奥运火炬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