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1987年大兴安岭特大火灾始末(图)
2008年05月07日 08:23南方网 】 【打印

突如其来的大火

5月6日,刚从哈尔滨开会回来的庄学义和同事看到图强西方的漠河有些烟,后得知是漠河县(即西林吉林业局,位于图强林业局西二十多公里处)林场起火,出于防火的考虑,庄学义和同事去巡视了自己辖区内的森林,没发现火情。

5月7日,庄学义让手下的人和漠河县方面通电话,要求帮助对方打火:“怎么样?你们能不能顶住?不行,我们派人!”“没事,我们控制住了!”对方很自信。

实际情况是——5月6日,漠河下属的河湾林场、古莲林场起火,经过一夜英勇奋战,至7日上午火势基本被控制住,但明火灭了,剩下的火场并没有得到有效清理。漠河的官员们也忽略了大兴安岭气象台前两天的天气预报:5月7日,大风可达“火险级”,气温将升高到23度!

当晚7点45分,庄学义接到了大兴安岭林业局局长邱兴亚的紧急电话。邱兴亚告诉庄学义,漠河方面电话已经中断,火情可能比较严重,他要求图强派消防车全力支援漠河;腾出空房子,做好接待漠河灾民的准备。接到上级的命令,庄学义和局党委书记迟仁太打了个招呼,说了邱兴亚的两点指示,然后喊上防火办主任,从公安局调了两部消防车,向漠河方向驶去。

车行到“九拐处”(地名)时,庄学义下车远眺,发现漠河方向“红彤彤一片”,大火可能正向图强林业局辖区内的育英林场(位于漠河和图强之间,为图强林业局的辖区,场部所在地为育英镇)扑来。许多亲历者事后描述那场大火,脸上都带着恐怖的表情:八级以上的大风,一团又一团的火焰,高达几十米的火头,树木“噼啪”作响——水分被瞬间烤干,然后“呼”地一下,整座林子开始燃烧。更可怕的是,大火的速度——“风借火势、火助风威,在1000摄氏度以上的高压热流中,以每秒15米的速度肆虐……”

国务院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汇报的材料中这样写道:“5个小时火头推进了100公里,铁路、公路、河流,甚至500米宽的防火隔离带都阻挡不住,一个晚上就烧毁了西林吉(又名漠河县,政企合一)、图强、阿木尔三个林业局所在地和7个林场、4.5个储木场。”

那一晚,8点半左右到达育英镇时,“大火已经吞噬了三分之二的育英镇”,因为庄学义事先电话通知他要来,所以育英林场副场长曾凡金(该林场没有场长,曾凡金主持工作,为育英林场的防火总指挥)在门口焦急地等他。“赶紧用广播通知转移。”庄说。“广播早坏了。”曾回答。

庄学义立即部署曾凡金在街上喊话,同时组织人员,指挥群众向开阔地转移。进林场调度室后,他开始给林业局党委书记迟仁太打电话:漠河的大火已经到了育英,赶紧把图强的男职工组织起来打火(灭火),妇女孩子都疏散到河套去(图强镇附近的河湾)。到门口,看到火太大,庄学义再次操起电话:不要过来打火了,男的也都疏散到河套去!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编辑: 梁昌军
更多新闻
凤凰资讯
凤凰图片奥运火炬传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