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与广东反“偷渡外逃”(组图)
2007年11月21日 15:54《百年潮》杂志 】 【打印
相关标签: [习近平] [习仲勋]

左起:习仲勋、李可染、刘海粟、夏伊乔

在宝安,习仲勋还先后参观了两家来料加工厂,应该说,这是新中国成立后最早的“三来一补”企业,一家是沙头角的塑料花厂,另一家是皇岗的假发厂。习仲勋认为开展来料加工,赚取加工费,既可以增加集体和个人的收入,也可以解决大量的劳动力就业问题,大有可为。

习仲勋这次宝安之行,深入边境农村和边防哨所,与十多位农村党支部书记座谈,耳闻目睹了内地和香港的差距。他在讲话中支持和鼓励宝安干部破除过去“左”的错误思想形成的旧条条框框,教育他们要利用地理优势,尽快把经济搞上去。他明确答复方苞等人:“同意你们提的办法,过去‘文化大革命’搞错的现在都要改正过来。”这句话意味着以前被错误批判的一些政策都要恢复过来,例如过境耕作、过境探亲、小额贸易、侨务政策等。

他强调,制止群众性外逃的根本措施是发展经济,提高群众生活水平,首先要抓好对外经济贸易,发展种养业和多种经营,大力组织沙石和土特产、农副业产品出口,发展社队企业,引进香港同胞和外商投资办厂,搞来料加工。他支持和鼓励宝安的干部:“说办就办,不要等”,“只要能把生产搞上去的,就干,不要先去反他什么主义。他们是资本主义,但有些好的方法我们要学习。”在当时林彪、“四人帮”流毒还没有肃清的情况下,习仲勋讲出这一番话,是很有胆识的。

想方设法,遏制逃港风潮

1978年下半年,广东偷渡外逃来势很猛,按地区说,最严重的是惠阳、汕头、佛山地区以及广州市。最严重的县是宝安、惠阳、惠东。一些过去很少发生偷渡外逃的韶关、肇庆、梅县等地区,也发生不少外逃。偷渡的不仅有农民,而且还有干部、职工及其子女,甚至十几岁的中小学生也结伴偷渡,这一年广州市就有72名十二三岁的学生因偷渡被收容遣送。

这年9月5日,广东省公安厅向省委报告本省偷渡外逃严重的情况。据统计,8月份全省发现偷渡外逃6709人,其中逃出1814人,外逃人数之多,地区之广,是1962年大外逃以后最多的一个月份。吴南生收到报告后,于9月14日作了批转:“仲勋同志:这一报告所反映情况值得注意,故送阅。”

习仲勋和省委对大量群众偷渡外逃极为关注,为了遏制日益严重的偷渡潮,在9月即发出制止偷渡外逃的紧急电报通知,并召开了全省反偷渡外逃座谈会。

然而,尽管各地认真贯彻这次会议精神,专门研究了反偷渡外逃问题,布置落实上述措施,但人心浮动,有的人仍然铤而走险,偷渡外逃风潮犹如脱缰之马,未能得到遏制。为此,广东省委于同年11月下旬,再次召开了有关地、县委负责人参加的紧急会议,并在边防地区组织了一次有近万名干部、民兵和各地驻军配合的反偷渡外逃统一行动,才使12月份的偷渡外逃有较大幅度下降,但还是未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隐患仍然很大。

相关报道:

习近平母亲齐心深情自述:与习仲勋风雨相伴55年

彭丽媛谈习近平过往与家庭生活(图)

习仲勋让毛泽东无比敬佩:比诸葛亮还厉害

习仲勋:在改革开放的历史转折时刻

习仲勋:“杀开血路”倡建特区第一人

图说习仲勋生平

匿名发表 隐藏IP地址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