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2014/3/30 9:09:00


来源:云南信息报

人参与 评论

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三峡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三峡”,但事实却是,20年过去了,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的增加,三峡集团的收入节节攀升,百姓生活中实际收取的电费却远高于当时预算的价格。这里所谓“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就是指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的暗藏在电费之中(每度电7厘至1.5分)的向国民征收的一种特别税——三峡建设基金。

今年是张西川(化名)承接三峡各种工程的第八个年头。不过他决定洗手不干了,因为“三峡没有规矩,投标的环境太差了” 。来自成都的王金平(化名)则告诉记者,三峡招标有个要命的潜规则,就是评标委员会的专家私相授受,毫无监督可言。“三峡内部自己有一个30多人的专家库,每次评标组5-7名委员中都由集团内部派出一人,担任组长的角色,再从专家库里摇出其他几位专家。按规定评标前各位专家身份应该保密,但三峡却会在评标前组织开会,贯彻领导的‘指示’,影响评标结果。在评标时间频频出来与投标人密会、碰头、受贿的场景司空见惯。”王金平表示。

藏在电费中的特别税

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三峡工程,由于其照亮中国的美好愿景被广泛宣传,国家的自然资源,人民的血汗心力,全部为其所用。

当初决定建设三峡工程,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解决的办法就是建立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有媒体估算,从1992年至今,全国人民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三峡是名副其实的“人民的三峡”,但事实却是,20年过去了,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的增加,三峡集团的收入节节攀升,百姓生活中实际收取的电费却远高于当时预算的价格。三峡沦为利益集团的牟利机器。

这里所谓“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就是指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的暗藏在电费之中(每度电3厘至1.5分)的向国民征收的一种特别税——三峡建设基金。而为一个具体的建设项目而向国民征收特别税,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所仅见。1996年,三峡工程直接受益地区和经济发达地区等十六个省、直辖市居民上缴的三峡基金上调为每千瓦时七厘钱;1997年,江苏、浙江、湖北省和上海市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征收标准由当时的每千瓦时7厘提高到1.5分;安徽、湖南、河南、江西省的三峡基金征收标准提高到1.3分,四川省和重庆市加征3厘钱;2002年,湖南、江西、河南三省三峡基金分别调整为每千瓦时0.98分、1.12分、1.24分……

按照政府有关部门的说法,三峡工程建设完工,就将停止征收三峡建设基金。2009年,三峡开发总公司宣布三峡工程完工,并因此改名为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三峡工程的资金投入回报是每年12%以上,因此,当时国家计委对工程的资金回报率要求是12%。由此,纳税人一共为三峡工程缴纳了5000亿元的特别税,每年的回报应该在几百亿元以上,可是,纳税人不仅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回报,并且还要继续往三峡这个大漏斗里缴税,而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所在。

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

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却处处碰壁

根据巡视组和审计署的报告,三峡集团内部人员多年来利用各种方式侵占国家资产、垄断公共资源、贪腐浪费、输送利益,几乎到达失控的地步。有人向财政部、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三峡集团、国资委、国家电网申请公开三峡基金的信息却处处碰壁。三峡集团开发举世瞩目的三峡工程,成为世界数一数二的水电开发企业,因国有独资背景,其央企身份在各种社会事务中如鱼得水,受到特别“保护”,多年来基本不受监管。正因如此,三峡工程到底肥了谁才更应该被追问。

在知情人士的口中,三峡集团“领导及相关亲属染指工程招标、输送利益的事不计其数,已是公开的秘密”、“个别退休的老领导,也继续插手其中”,但究竟具体涉及到哪些领导,姓甚名谁却总是很难给公众一个痛快的说法。再比如近来在诸多媒体报道中频繁出现、涉及多起重大案件的所谓“神秘富商”,对其具体情况的传言、揣测,从语焉不详到几乎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却独独等不来权威发布。问题被集中披露,但其后续处理由于不同案件司法流程的快慢,使得结果分散揭晓,不仅是公众的知情权被延迟和稀释,而且让不少问题和责任人得以避风头,得以“下不为例”。

标签:曹广晶 三峡 长江三峡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