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阿迪奇埃:好的故事总能找到一个“家”


来源:晶报

人参与 评论

近日,全美书评人协会(NBCC)奖诸奖项揭晓,尼日利亚小说家奇玛曼达·恩戈齐·阿迪奇埃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所著的《大美妞》(Americanah)荣获小说奖。在《大美妞》中,阿迪奇埃通过一个爱情故事,探讨了种族、性别、移民等问题。阿迪奇埃出生于1977年,曾被《纽约客》杂志评选为“20位40岁以下最优秀小说家”之一。她说,她写作时并不在意有多少读者,因为“好的故事总能找到一个或大或小的家”。

原标题:阿迪奇埃:好的故事总能找到一个“家”

阿迪奇埃获奖作品《大美妞》

阿迪奇埃获奖作品《大美妞》

阿迪奇埃作品《半轮黄日》2010年已由译林出版社引进出版。

阿迪奇埃作品《半轮黄日》2010年已由译林出版社引进出版。

近日,全美书评人协会(NBCC)奖诸奖项揭晓,尼日利亚小说家奇玛曼达·恩戈齐·阿迪奇埃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所著的《大美妞》(Americanah)荣获小说奖。在《大美妞》中,阿迪奇埃通过一个爱情故事,探讨了种族、性别、移民等问题。阿迪奇埃出生于1977年,曾被《纽约客》杂志评选为“20位40岁以下最优秀小说家”之一。她说,她写作时并不在意有多少读者,因为“好的故事总能找到一个或大或小的家”。

阿奇贝的“文学女儿”

阿迪奇埃1977年出生于尼日利亚,伊博族,父亲曾任尼日利亚大学副校长。19岁到美国,2001年获传播学和政治学学士学位,后又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获文学创作硕士学位。

尼日利亚作家奇努阿·阿奇贝(Chinua Achebe)被誉为“非洲文学之父”,而阿迪奇埃则被认为是阿奇贝的“文学女儿”,2013年阿奇贝逝世时,阿迪奇埃还用伊博语写了一首挽诗。

阿迪奇埃写过诗歌、剧本,最终还是小说让她获得盛名。2003年,她的首部长篇小说《紫色木槿》(Purple Hibiscus)出版,故事以一个15岁的孩子坎比利·阿切克的视角,讲述了20世纪90年代尼日利亚的政治骚乱。小说入围2004年橘子文学奖,并获2005年英联邦作家奖。第二部长篇小说《半轮黄日》(Half of a Yellow Sun,2006),讲的是尼日利亚内战爆发前和期间的事,小说最终获得2007年橘子文学奖。2009年,阿迪奇埃的小说集《你脖子上的东西》(The Thing Around Your Neck)出版,集子里共有12个故事,大多与作者本人的成长、生活环境和经历有关。该书入围2009年约翰·卢埃-里斯纪念奖和2010年英联邦奖。其作品《不屈服的历史学家》(The Headstrong Historian)则获得2010年欧·亨利短篇小说奖。

通过爱情故事探讨种族等问题

《大美妞》是阿迪奇埃出版的第三部长篇小说,主人公是聪明漂亮的尼日利亚姑娘伊菲美露。伊菲美露上高中时,正逢军人独裁统治时期,她与教授的儿子、文静而多思的男同学奥宾泽陷入爱河。后来,伊菲美露前往美国求学,奥宾泽也计划赴美,孰料“9·11”事件爆发,美国不许奥宾泽入境,他只好浪迹伦敦。多年之后,伊菲美露成了美国小有名气的作家,奥宾泽也在尼日利亚发家致富。伊菲美露回到非洲老家,成了人见人夸的“美国妞”,并与奥宾泽重燃爱火。

在《大美妞》中,阿迪奇埃通过伊菲美露和奥宾泽的爱情故事探讨了种族、阶级、性别、移民等诸多问题。

《大美妞》入选全美书评人协会小说奖终选名单后,作家布鲁克·奥比(Brooke Obie)代表该协会就这本书的创作采访了阿迪奇埃。

就像书中的女主角伊菲美露,阿迪奇埃也是一个真正的“大美妞”——这是对生长于尼日利亚、移民美国后思想和行为均被“美化”的尼日利亚女孩的昵称。但阿迪奇埃在采访中透露,其实男主角奥宾泽更像自己。当布鲁克·奥比问她是否在奥宾泽这个角色中倾注了很多自我的成分,阿迪奇埃对此问题感到非常兴奋。她说,“这真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问题!还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事实上,一个密友曾跟我说,伊菲美露是理想中的你,而奥宾泽就是现实中的你。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奥宾泽确实很像我。”

“所有的好鞋子都在那儿”

在《大美妞》中,读者可以感觉到阿迪奇埃的种族观念弥漫于字里行间。目前的她在尼日利亚和美国两地奔走生活。阿迪奇埃承认尼日利亚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家园,因为她“所有的好鞋子都在那儿”,但她同时承认,每次一到美国,她就能找到一种安详的感觉。

“每当我到达美国机场,我就很开心。”她说,有很多东西你实际上并不需要,但当你知道这些东西随时可供你选择,你还是会感到很踏实,这就是她喜欢美国的重要原因。

初次体验种族,体认自己作为黑人的身份,也是在美国。她在《大美妞》里通过女主角伊菲美露详细描写了这种经历。美洲与非洲,黑人与伊博人,在地理与身份上,她常常要经历转换。

“当我在拉各斯下了飞机,我并没有格外感知自己的黑人身份……在尼日利亚,作为女性的身份往往更让人感慨——在餐厅里,当服务员只问候男性顾客而无视我时,我会感到非常不安。但当我在美国下了飞机,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是黑人,不由得思考你所在的国家,所在的社会。这是自然而然的感觉。”

“我只在意这是不是我想要写的书”

在采访中,阿迪奇埃回忆道,她刚开始写作时,有人建议她换个地方作为故事背景,因为“没有人知道尼日利亚在哪儿”,“也没有人在乎它在哪儿”。阿迪奇的回答是:“谷歌太好用了,如果读者有兴趣,他们自然会找到。”她说,她当时并不在乎出版她作品的是否是一个小的出版社,是否只有十个读者,她在意的是,这本书是她想写的。至今,这仍是她的写作态度。

她如今的自信与《半轮黄日》的成功不无关系。这部小说已被改编成电影,今年将在美国、尼日利亚和美国公映。

“《半轮黄日》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创作这本书时,我带着强烈的责任感。我知道我并不只是在写一个故事,我写的对很多人来说,也是历史。”写《大美妞》则不然。“《大美妞》只属于我个人,写作时我认为这本书不可能写得很好,所以干脆放任自我,随心所欲。”

“处理人类的复杂性”

“非洲文学之父”阿奇贝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小说大作《崩坏》(Things Fall Apart,另译《瓦解》或《崩溃》)出版于1958年,描述了19世纪末西方传教士对当地伊博土著文化的毁灭性冲击。

当被问及自己的作品是否传承阿奇贝的文学使命,阿迪奇埃的答案是“不”。她说,阿奇贝本人及其作品对她而言都非常重要。但在她的写作中,她探讨的是“人之为人”这个问题。她所尝试的是将自己观察到的在小说中讲述出来。

阿迪奇埃称自己对完美不感兴趣。“我有很多的想法,但我不能假装生活就像我想的那样……我想,写作或者讲故事的魅力,就在于处理人类的复杂性,探讨我们是否可能以及如何把它们剔除。”

“我认为一个好的故事,总能找到一个家。我深信这点。至于这个家是大是小,那是另外一回事。”

创立于1974年的全国书评人协会,是一个由600余位图书编辑和书评家组成的非赢利性组织,每年评奖一次,但不发奖金。

标签:作家 小说集 文学奖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