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无标题


来源:城市信报

人参与 评论

“昨天杜云川还在问我,你是不是早被人包养了,才对钱财名利这么没兴趣。当时把我笑坏了,就和他说,我们时宜长了一张端正的正室脸,要嫁也肯定是名正言顺,”经纪人美霖说完了正事,开始和她八卦闲扯起来,“时宜,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嫁了个隐姓埋名的富豪?要不然怎么一年到头在外边玩,说不接工作就不接?”

原标题:无标题

时宜挂断电话,拿着化妆包冲进了洗手间。

晓誉跳下床,光着脚追到洗手间门口,从镜子里看她的眼睛,“你能告诉我,他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你这么喜欢吗?”

黄澄澄的灯光下,她用化妆棉沾着卸妆水,给自己的脸做彻底清洁,动作仔细而一丝不苟,完全暴露了她的忐忑和期待。等到彻底清洁完,她拧开水龙头,很严肃地从镜子里回视,“我觉得我上辈子肯定认识他,而且欠他很大一笔债。”

晓誉嗤地笑了:“原来是前世今生的缘分……”

她抿抿嘴笑笑,何止欠了债。

倘若他记得稍许,怕不会愿意看到自己。

坐上出租车后,她把周生辰发来的短信拿给司机看,司机马上笑了,说自己一个小时前刚才从这里载了一个男客人过去,路很熟。时宜猜到司机说的是谁,只是没想到这么巧。

路途不算远。

时宜走下出租车,刚摸出手机,就接到了经纪人美霖的电话,要和她商量接下来的配音工作。美霖是个工作狂,她不敢轻易打断,只好对着中科院西安分院的牌匾,漫无目的地来回踱步,讲着电话。

她因为声线特别,刚入行就拿到了难得的机会,配了些很有名的角色。再加上美霖的人脉,慢慢的身价涨起来,更有许多见过她的制片人,反复劝说,让她直接转到幕前。

对于美霖来说,配音演员自然不如露脸的明星。

但无论如何游说,时宜都没有任何兴趣,到最后说得乏了,美霖也放弃了这个念头。只不过偶尔还是会开开玩笑,试探她的意思。

“昨天杜云川还在问我,你是不是早被人包养了,才对钱财名利这么没兴趣。当时把我笑坏了,就和他说,我们时宜长了一张端正的正室脸,要嫁也肯定是名正言顺,”经纪人美霖说完了正事,开始和她八卦闲扯起来,“时宜,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早嫁了个隐姓埋名的富豪?要不然怎么一年到头在外边玩,说不接工作就不接?”

时宜低头,慢慢一步步走着,笑着说:“我对有钱人没兴趣。”

美霖笑:“那喜欢什么样的?告诉我,姐姐给你留意。”

她的视线飘过半人高的封闭大门,看到楼前空旷的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人影。他走得很快,由远至近地向着她的方向而来,仍旧是白大褂,里边是浅色的格子衬衣。在时宜看到他时,周生辰似乎也看到了她,抬起右手,指了指大门侧紧闭的小门。

时宜看着他,很快点点头,对着手机那一端的谈话做了收尾,“我喜欢的人,一定要是教授,最好是研究高分子化学的。”她低声说着,如同玩笑。

“你说什么?什么教授?”美霖吓了一跳。

“不说了啊,晚上给你电话。”她看周生辰走近,忙收线,跑到小门前,好好站着等他。

在这里的他,似乎和平常很不同,说不出来的感觉,看上去严谨了不少。

“什么时候到的?”他边问她边从保安室的小窗口拿出登记册,签上自己的名字和时间,“身份证带了吗?”

“带了。”她低头从包里翻出身份证,隔着栏杆递给他。

等到所有妥当,保安室有人打开门禁,把她放了进去。

果真如他所说,因为是周末,这里并没有太多走动的人。

两个人一路走着,偶尔有人经过,颔首招呼,没有过多言语交谈。时宜被这里的安静感染,连走路都小心翼翼,可无奈穿着高跟鞋,走在大理石地板上,总避免不了声响。

越有声音,越小心;越小心,越显得声音大。

“这里的女研究员也喜欢穿高跟鞋,”他停在双层玻璃门外,输入密码和指纹,“你不用太在意。”她颔首,不好意思地笑了。

玻璃门解密后,他伸手推开,带着她又路过很多不透明玻璃房,终于停在了办公室外。直到推门而入,进入了封闭的房间,时宜才终于如释重负,“我始终觉得,进这种科研机关,就像是窃取国家机密一样。”

“所以呢?”他笑着坐在办公桌后,“是不是很失望?”

“失望算不上,”她环视他的办公室,吸了吸鼻子,“这里的味道还是很特别的,你平时都做什么啊?我是说,会做什么试验呢?”

“无卤阻燃硅烷交联POE复合材料。”

除了最后“复合材料”四个字外,一律没听懂。

她默默指了指他手边的白纸,“能写给我看吗?你刚才说的那几个字。”

周生辰无可无不可,抽出笔,写下这些字。

时宜看着纸沉默了一会儿,仍旧不懂,“有没有简单的说法,能试着让我听懂?”

周生辰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简单说,就是做电线外层材料的,耐腐蚀、耐高温、抗老化、阻燃,明白了吗?”

他微微笑起来。

“明白了,”时宜仔细想了想,忍不住也笑了,“可你这么一解释,马上就显得很没技术含量了,这种东西不是已经存在了吗?”

“差不多,但基本都是十几年前的技术,现在世界上各国都没有大的突破,所以谁先做出来,就是十几年的跨越,”周生辰递给她一小瓶纯净水,“比如,现在在中国一线城市,大部分的电线外层都已经老化了,大概有80%必须要更换,这是非常大的消耗。如果技术前进一步,可以延长寿命哪怕多一年,就是天文数字的巨额节约。”

时宜感叹着看他,“这么一解释,又变得很伟大了。”

下期:她察觉出他的冷落,跟着何善出了门。

标签:门禁 笑笑 司机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