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累觉不萌的2013


来源:正义网

人参与 评论

现在我的工作可以归结为:生的是书记员的命,操的是检察官的心,还要揽法警的活,写着研究室的论文,做着政治处的外宣。用流行的网络语来说就是,“好累,感觉不会再卖萌了”!但是,确实是累并快乐着,因为我很幸运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且,在看了那么多的社会阴暗、人性丑恶之后,我仍心存美好。

原标题:累觉不萌的2013

胡雨晴

入职一年多以来,一直都是在微博上碎片化地吐槽我的工作,还没系统总结过,是时候回顾一下了。

我们单位的很多新人在刚来时都会被拉到政治处去锻炼一下,作为一个爱“诈唬”的小孩,在去政治处之前,我就被告诫禁止大声喧哗,因为政治处周围分布着很多的领导办公室。

去了之后才发现政治处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办公室的副主任和老同志都很和蔼可亲。当然跟毕业实习时和公诉科的小伙伴们一起撒欢儿比起来,在政治处的我确实比较低调克制。当时我的工作主要是“打杂”,发通知、写稿件、录信息、做统计、搞活动,每天的工作琐碎、忙碌,但也没什么压力,领导前辈有吩咐,及时去做就是了。

政治处是个“信息集散地”,能让你迅速了解一个单位;也是“综合部门”,给你很多机会接触和熟悉单位人员。但如果你是一个有志于从事法律实务的人,就不宜在那儿久待了,因为政治处的工作跟法律的关系不是很大。

六月份,我回到了院里,被定岗到公诉科。刚回到公诉科时,很不适应办案的快节奏,望着越堆越高的案卷,空有一颗消灭积案的心,却无消灭积案之行动。真是“由忙入闲易,由闲入忙难”!

终于有一天,连做梦都是案子到期,我松弛已久的神经终于再次紧绷,一鼓作气降低了积案总数。此后,我便踏上了艰难的讨伐积案的征途,但始终无法将其消灭殆尽。

我曾不止一次表露过对法院书记员(法官预备人选)的羡慕,因为他们有老师手把手教。我们虽然也有老师,但是公诉人平时办案就已经很忙,还有很多的事务性工作要亲力亲为,根本没精力带书记员。检察院像我这样的书记员,多是到处拜师学艺,谁有空就向谁请教。

这样“放养”的模式一开始让我手忙脚乱。回过头来想想又觉得挺好的,放手了才能成长得快一点,感悟也会更深刻。

比如,工作上,没有永远的伙伴,也没有绝对的对手。我们平时工作中接触比较多的是律师。把律师当镜子,能照出我们工作上的疏漏。此外,由于我们和律师都是法律人,就法律问题更能达成共识;律师因为和当事人存在委托关系,更容易取得其信赖,有的时候,我们可以通过律师让当事人接受我们的建议。控辩双方在法庭上对立,并不意味着辩护律师就是绝对的对手,法庭之外也存在法律限度内合作的可能。

要尊重当事人,但绝不能“惯”。“上访”、“网络舆情”让同行们头疼又无奈。很多当事人瞅准了我们这个软肋,动不动就以上访、发到网上相威胁,企图借此实现不合理的诉求。其实我们只要遵循法律和内心的良知去办案就好。我们和当事人是平等的,不卑不亢才是对待当事人应有之态度。

情法两难全时,守住法律底线。工作中我们经常会遇到各种人士打招呼的情况。中国人讲人情,对于我们来说,在工作中能追寻“情”与“法”的统一最好,但当情与法出现矛盾时,我们只能不近人情地选择坚持法律原则,尽管这可能给我们带来人际关系上的影响。

有时候觉得检察官并不是一个阳光的职业,蠢笨呆萌的我竟也被逼得机智腹黑。但是“如果不深刻地直面邪恶,又怎能彻底地明白正义?”所以,还是笑着接受吧,担当伸张正义之重任的我们,从选择检察官职业的那天起,就该有做工作上的“女汉子”的觉悟。

现在我的工作可以归结为:生的是书记员的命,操的是检察官的心,还要揽法警的活,写着研究室的论文,做着政治处的外宣。用流行的网络语来说就是,“好累,感觉不会再卖萌了”!但是,确实是累并快乐着,因为我很幸运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且,在看了那么多的社会阴暗、人性丑恶之后,我仍心存美好。

(作者单位:浙江省台州市仙居县检察院)

标签:老同志 上访 积案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