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汪伪特工头子李士群之死:出来混,总要还


来源:南方都市报

人参与 评论

无论对汪伪维稳体制有多么大的贡献,在权力斗争的魔咒降落之际,官场的沉浮乃至生命的去留,都将遵循它冷酷的自身逻辑。一生杀人无数的李士群,此刻只是在应验那一句江湖行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原标题:汪伪特工头子李士群之死:出来混,总要还

□韩福东 资深媒体人

“据确讯,江苏省长李士群,七日起患吐泻症,于九日逝世。九日逝世之江苏省长李士群氏,年三十八岁,浙江省人,出身于莫斯科中山大学,参加和运早。还都后,首任警政部次长,旋升警政部长,警政部撤销后,转任政务委员、军委会委员、调査统计部长。淸乡开始,任清乡委员会秘书长,旋受命任江苏省长,兼江苏省保安司令。于九月七日患吐泻重病,医治无效,九日下午逝世于苏州,遗有夫人子女。”

《申报》1943年9月10日报道了上述消息。“江苏省省长”是李士群生前公开的官衔,但他逝后,更为世人所知的是另一身份:汪伪特工总部头目。以杀人为业,但最后却以被毒杀收场,这是李士群的悲剧命运———他并非患吐泻症而死,而是被政敌合谋杀害。

据曾在汪伪政权任《中报》总编辑的朱子家(金雄白)回忆:“士群还不失为性情中人,可是他选择了一个错误的职业,竟然做了杀人的特务工作人员。‘七十六号’在沦陷时期的不理众口,士群无论如何既在其位,就难辞其咎。况且他一朝得志,排挤了丁默邨,把‘ 七十六号’的大权独揽,又做了‘江苏省长’、‘警政部长’、‘清乡委员会秘书长’,不免有些忘形,树怨既多,终至不得善终。”

但李士群的不得善终,却也具有相当的传奇性。在汪伪政府出任上海市政府秘书长的罗君强,在战后汉奸大审中这样描述其经过:罗君强在某次税警学校纪念周上,先放一炮,对李士群大加攻击,同时由熊剑东(伪上海税警团副总团长)在日人方面做工作,历三四月之酝酿,至八月底时机成熟。九月三日晚,熊剑东对他说:“成了!”次日,由日本高级特工冈村中佐出面,在家中请客,以杯酒释前嫌的名义,设宴请关系不合的李士群和熊剑东。

为避免黄色汽车引人注意,熊剑东还特地乘罗君强的黑色汽车前往。李士群最后到,冈村介绍一个女特工人员,伪称是刚从日本来上海的非正式夫人,接下来即由她掌厨。李士群非常谨慎,仍滴酒不饮。但这位女特工和熊剑东的妻子非常机警,妥为设计,将毒药置于冰淇淋及冰咖啡中,使李服下。该毒药是以巨金自日本陆战队购得,色味俱无,惟必须用于冷饮中,入腹后,虽洗肠亦不能治,数日后必将毙命。罗君强听说李士群在宴席后,对席间各人过分友好的态度大为怀疑,以指挖喉呕吐,但因为毒性极烈,终于8日毙命。这件事之后,汪精卫对罗君强由疑而转恨,好在他很快去东京医病,不然罗所创办的税警团必不能保。

《申报》在报道上述庭审状况时称,罗君强叙述此项内幕新闻时,眉飞色舞,指手划脚,像说书一样,一室旁听者莫不为其绘影绘声之用力描述,及阴狠毒辣作风,而动容良久。

在庭审时,为罗君强辩护的王善祥律师,主动请其讲述如何奉国民党中央命令,铲除李士群的事实。很显然,罗君强是把毒死李士群当做一项将功赎罪的工作,而重点予以阐释的。

罗君强的庭审供述,因信息源为实施毒杀计划的熊剑东,故对李士群之死的细节描写应更接近事实真相。可惜,包括很多汪伪特工史的研究者,现在都以夏仲明《关于李士群系统的汪伪材料》为准,称李是吃牛肉饼而被毒死。

熊剑东、罗君强都是毒杀李士群的核心策划者,他们背后的支持者是汪伪的第三号人物周佛海。按照周佛海的说法,为了毒死李士群,他们花费了一千多万元,这在当时是颇可观的一笔数字。他们本是一条船上的难兄难弟,何以要自相残杀?

在周佛海和罗君强的回忆中,都提到他们接到军统局长戴笠等人的通知,要求铲除李士群。这是二战局势发生逆转之后,汪伪的大佬们感觉形势渐对己不利,纷纷想办法与蒋介石政权暗通款曲的结果。

李士群其实也与军统、中统建立了秘密联系,但其首鼠两端,在建立联系后,还曾抓捕军统驻上海的地下组织。作为汪伪特工头目,他似乎很难避免与军统发生直接冲突———尤其在日本人介入与军统的斗争这一形势之下。蒋介石和戴笠也很难对他保持高度信任。

李士群的个性因素,也是招致死神的重要原因。他过于看重权力,不容他人染指,以至于曾提携他的周佛海,最终都成了仇雠。与罗君强和熊剑东的矛盾也与日俱增。他甚至还与日本人发生冲突。以至于军统在锄奸令下达后,周佛海等人权衡的结果是,将日本人也拉入伙。

换个视角看,李士群之所以被毒死,还因为他在派系斗争中,冲在了第一线,从而必不可免成为遭忌的马前卒。在汪伪政权的维稳体制中,李士群厥功至伟。除了用特务手段铲除异见者外(得罪了军统),他还是清乡政策的总指挥(得罪了日本宪兵)。

按照日本人晴气庆胤的回忆,李士群完成困难重重的清乡,深得汪精卫器重,但日本兴亚院华中联络部以及操纵上海市政府的一群日华官员,是反对清乡的急先锋。“他们只盼望复兴上海,认为清乡工作的经济政策采取的是极端保护政策,只考虑到清乡地区的民众利益,旨在毁灭上海。他们主张放宽清乡地区的物资统制,尤其要放松稻米的输入限制。当时,上海有很多难民,粮食不足,米价暴涨,孕育着发生米骚动的危险,已成为一个治安问题。”但在这些人要求把清乡地区的稻米提供出来帮助上海时,李士群在其机关报上发表文章公开表示反对。正因如此,周佛海联合日本宪兵杀李的设计,才能最终成功。

在李士群遇害前,他已感受到自身的困境。曾写信给晴气庆胤,想要去日本避难。但残酷的政治斗争,并不会给他那么充裕的时间。死时他刚刚38周岁。此时汪精卫已旧疾复发,自顾尚且不暇,在复杂的汪伪权力纠葛中,甚至没有能力为其查明真凶。

无论对汪伪维稳体制有多么大的贡献,在权力斗争的魔咒降落之际,官场的沉浮乃至生命的去留,都将遵循它冷酷的自身逻辑。一生杀人无数的李士群,此刻只是在应验那一句江湖行话: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标签:蒋介石 军委会 司令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