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无标题


来源:城市信报

人参与 评论

换了祖天磊不知所措了,他知道她喝了一点酒,但是他确定那一两杯红酒让她连微醉都不至于。街边的路灯忽然闪了几下,她歪过头来吻了他,这亲吻里带着雨的芳香和唇齿之间的甜美,祖天磊一下子便醉了。他仿佛中了蛊,跟着她走过小区的小路,上楼,进了卧室。这期间,他一直捏着她的手,她的手那样软,软到他握到的时候,心碎成一汪水。他想赞美她一下,却除了柔若无骨,再想不出任何形容词,他的身体已经让他的思想做不了主了。严小青像个女巫,让他跟着她,心甘情愿地被吸了魂魄。

原标题:无标题

她想,如果他还是解不开那个心结,她愿意用一辈子去帮他解。

天又开始下雨。他想,有些东西该适时地放下了。好在,一切都来得及。

第七夜:就这样辜负了好时光

萝莉拉了他去看《白蛇传》,断桥上,许仙说:“早知道娘子是妖。娘子待我这样的好,而世间哪里有这样无所求的爱情。”

祖天磊想不出他和严小青是怎么走在一起的。不过是一场年度聚会,不过是回去的时候她搭了他的顺风车。可是,下车的时候,天下了雨,且是突如其来的,很大。雨把严小青的头发都淋湿了,裙子的一侧也贴在腿上,这让平日清冷的她忽然有了格外的性感。

祖天磊递他的外套给她,坏笑着说:“你穿了我的衣裳,就是我的人了。”这是前一夜,妻子萝莉缠着他去看的《半生缘》里的台词。他那晚特别忙,大半的时间都在接电话,惹得萝莉和周围的观众都有了意见,只是这男主角的一句话,他却没有错过,且拿来活学活用了。也是这句话,让已转身的严小青扭头深深地看他一眼,然后停下来说:“我愿意。”

换了祖天磊不知所措了,他知道她喝了一点酒,但是他确定那一两杯红酒让她连微醉都不至于。街边的路灯忽然闪了几下,她歪过头来吻了他,这亲吻里带着雨的芳香和唇齿之间的甜美,祖天磊一下子便醉了。他仿佛中了蛊,跟着她走过小区的小路,上楼,进了卧室。这期间,他一直捏着她的手,她的手那样软,软到他握到的时候,心碎成一汪水。他想赞美她一下,却除了柔若无骨,再想不出任何形容词,他的身体已经让他的思想做不了主了。严小青像个女巫,让他跟着她,心甘情愿地被吸了魂魄。

火树银花的一夜,时钟指向两点的时候,他们才睡,即使睡了也是纠缠着:他的腿夹着她的,她的头窝在他的怀里,身体紧得不能再紧地贴着他,他不用低头便可以闻到她头发上的香气,连梦都是香的。

清晨起床的时候,他的衣服都在枕边整齐地放着,而严小青留了字条:先去上班了。没有称呼,没有落款。

也只能如此,即使有了一夜的缠绵,他又是她的谁呢?

桌子上有早餐,煎蛋,火腿,面包,还有一杯奶。他不知道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子里可以睡得这样踏实,她定然是早早起床了,他却没听到她一丁点儿的声音。祖天磊在餐桌旁愣了很久,曾几何时,萝莉也是这样子照顾他的,一个早餐也是尽心尽力地丰盛。想到这儿的祖天磊,心下一紧,忙拿出手机看,他的手机是关着的,关了一整夜。

他说他醉了酒,睡在公司里。萝莉淡淡地“哦”了一声,她说:“我留了字条给你,昨晚加了一整夜的班。”几句话,便各自忙了。他们从恋爱到结婚已经六年了,这漫长的时间,使他们过成了一个人。他们商量去哪儿吃饭的时候会不约而同地说同一个酒店的名字,去了点一样的菜,服务生问喝什么样的酒,他们也是同时回答,连表情都是一样的。他曾经以为,爱到最爱,便是我的脸上叠着你的表情,可是,这样的淡总是让人有些寡味。

很久没有这样大的太阳了,祖天磊躺在严小青的床上,眯着眼便能看到外面亮堂堂的阳光。他一直以为这个女人有着这个年龄所没有的犀利与清冷。不是没有男人觊觎她,她薪水不低,人又漂亮,却从未听说她接受过哪一个男人的示爱,可是,她却给了他。昨夜的过度劳累让祖天磊的思想也迟钝了,他想了很久,除了她喜欢他,没能给自己一个理由。

严小青打了电话来,问他为什么还不上班。他懒懒地说:“我的力气都耗尽了,等着你来拯救我呢。”严小青低低地嗔了一声坏蛋,便挂了电话。他想着昨夜的她,身体又热了起来。

标签:字条 男人 早餐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新闻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