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房屋拆迁安置房却被“瓜分” 南昌星辉村支书称签了字就有效

2013年11月28日 00:46
来源:今视网

原标题:房屋拆迁安置房却被“瓜分” 南昌星辉村支书称签了字就有效

包括熊铁西的住房在内的星辉村多数房屋已被拆掉(记者陶望平 摄)

今视网11月28日南昌讯(记者 陶望平)日前,南昌市民熊铁西反映称,他作为被征收户,丈量农房时村委会没有通知他到场;因生病住院,委托他人签订征收安置协议,受委托人遭人威胁,被迫违背其委托意愿在协议上签了字,导致其拆迁安置面积被“瓜分”,而作为征收主体的村委会对这份协议却仍然认可。律师表示,受委托人超出授权范围签订协议,事后委托人有权进行追认,如所涉内容与实际委托不相符,委托人可撤销此协议。

反映:丈量住房未通知被征收户到场

今年68岁的熊铁西介绍称,其4岁时随母改嫁至南昌市青山湖区塘山镇星辉村潘村。1976年,他省吃俭用在星辉村潘村自家的宅基地上建了一幢木房;2001年,他发现木房地基不牢致房屋歪斜,为安全起见,他将木房改建成砖混结构的二层住房。

2012年,南昌市青山湖区规划在赣江河畔打造临江商务区。今年6月,星辉村被列入征收范围,熊铁西的房子和星辉村其他村民的住房一同被列入征收范围。“今年6月,我在深圳突然接到了村委会的电话,通知我回家配合征收房子。”熊铁西说。

熊铁西称,6月28日,他赶回了南昌。然而,让他诧异的是,村委会拿出了一份《农房征收安置协议书》,并称前期的房屋丈量工作已经完毕,如对这份协议书内容没有异议,则在上面签字确认。

“我此前并不知道房子要征收,房屋丈量时没有通知我到场。”熊铁西称,直到此时他才得知,系其同母异父的兄弟潘九保随同有关人员对他的房子进行了现场丈量,但事后并未主动告知他。

“房子是我花钱建的,我才是被征收户,作为征收主体的星辉村村委会竟然让我弟弟替我做主。”熊铁西气愤地说道。令他更为气愤的是,在《农房征收安置协议书》上,“房屋被征收户”一栏填写的是“潘攀、熊铁西”。“房子是我的,不是我和潘攀(潘九保之子)共有的。”熊铁西说。

受委托人被胁迫签字

今年8月份,星辉村村委会再次通知熊铁西配合落实征收一事。熊铁西说,此时,他生病正在深圳住院。为此,他委托侄子熊正根代为处理。

熊铁西称,8月31日,他写了一份委托书给熊正根,就签订《农房征收安置协议书》明确表达了自己的意愿和授权范围。这份委托书提到:一、被征收人只能填写我(熊铁西)一个人的名字;二、房屋面积共148.86平方米,我至少得100平方米;三、如签协议时遇到阻力,请求李书记宽限几天,我在9月5日之前赶到南昌亲自处理。

“签合同这天,他(熊正根)遭到潘攀等人的威胁,声称不加上潘攀的名字就要推倒我的房子。”熊铁西说,他是搞技术研究的,家中存放了多年来的珍贵技术资料,如果一旦毁了房子损失很大。

“当时熊正根打电话问我怎么办,我告诉他不能签字,但他担心我多年的心血会因此毁掉,所以没有按我的意愿办。”熊铁西说道。

“当时考虑到我叔叔的病情,担心潘攀说得出做得到,如果资料毁了我叔叔会接受不了。”11月23日,熊正根接受今视网记者采访时证实了上述说法。

村支书:受委托人签了字就表示协议有效

就熊铁西反映在协议书上填写非被征收户的名字一事,11月23日,星辉村党支部书记李云村在电话中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是他弟弟潘九保说房子不是熊铁西的,要求加上他儿子的名字。”

电话中,李云村同意约集当事双方协调此事。11月25日上午,在协调现场,潘九保的妻子表示,熊铁西建房时曾拆除她家的两间平房,现在被征收的农房的近一半地块就是原平房的,“现在征收当然要补回来”。

对此说法,熊铁西称,其在1976年建造木房时,潘九保不到13岁,根本没有能力建房。

当天,李云村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星辉村村委会并无过错,熊正根受到委托在协议上签了字就表示协议有效,不管是否与委托书的内容一致,因此导致双方纠纷是“他们的家事”。

“熊正根并未遵照委托书的意愿办理,而村委会看了委托书,明知协议内容与我的委托意愿不一致,却仍然同意熊正根签字。”熊铁西很是气愤。

律师:超出授权范围签订的协议可撤销

就此事,江西宏正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高少华表示,通过协议委托时,受委托人实际行使的与委托的内容、权限不一致时,可认定为受委托人超出委托人授权范围行事。“这种情况下签订的协议效力待定,且委托人事后有权进行追认,如协议所涉内容与委托人的意愿不相符,委托人可撤销或否认此协议。”高少华律师说道。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