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无标题

2013年11月28日 08:42
来源:城市信报

原标题:无标题

11月27日,备受瞩目的复旦学生宿舍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复旦大学学子黄洋为何会中毒身亡?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的林森浩动机何在?毒药又从何而来?法庭上,被告人林森浩穿一件淡色马甲,表情淡然,言语简洁。根据林森浩的供述,他与被害人黄洋并无严重冲突,下毒只是愚人节整人的巧合。这个略显荒诞而愚蠢的动机,引来社会舆论一片唏嘘。大学室友,本是彼此青春的美好见证,为何却变成生死两茫茫?

被告人讲述

否认因琐事起纷争投毒

庭审现场,被告人林森浩身着深灰色上衣,黑白相间花纹马甲,他在回答公诉人提问时声音低沉。

林森浩当庭陈述,自己曾先后两次进入204实验室,第二次携带瓶子进入,带走了“N-二甲基亚硝胺”。他对于公诉书所提到的投毒过程没有异议。但对于自己与黄洋因琐事起纷争将其毒死的指控表示否认。

被告人林森浩在陈述中表示,他曾先后多次搜索关于“N-二甲基亚硝胺”的相关信息,确认其对人体肝脏有损伤。

林森浩在法庭上坦言,其在犯案过程中很果断,没有选择过放弃。他称,事发后,回到宿舍黄洋还在睡觉,听见他有痛苦呻吟声音。4月1日他还给黄洋做了胃和肝脏的B超检查,并且告知检查结果均没有问题。林森浩承认,当时特别强调了一句肝是没有问题的,是因为心虚。

随后知道饮用水被送检了,知道此事要暴露了,他就将宿舍的水桶拿到公共盥洗室,希望能挥发掉一些药性。

4月4日晚上,知道送检的饮用水没有检查出毒物,当晚,他就将水桶送还给了楼下的阿姨。

被告人林森浩在陈述中表示,他曾两次在大老鼠身上注射“N-二甲基亚硝胺”稀释液。整个实验过程中有12只大老鼠死亡,并将实验结果写进毕业论文。在论文中论述其中10只的死亡原因为肝功能衰竭。

林森浩说,从2011年8月起成为室友后,两人关系一般,“不是特别铁,有时互相之间看不惯,他觉得我没生活情调,我觉得他有点自以为是,但平时聊天也会讲到人生理想。”

在林森浩看来,黄洋是个聪明勤奋好学优秀的人,只是为人上有些自私,自己与黄洋并没有出现太大矛盾。

而自己对黄洋实施投毒行为,林森浩说是个巧合。“当时愚人节要到了,黄洋说他要整人,还拍着我同学肩膀,我当时想,那我就整你一下,后来要去实验室,头脑闪过以前有同学用毒物害 人的事情,头脑一热就……”

被告人林森浩陈述,在黄洋入院后,自己曾几次探望。第一次见到黄洋时不敢跟他说话。第二次探望时,曾碰到黄洋的父亲。但没有向任何人提起黄洋的病因。

黄家心愿

杀人偿命还黄洋公道

11月26日晚上,记者采访了被害者黄洋的父亲黄国强。“我不是旁听,叫我当证人”,“这半年,挺伤心也挺揪心的!”黄国强表示,半年多来,一家人都在等着审判这一天。11月20日时,他们从律师处得知了法院确定了开庭审理此案的日期。随即,就赶紧购买了3张前往上海的打折机票。当时商议和黄洋的母亲及大姨都来上海。

黄国强说,11月25日晚上6点多他和黄洋的母亲及大姨就到了上海,黄洋的同学到机场接他们,并告诉记者他们没有与校方联系,为了省钱,他们还是住在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附近的家庭旅馆。“孩子出事后,我再也没有工作。”黄国强说,事发至今已半年多,为了给儿子黄洋讨公道,安慰疾病缠身的妻子,黄国强暂时中断了在荣县中学做寝室管理员的工作,一心陪在妻子身边。

“二十八年的艰苦历程,三十五天的撕心裂肺,你的音容笑貌一直在我们的脑海里显现。想念你,我的好儿子。”这是5月19日黄国强在黄洋微博上发出的博文。黄国强称,每当自己想黄洋或案件有进展的时候,他就会登上黄洋的微博,发点信息。而黄国强发出的微博除了转发与投毒案相关的短讯外,几乎全部是一个父亲对儿子思念的话语。

10月17日,黄国强发出的一条微博:“5日到殡仪馆去看黄洋已经变得我都不能认识了。在我心中健康阳光的儿子到哪儿去了。我的心里在流血!”目前,黄洋的遗体仍未火化,他的父母表示,只有在凶手受到应有惩罚之后,才会让黄洋入土为安。

对于审判,黄国强表示,现在什么都不多想,只等一个公正的判决,“杀人偿命!想的就是惩凶追责,还黄洋一个公道!”

“明天我不是旁听,警察、检察官叫我当证人,黄洋的母亲和大姨旁听。”黄国强说,之前警方调查时,他参与过调查作过笔录,属于本案证人。警察告诉他,为了保证证人证言的真实性,根据相关规定,他不能旁听法庭审理。

据《法制晚报》

庭审实录

为什么选择水桶中投毒

检方(以下简称检):你和黄洋关系怎么样?

林森浩(以下简称林):关系一般,不是很铁。平时也会说话,但不多。

检:投毒时,为什么选择注入水桶,而不是注入黄洋的水杯?

林:因为黄洋的水杯是白色的,黄色的毒液注入会很明显。

检:你在黄洋入院后,曾多次上网检索“N-二甲基亚硝胺”,为什么?

林:因为当时一直没有检测出黄洋中毒的原因,我感到很奇怪。

检:案发前你去过实验室几次?

林:两次,第一次是借口去看我上次做实验的手套等物品在不在。因为我没有钥匙,我是和吕同学一起上去的。

检:第一次去实验室,为什么没有取“N-二甲基亚硝胺”?

林:第一次没有东西装,也怕拿的时候被吕发现。

检:第二次去实验室的过程如何?

林:第二次我就和吕同学说要去拿东西,问他要个袋子。他就给了我一个黄色的,医院常见的装医疗废弃物的袋子。并告诉我,实验室钥匙就在他的手机旁边,让我自己开门进去。

检:你第二次一个人进了实验室后干了什么?

林:我进去后,就打开其中的一个柜子,拿出了装有有毒物质“N-二甲基亚硝胺”的原液瓶子,还有一根有残留的注射液。拿好这些物品后,我就装进了黄色医疗废弃物袋子。把钥匙还给吕同学后,我又回到了中山医院超声科,因为我和老师有约,所以就把袋子放在了室外墙角处。

后来等在医院食堂和同学吃完晚饭,我回到超声科外,取走了黄色袋子返回寝室。

“他喝完水后发出干呕的声音”

检:你们寝室有几个人?你回去时有没有人?

林:我们寝室有我、黄洋还有一位姓葛的同学。当时寝室里没有其他人,我就把黄色的“N-二甲基亚硝胺”原液和注射液一起倒入寝室的饮水机中。随后,我把黄色的医疗废弃物袋子扔到了楼下公用电话亭旁的垃圾桶。

检:做完这些事,回到寝室你又干了什么?

林:回到寝室后,有1个小时我也不知道在干吗。后来我上网用百度检索了“N-二甲基亚硝胺”。

检:你查到了什么?

林:我记不清了。好像有“肝损伤”“严重可能导致死亡”等。但我对这些字眼并不很敏感,就稍微看了一下。

检:看到自己百度的后果,有没有想过要放弃?

林:我的目的并不是要杀死他,只是想让他难受,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我之所以没有放弃,可能还是因为性格不够果断。

检:黄洋是什么时候喝下被你投过毒的水的?

林:他当晚回宿舍没喝水。第二天早上8点多起床后,我听到他拿起水杯,因为他的水杯里有一根铁汤勺,碰撞会发出声音。我听到他喝完后马上发出干呕,吐的声音。随后就听到他冲出宿舍去盥洗室了。

检:当时你有没有告诉他真相?

林:我知道他已经发觉了异常,我怕他问我。所以就躺在床上装睡。后来我的手机响了,我就借故接电话离开了寝室。

检:你是不是后来又上网查了“N-二甲基亚硝胺”?

林:是的,我确定了“N-二甲基亚硝胺”对肝功能有损伤。晚上我再回到宿舍时,黄洋在睡觉,我好像听到他呻吟了两声。

检:你曾给黄洋做过B超检查,过程怎么样?

林:当时是几个同学陪他一起来的。我检查后,告知他们,黄洋的胃没有问题,肝也没有问题。当时我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因为心虚,多说了肝脏也没问题。于是我赶紧用其他话,把话题岔开了。

检:寝室的水桶和饮水机被送检后,你做过什么?

林:当时送检我没有参与,但后来得知没有检测出“N-二甲基亚硝胺”。我就把水桶还给楼下的宿管阿姨了。希望早点处理掉。

据《新闻晚报》林森浩在法庭上黄洋母亲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