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全国网络智力运动会竟成作弊乐土

2013年11月14日 05:5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原标题:全国网络智力运动会竟成作弊乐土

本报记者 慈鑫 《 中国青年报 》( 2013年11月14日 04 版)

福建省福州市的五子棋棋手吴侃,这半年来为参加第二届全国网络智力运动会时遭遇作弊泛滥的问题气愤不已,赛事主办方也为无法根除作弊而挠头。记者近日登录第二届全国网络智力运动会官方网站发现,在9月13日公布的一份因异常数据被冻结的账号名单中,积分前100名的五子棋选手账号竟有92个被封停,积分前100名的围棋选手和象棋选手账号也有至少半数被封停,这意味着这项比赛绝大多数排名靠前的选手都有作弊情节,可见作弊情况十分严重。

棋琴书画是古代中国风流雅士修身的技能,展现的是个人文化素养和思想境界。而当下,一项全国性棋类网络比赛却与丑陋的作弊现象联系在一起。

“我是全国五子棋亚军,但我都无法通过线上参赛晋级本届全国网络智力运动会半决赛阶段比赛。”吴侃向记者回忆了参加线上比赛的“痛苦经历”,“我遇到过很多选手,他们只会拖延战术,用耗尽比赛限时的方式,让我一晚上都下不了几局棋,令人心力交瘁。这些使用拖延战术的账号,实际上都是用于辅助主账号的小号,当我们这些棋手在低效参赛时,他们的主账号则可以对弈其他小号,以速战速胜的方式达到快速提高胜率和积分的目的。”

熬了几个通宵参赛后,吴侃再也无法忍受已失去公平的赛事环境,他开始向赛事主办方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综合发展部和赞助此项比赛的某电信运营商投诉。而棋牌运动管理中心综合发展部也在为网络智运会上频频出现的作弊账号叫苦不已,一名朱姓工作人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问题一直存在,因为它是一个线上的比赛,技术层面上我们想了很多办法,但始终无法根除选手作弊。”

全国网络智力运动会是在网上举行的棋牌类比赛,朱姓工作人员表示:“创办之初,是希望办一个老百姓都能参加且体会到乐趣的比赛,并没想到(作弊)这个问题,发现这个问题后,我们一直在积极想办法,一方面提高技术手段去发现作弊的选手,另一方面,一旦发现作弊情况,就会对作弊账号进行封号,绝不手软。”

五子棋比赛排名前100名的账号竟有92个被封停,确实显示了主办方打击作弊的决心。

但强硬的打击力度并不能根除网络智运会上盛行的作弊风气,朱姓工作人员表示,网络智运会已经办了两届,加上网络智运会的前身——全国棋牌网络争霸赛,一直存在选手作弊的现象。

在网络世界,选手之间不再面对面对弈,网络的那头,与你对弈的也许是一个正受高人指点的棋手,也有可能是一台受作弊软件控制的电脑。至于用众多小号为主账号“输送”利益的方式,则早已是网络游戏中刷分的惯用手段。国内某著名网游公司高管黄纬向记者表示:“自网络游戏诞生之日起,网游公司与作弊玩家进行的‘战争’从未中断过,据不完全统计,每年网络游戏世界中,相关玩家乃至黑色利益集团以作弊手段获得的‘利益’,可以占到整个网络游戏业产值的三分之一。打击作弊,是各大网游公司的工作重点之一,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人力物力。依照我国相关法律,通过作弊手段在网络游戏中获得不正当利益和损害他人利益的责任人,可以被追究刑事责任。”

以网络平台可以方便更多普通棋牌爱好者参赛为目的而创办的全国网络智运会,却茫然地走进了网络世界虚假横行的陷阱。

吸引作弊高手对网络智运会趋之若鹜的原因是什么?是赞助商为网络智运会提供的高额奖金。第一届智运会棋类项目的冠亚军奖金分别为10万元和5万元人民币,今年的冠军奖金略有下降,为8万元,亚军奖金仍为5万元。

对于像吴侃这样国内一流的五子棋选手来说,8万元的冠军奖金也是“天文数字”,“国内五子棋比赛很少有奖金,数万元的奖金十分罕见”。

高昂的奖金不仅吸引着棋手,对于以作弊为生的网游黑色利益集团而言也是巨大诱惑,棋牌运动管理中心综合发展部朱姓工作人员无奈地表示:“对他们来说,参加网络棋牌比赛就是一笔买卖。我们办赛的初衷并非如此,但他们确实钻了空子。”

为了打击作弊选手,今年的网络智力运动会从半决赛阶段开始引入大师鉴定程序,由国内公认的一流棋手对通过网络比赛晋级半决赛阶段的选手进行鉴定,并进行线下面对面的比赛,朱姓工作人员相信,“这基本上可以把作弊选手挡在半决赛之外”。

但这一程序也只是对既有选手进行一次“矬子里拔将军”的鉴定,选手在网络比赛阶段有没有作弊情节很难回溯。

因此,被聘为本届网络智运会围棋项目大师的著名棋手曹大元在考察完所有选手后,作出“选手整体水平有限”的结论,并认为这次参加比赛的业余选手中没有找到可以培养成为职业棋手的苗子。

10天后,今年网络智运会决赛阶段比赛即将进行,晋级围棋、象棋项目的各8名选手和五子棋项目的两名选手中,无一人名列全国棋类选手等级分前20名。全国棋类选手等级分由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依据棋手参加国内外各项大赛的成绩综合排定,是国内最具权威性的选手排名体系。

吴侃不解:“全国网络智运会也应是国内水平最高的棋牌类比赛了吧,怎么打入决赛的选手竟排不进全国前20名,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

棋牌运动管理中心显然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但朱姓工作人员给出了另一种解释,“网络智运会不是为专业棋手分享奖金而办的比赛,我们希望有更多的普通棋牌爱好者能参与进来,这是一个全民的比赛。我们没想过把所有专业棋手纳入这个比赛中来。”

但还有一个奇怪现象让棋牌运动管理中心也感到蹊跷,今年通过网络比赛获得半决赛资格的五子棋选手共有40人,但最终来线下比赛现场的只有两人,“我们在赛前通知了所有获得晋级资格的选手,但不知道为何最终只有两人到了现场。”朱姓工作人员表示,“因为赛事规则事先已经定下来,没有关于比赛人数下限的规定,因此即便只有两人,比赛也会照常进行。”这也意味着,这两名选手已经提前锁定了至少5万元的奖金。

明知比赛过程存在尚未根除的作弊问题,却依然让比赛进行,在吴侃看来,赛事组织者早已忘了公平公正是体育比赛不可逾越的最后底线。

本报北京11月13日电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频道推荐

实时热点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