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抗战初期,兰州发生的惊天空难

2013年09月14日 02:15
来源:兰州晨报

原标题:抗战初期,兰州发生的惊天空难

讲述人 袁志学 著名党史专家 中共兰州市委党史办公室副主任

苏联援助中国的轰炸机群

1938年苏联志愿航空队  人员在兰州东大街(兰园)

苏联援华飞行员  在空战间隙打排球

1921年瞿秋白与李宗武(左)  在莫斯科合影

  《在中国上空》(1937-1940)  该书是16位抗日战争时期  在华作战飞行员的回忆录  (资料图片由记者翻拍)

  《在中国上空》(1937-1940)  该书是16位抗日战争时期  在华作战飞行员的回忆录  (资料图片由记者翻拍)

这是一篇迟到了75年的报道。如果不是袁志学孜孜以求的追寻,其中秘密仍旧被岁月尘封。

1938年3月,抗战烽火急,武汉会战即将爆发。16日,一架军机满载25名苏联援华航空志愿队成员和数名中国军人飞往武汉,准备参加武汉会战。

谁知,天却不遂人愿。飞机起飞不久,一台发动机出现故障,不得已从平凉返回,试图迫降兰州拱星墩机场,但却不幸在兰州皋兰山上空失事。飞机着火坠落,机上仅有两名坐在尾部的苏联人士幸存。

这是抗日战争时期最大的一次空难。

此时,武汉会战即将爆发,为稳定军心士气,国民政府封锁了此次空难的消息。国内外媒体对兰州坠机事件也鲜有报道。直到抗战结束后,人们才从1944年的《空军第四军烈士墓记》中发现端倪。

十几年前,袁志学查阅有关抗战材料时,读到了其中“在东岗镇口机张君泽、李仲武等三十余烈士”的记载,他推断这肯定是一次空难,但相关材料极端缺乏。此后的时间里,他坚持不懈利用一切途径寻找相关材料。天遂人愿,时至今日,空难谜团被一层层解开。当年,那起令人扼腕的空难历史开始展现在我们面前,为抗战而牺牲的中苏空军英烈终于可以含笑九泉。

今天,就让我们聆听党史专家用十多年时间追寻到的尘封往事。

发动机失灵,飞机起火,在皋兰山上空坠落

这段往事,至今依旧是扑朔迷离的。虽然我和一些研究党史的同事想尽力恢复坠机事件的本来面目,但由于年代久远,只能勾勒出大体轮廓。

大体情形是这样的:1938年,日军占领南京后,沿着长江向中国腹地进攻,武汉处在敌人威胁之下。为保卫武汉,国民政府抽调军事力量,集中于武汉,积极组织武汉会战。

当时,日本空军实力远远强于中国空军。尽管如此,中国空军仍然同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杀。站在世界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角度,苏联政府不仅将大批的飞机、火炮、坦克等武器通过西北国际交通线运往兰州,支援中国抗战,而且派遣志愿航空队来中国,帮助中国空军共同抵抗日寇。

兰州虽地处西北内陆,但却是苏联援华物资和人员的集散地。抗战爆发到苏德战争之前,兰州可以说是当时苏联援华抗战的中心。苏联援助中国的飞机、大炮、枪支、车辆等大批军用物资,通过兰州转运到南京、武汉等各抗日战场。

我们查到的资料显示,当时苏联援华物资中有六七架TB轰炸机。这些轰炸机是从兰州转场至南京机场,结果遭到日军袭击,损失过半,其余三四架不得不再次转移到兰州。后来,空军部门将这几架飞机改造成了运输机,专门负责人员、物资的紧急运输。

1938年3月16日,中国空军飞行员郭家彦和张君泽驾驶改装后的TB轰炸机从兰州飞往武汉。当时,飞机上的乘员有25名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成员、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高级翻译李仲武、南京无线电台台长张培泽等人。上述人员被紧急抽调,前往武汉备战。

谁知,飞机飞到平凉上空后,突然一台发动机失灵。当时,平凉没有可以降落TB轰炸机的飞机场,距离机组最近的机场是兰州拱星墩机场。机组当即决定返航,结果在兰州机场附近的皋兰山营盘岭起火坠毁。机上30多名乘员中仅有两人幸免,其余全部遇难。幸免者是坐在机尾的两名苏联援华航空队的志愿者。

这次飞机失事,人员伤亡惨重,给武汉会战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直接削弱了武汉中国空军的实力。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高级翻译李仲武曾负责苏联援华物资的接收、协调事务,而南京无线电台台长张培泽更是当时不可多得的通讯专家。

抗战中最大空难,中苏英烈壮志未酬身先死

这次空难是抗日战争时期最大的一次空难。

空难发生后被有意识地封锁了消息。当时,武汉大会战即将打响,全国上下的目光都集中在武汉,再加之兰州偏远信息不畅,民间的消息传播极慢。因而,关于这次空难的报道很少。而幸存者又是苏联友人,他们的记述多为俄文,而且远在国外,国内不易见到。对这次空难比较早的记述是《空军第四军烈士墓记》碑文中提到的一句,这句话没有明确指出当时兰州上空发生的空难事件。以空军第四路军司令罗机署名的碑文含糊地提到“二十七年三月,东岗镇口机张君泽、李仲武等三十余烈士”。从这句话中,我当时推断兰州上空曾经有大型运输机坠毁,但是被日军飞机击落的还是发生机械事故坠毁的,碑文中没有细说。

抗战期间,兰州作为西北国际交通线的中心基地和中国空军的战略集结地,多次遭到日军轰炸。中国空军和苏联航空志愿人员同敌寇在兰州上空进行了殊死搏杀,谱写了一曲曲壮歌。最终,在抗战史上写下激烈雄壮的兰州大空战。“3·16”空难也是兰州大空战中绕不开的一幕。

这十几年间,我特别留心这一事件的还原,利用一切机会寻找有关的材料。追寻中发现对于这次空难事件的记载,零星散落于前苏联国家档案馆、抗战时期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有关人员的回忆录和国内有关知情者的回忆录当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岁月的流逝,逐渐从人们的记忆中消失。空难中以身殉国的中国军人和有关人员特别是苏联援华志愿航空队人员的资料更是少之又少,所以,解开空难谜团、还原历史的过程可以说是大海捞针、无比艰辛。从解密的前苏联外交部档案、大陆和台湾中国空军有关人员的回忆录、中央航空学校一至十六期学员档案等浩如烟海的资料中苦苦寻觅。人在做,天在看。还好,天遂人愿,空难谜团被一层层解开。

目前,终于有了一个大体的眉目。我们找到了“3·16”空难遇难英烈中大多数人员的名单,弄清楚了事件的大体情形,但更多细节却难以搜寻。尤其是遇难的苏联援华志愿者,他们的详细情形依旧是个谜团。

25名苏联援华人员中,2人幸存,其余23人遇难。这23人中,我们找到了阿列尼柯夫·彼得·伊万诺维奇大尉和德罗柯夫·斯切潘·尼古拉耶维奇中尉等18人的基本资料,其余5人连一个字的资料也尚未找到。我们仅仅能从名单上他们的军衔和职务上看到,他们或者为飞行员或者为机械师,其它就一无所知了。

最早报道十月革命的中国记者,李仲武以身殉国

从我们找到的材料来看,中方遇难人员中都是精英人才。

李仲武是顶尖俄语专家,最早报道十月革命的中国记者,和瞿秋白是北京俄文专修馆的同学。1917年9月与瞿秋白等考入北京俄文专修馆学习。1920年经苏俄驻天津文化联络员柏烈伟(亦叫鲍立维)介绍,在其姑父梁启超等人的支持下,与瞿秋白、俞颂华作为北京《晨报》和上海《时事新报》特聘记者赴苏俄采访,他们拜访了列宁、莫洛托夫、季诺维也夫等苏俄领导人,参观了克里姆林宫,把在苏俄采访所写的通讯寄回国内,分别在上海《时事新报》和北京《晨报》上发表。在苏俄,李仲武与瞿秋白的关系非常密切,二人入党后受中共旅莫支部的领导。1924年回国后,李仲武在广州为加伦将军当翻译,后辞职去浙江宁海结婚,从此脱离党组织。1936年,李仲武在南京航空委员会任秘书。1937年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苏联开始援助中国,中国空军需要大批俄文翻译,李仲武到兰州担任高级翻译,同时通过南京俄文同学会介绍调用俄语人员到兰州参加翻译工作。

张培泽是南京无线电台台长,是广东中山人,早年在美国芝加哥工程学院学习,抗战爆发后担任南京无线电电台台长。当时,中国空军非常弱小,苏联援华飞机的无线电联络也很落后。张培泽到兰州后主要进行陆空无线电联络实验。张培泽的儿子张壮杰曾回忆,“在失事的前几天,父亲来了一封信。他告诉母亲,要好好教育孩子,要把他们培养出来,祖国的前途需要下一代去肩负”。

关于飞机的正副驾驶员郭家彦、张君泽,我们也找到了一些基本资料。

郭家彦是河北献县人,中央航空学校第二期航空班学员,1935年任空军少尉。

张君泽是四川灌县人,中央航空学校第五期二班(洛阳)学员。

据相关资料记载,遇难的中国军人中还有一位,但是很遗憾,我们至今未找到这位英雄的任何蛛丝马迹。

岁月久远,往事不可追。“九一八”来临前,我们谨以这篇迟到了75年的文章,告慰那些为中华民族崛起而牺牲的人们,同时,也期盼着更多人能提供相关线索,解开那些扑朔迷离的往事。

文/图 本报首席记者 王文元

标签:兰州 中方 抗战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