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工作就是拿来吐槽的,热爱工作显得太高调?

2013年07月27日 08:56
来源:南方都市报

原标题:工作就是拿来吐槽的,热爱工作显得太高调?

目前,中国多数人的职业规划经不起推敲,更多时候是随波逐流,他们很难从职业中获得价值感和成就感,甚至把过度专注于职业的表现当成一种愚忠行为。对于职业之种种,他们经常抱怨,把抱怨当做是通向自我解脱的捷径,但抱怨也是会上瘾的。他们被灌溉太多成功学的内容,却从没有考虑如何老老实实地提高自己的职业技能,增进自己的职业素养。至于敬业、职业和专业?这些词汇几乎被认为太古老、太主旋律、太傻帽。

0 1

有职业梦想是装逼,吐槽工作才是时髦

改变

选择自己的工作前,先弄清自己喜欢什么

抱怨自己的工作,已经成为一切社交圈共同话题,如果谁大方坦承“我爱我的工作”,则有可能会被周围群体孤立,甚至被视为极品和奇葩。现在职场中“抱怨工作”不仅是社交主旋律话题,更是职场人士骨子里彻底认同的一件事,无论哪个层级的职场人永远都在抱怨赚钱少、工作累、人际关系复杂和上司难搞。在这样巨大的“抱怨”气场里,承认自己有工作梦想和职业理想会有两种下场:一、你是新人吧;二、你是在装逼。

大方承认自己喜欢工作、承认自己有梦想似乎是在我们父辈年代才会发生的事情;吐槽和抱怨自己的工作,是这一代人的明显标志。前程无忧网首席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这样分析,当职场允许流动,人们可以多元个性选择职业时,过多的选择会让人们觉得自己的工作不够完美。既然接受了不完美的现状,又不能做更多改变,换个职业或工作又还没有现在的好,于是周而复始进入一种自我厌弃和讨厌外界的恶性循环。而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社会学教授于长江则从社会学角度进行分析,人们通常会凭借自己的生活经验去判断事实,以中国人平常听到的信息,就是不相信会有人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我们的国情是,从一个婴儿成长到一个社会化的人的过程中,我们的教育从来没有系统地教授如何形成自己的兴趣和理想,无论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还是社会教育。

如何将“抱怨”自动切换到“喜欢”的状态?似乎并不是像推导数学公式一样,经过一番计算和演练就能得出结论。于长江的建议是,在你选择对一份职业或工作进行抱怨前,首先要想清楚自己喜欢什么,多数人对于“喜欢”和“不喜欢”处在一种蒙昧未知的状态下,只是简单把让自己难受的事物归类为“不喜欢”,做足关于喜欢和不喜欢的思考后,再回看自己的职业和工作,也许会另有一番态度改观。

02

用赚钱多寡的单一标准来评价职业

改变

选择适合你的职业,自然能赚到钱

人们对于成功人士的定义更倾向于对方赚了多少钱。从大众关注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热衷度就可以看出,赚钱与成功早已画等号,如果没有钱,似乎就没有职业或工作上的成功,这种观点根深蒂固,从而也导致部分人因为赚钱少而厌弃自己的工作。

林奕华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说,成功有不同的定义,年轻人应弄清楚什么是真正的成功。成功很多时候并不是物质上的,而是能满足自己内心和精神世界的。成功的方式有很多种,有一个能够赚钱的职业是一种成功;通过数年研究,最后制作出《疯狂原始人》动画片获得全球赞誉也是一种成功;像《破产姐妹》中麦克斯和卡洛琳通过不断尝试借钱开了蛋糕店也是一种成功,那是小人物的成功。“常态社会下,平凡人在职业上的成功与赚钱无关,更多时候是为一种存在价值。”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这样认为。在剖析深层次原因时,冯原说每个人的特性都需要被推动和鼓励,但是金钱至上的观念会导致这样一个结果,“钱多的歧视钱少的,有了这种歧视的存在,人们会更想去赚钱,而不是去证明自己的实力和重视手头的工作,这样反复会恶性循环,社会也会变得越来越有惰性。”

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建议,人们在考量自己职业和事业时,把职业理想和规划可以具体分为三年、五年和八年,在每个职业年限设定一个职业期待。比如,三年的时候,是资深从业者,五年可以具有领导和创新意识,八年的时候职业可以有一个质的跨越和转变。不要被薪水、赚钱这些物质价值观所左右,要从长远的眼光选择适合自己、能扬长自己优势的职业领域,要耐得住清贫的寂寞。事实上,只要你选择自己感兴趣并且擅长的工作,愿意为之付出努力,你一定能赚到钱。

03

上班混日子是主流,职业精神稀缺

改变

社会需要认可“人尽其才和职业平等”

最近天涯头条《三十二岁渣男,无妻无子无车,存款不到五位数,感觉这一生完了》,该帖跟者无数,网友们不仅是要听这个人讲故事,而是认同“工作平常、能力平庸、未来困惑、理想空洞”的职业现状。这并不是个体现象,在这个分享个人经历和生活八卦的网络论坛,埋怨工作无聊、控诉极品同事、对未来迷惘的帖子是主流,却几乎看不到分享勤奋工作经历、对职业理解有深度想法的内容。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认为,中国人非常缺少一种职业和道德的素养,这与现代社会的价值观是格格不入的。现代社会价值观有两个观点:一是人们不分贵贱,互相平等尊重。二是人尽其才,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天赋和所具有的能力获得自己最好的发展机会。完成这两点才会形成一个拥有敬业精神的社会。“比如,我在餐馆打工,当一个清洁工。只要把工作做好,得到我应有的报酬,我就可以把它当作一辈子的职业,而社会也不会因为这个职业而看不起我。只有做到这种程度时,人们才会有敬业精神,那么这个社会也就会按部就班地良好运作和发展。”冯原认为,要实现这两个价值观是一个非常漫长的社会工程,目前最关键的是如何让中国人建立起一个平等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是相互尊重的,不因为工作的贵贱而去歧视他人,这需要我们从教育和社会的每个层面去引导和宣传。

李仙在《傻认真———中国人最需要的职业精神》一书中写,“傻认真”不仅是一种职业精神,还是一种品质。人力资源专家冯丽娟认为,职业精神和职业品质是需要一定时间沉淀下来的。现在职场新人往往只看最近的三年自己有没有升迁,过度关注职业规划之外的物质因素,不能耐心和静心去感受职业中的细微体验。她认为,职业精神的基础是用心,工作的乐趣是需要慢慢体会的,就像喝茶一样,一开始是苦的,后来才慢慢有回甘。对待工作不要急功近利,职业上的成功包含很多方面,要有颗平常心。

04

填志愿选工作只关心“哪个赚钱多”

改变

不能用机会主义的想法去看待职业

近期美国进行抽样调查,问及“如何定义自己的成功”,以下是票数最高的七项:健康、有时间从事生命中重要之事、和谐的夫妻伴侣关系、有效理财、能够平衡生活与工作的关系、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抽出时间从事兴趣和爱好。在这七项内容里,竟有两项内容是与工作有关。形成反差的是,在类似的调查中,多数国人定义自己的成功,通常只与钱和房子有关。

在中国,高中生填报志愿时,问的是,哪个专业就业前景最好?大学生选择职业时,问的是,哪个岗位拿钱多升职快?这显然是一种错误的价值观。国人不爱自己的工作,更多时候被面子、尊严和地位等常规价值给绑架了,他们倾向于选择公务员、银行或者国企工作,只因为在普世价值中,这些工作更体面,从而放弃选择本应该可能更适合自己、富有创造性的职业。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冯原认为,这是功利主义和机会主义导致的结果。在一个相互尊重、人尽其才的社会机制里,人们就会以自身的机智和才能为出发点,去追求自己喜欢的工作,同时也尊重别人的工作,这样的社会就是一个良性的社会。而功利主义和机会主义会导致人们用功利主义论做选择,最直接影响就是年轻一代缺乏创新和冒险精神,他们很轻率地就放弃了自己的兴趣和梦想,选择了一些目前看起来能获得一些经济好处的职业。

冯原的建议是,人不能用机会主义的想法去看待职业和工作,当你运用机会主义思维做选择时,就已经失去了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真正的机会是需要一定的冒险和付出才能得到的。从长远的角度看,现在的稳定并不意味着将来的稳定。年轻人应该朝着自己的兴趣和理想去奋斗。满足了兴趣和理想,才是在工作或职业中实现自我价值唯一的保障。

05

抱怨自己的工作是谦虚

反之是炫耀

改变

请与“流行不讲真话”的风气对抗

《英国人的言行潜规则》一书中提到,英国人有一种“千万不要过分热情规则”:禁止对学术工作过分热情。过分努力的书虫会被冠以呆子、闷罐等绰号,在学生间不受欢迎、受尽嘲笑;那些钟爱学业的,必须小心翼翼地掩藏自己的真实渴望,伪装出一副不厌其烦、漠不关心的样子来。职场上也如此,谈论起工作也要假装毫不在意。同时,英国人还有一种“礼貌的平等主义”现象,不能直接提及自己成功,讲到自己的成就,必须搭配糗事和抱怨,否则就会招来嫉妒和排挤。

但需要注意的是,英国人是“假装不在意工作”,他们事实上是在意的,并且非常注重专业精神和职业技能的。而中国人大多不需要假装。我们甚至把讨厌自己的工作当成一种谦虚的表现,喜欢自己的工作是炫耀和骄傲。如果不遵循这个谦虚规则,惩罚机制就会随即生效。

小乔带着土木工程的学位证书,画了3年图纸后对这种无趣的工作方式彻底绝望,大学时的积累和那么一点运气让她到了现在的公司,专门负责对接和美国的工程项目,“大概两个月会去一趟美国,公司很善良都给买商务舱,现在连化妆品都可以在那边买,而且再也不用自己熬夜画图,我又喜欢和人打交道,尤其美国总部的工程师来自及世界各地,工作一下变新鲜了。”那时候小乔可以一口气说完这段话不带间断,工作带给她太多满足,恨不得昭告天下,同学聚会、同事聚会时大家都会谈论工作,她就如实表达。慢慢地她发现这段话结束后,有人挑眉,有人奇怪地交流了下眼神,有人轻微地翻了白眼,空气里弥漫着尴尬。

现在她学乖了,“跨时区飞行很辛苦,皮肤都变差了”,“美国佬超没品位,没共同话题”,“整天要和这么多人打交道很烦的”,抱怨工作成了小乔不得已的谦虚,但是她终于和别人一样了,不再是个喜欢工作得意洋洋的怪物。

“其实用谦虚贬低自己是中国人自我保护的方式。”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艺术设计系教授冯原认为这样的情况看似有一种规则,规则的核心是奖励和惩罚。恰恰是没有统一的公共规则,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并无有公信力的标准,于是为了避免出错、避免惩罚,我们流行不讲真话,不过是因为明规则的冠冕堂皇和潜规则的恃强凌弱罢了。这样的潜规则对一部分人是种强权,带来了压抑。

面对这样一套明暗不清晰的规则,我们有两种选择,遵循这样的混乱规则,做个继承者,或者是推翻它,做个挑战者。这个选择的本质是到底打算避免惩罚的伤害,还是要创造新的规则,获得新的奖励和快感。别忘了,你手中始终握着这两张牌。

06

你技术很牛?不行,必须学会搞关系

改变

让专业的人专心地去做专业的事

中国很流行“职业剧”,有人感慨我们的电视剧终于比肩美利坚了,你们有《实习医生格蕾》,我们有《心术》,你们有《丑女贝蒂》,我们有《时尚女编辑》,你们有《新闻编辑室》,我们有《爱上女主播》!慢着,回味一下貌似哪里有点不对,美国的职业剧是由大量的专业故事组成,据说美国有法律系课堂都引用过《波士顿律师》的内容。我们的职场剧更像是《后宫甄嬛传》的医生版、白领版、律师版。如果说这只是电视剧,那么现实呢?

崔教授身材矮小,也算不上帅,顶多就是个儒雅的“大叔”吧,但却是学生中的万人迷,尤其对于女大学生们,因为教古文的他可以用“吟”的方式全篇背诵楚辞,他教大家唐朝时的口音念出的唐诗更加雅致上口,他教的古文常常在不自觉间就让大家记住,省去了背诵的麻烦,上课从不点名,学生却从不落课。

不过他开的课越来越少。学生问他是不是偷闲不愿教课,他撇撇嘴说了原因,原来教授级有自己的论文指标,他好几个学期没达标了,前段时间学院党委书记还找他谈话,学工商管理的书记向来对人很和气,耐心地指导崔教授该如何进一步研究古代文学,争取多投几篇论文,否则不符合开课的标准。崔教授说自己正在研究,但是论文发不了那么快,而且还得教学呢,书记怪他死脑筋,上下打点下嘛,平时也得注意多和同事交流,并告诉他很多人不满他的研究古文鹤立独行,告了几次状呢。这个学期,学生在必修课里没有找到他的课程。

过去我们生活在等级社会,而未来我们希望能够进入公民社会,当下的形态则是市场社会,从表面看上去我们和专业发展成熟的国家也没有什么区别,不但有细致的专业分化,而且我们的白领们、中产阶级们也在星巴克里喝咖啡,手里拎着名牌包,休假世界各地跑,可是内在却难免失衡。

冯原认为有一种普遍的权利还在制约我们的专业领域,是等级社会的残留。成熟的专业社会应该有各自的领域,领域内实行完整的职业和道德行为准则。以香港为例,医生、律师等的专业资格和评定并不由政府给予,而是由各个专业的公会和学会自己去把握。而普遍权利的存在,制约了专业化发展。

每个人都是社会行动者,对此接受还是挑战是个选择。

0 7

“工资永远赶不上房价,还工作干吗”

改变

超越性价比,更长远地看待工作

“工资永远赶不上房价,还工作了干吗”在讨论工作时若有人提出这个论断,一时还真难辩驳,投入产出比是很多人抱怨工作的理由。

进入大学,就有学长学姐告诉你这个专业是不是“吃香”,考什么证件最为有用,进入工作做这些事情是不是可以积累人脉,做那件事件是不是有利于跳槽面试时的表现。在一个有限的时间内,每个人算清了一笔笔趋利避害的账目,一旦有消极的结果或者想不出结果,就让人对工作产生颓废的情绪。

人生的选择永远都是这样的两难,在长期受益和短期受益内徘徊苦思,就像看着股票一路疯涨,却舍不得按下抛售,而眼前的利益取胜的时候比较多。

郭展序认为“投入产出比”让许多职业人焦虑其实颇有点庸人自扰,也许你在毕业之初的确只能够先租房,也许未来几年买房仍旧压力很大,但是根据做猎头的多年经验,他发现人通过工作还是在逐步改变生活,比如先买一辆车,节假日出去兜风,甚至最开始可能只是一辆自行车,耐心地工作,生活会随着时间而改变。

冯原则认为并非一定要抛却眼前利益,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但是一个长远的带有宗教情怀的目标更容易让人远离工作琐事的烦恼,当面对这样一个忘我的终点,眼前的利益就不能够再扯动情绪的神经。“人和动物的区别,不是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是人愿意为他人和人类贡献自己的智力和体力。”

香港导演彭浩翔有句话不错:不是不爱钱,但不做只赚钱的工作。工作除了钱,还应该有其他。而学者刘瑜则说,我所理解的成功,是一个人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有敬畏与热情———一个每天早上起床都觉得上班是个负担的律师,并不比一个骄傲地对顾客说“看,这个发型剪得漂亮吧”的理发师更加成功。

08

业绩不突出的人,不好意思说爱工作

改变

爱工作是天赋人权,做不好就努力啊

一个企业,总有一部分人的表现不那么抢眼,或者说业绩平平,你会发现他们在谈论工作时要么默不做声,要么则会表示对工作的不满意,甚至有些不屑,“这些业绩平平的人实际已经被剥夺了诉说自己喜爱工作的权利。”深圳人力资源专家郭展序如是分析。

他发现,喜爱自己的工作,并且可以随心表达这一点的人都是公司中成绩突出的人,尤其是那些通过几年的奋斗改变了自己,过上了一直想要的生活的人,而还没有做到这些的人,则在他们面前羞于流露出这样的情绪,自己的工作都还没有什么起色,怎么好意思说自己非常满意、非常爱这份工作呢?他们对工作的抱怨并不一定出自真心,有时候是种掩饰,甚至有可能他们对工作本身非常满意,也必须要鄙视工作、鄙视自己的努力。这或多或少是一种成功学的绑架。

“公司里不可能人人都业绩第一,但是爱工作却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利,长时间自我贬低、贬低工作也会造成负面的暗示。”郭展序建议,不过他认为除了认同这点之外,更重要的是下一步的改变。

支撑人对工作的喜爱最为核心的是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如果喜欢这份工作,就把它做到令自己满意。既然过去表现平平,那么现在最好要突破自我,一方面再次确认自己的目标,增加努力的程度;另一方面扩大自己工作的半径,可以尝试多承担一些不属于自己的工作业务,既是锻炼,也是给别人看到你改变的机会。如果这样做之后仍旧不令自己满意,那么就要谨慎换一份工作了。

标签:工作 拿来 高调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