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湖北咸宁:11名毒贩一审5人被判死刑

2013年07月15日 16:00
来源:正义网

原标题:湖北咸宁:11名毒贩一审5人被判死刑

正义网咸宁7月15日电(通讯员 董慧艳)频换手机、快速交易、遥控车牌……尽管反侦查手段多样,仍被警方擒获。近日,由湖北省咸宁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邹某等11名被告人贩卖毒品案,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邹某、邹某某等11人犯贩卖毒品罪,其中被告人邹某、郑某、杨某等贩卖毒品麻果294000颗,甲基苯丙胺含量为26.65g/100g。依据法律,被告人邹某等5人被判死刑,1人无期,其余人员被判有期徒刑,最高判15年,最少也有8年。

用分手费作本贩毒被抓

咸宁人镇某,今年47岁,曾因贪污和盗窃罪获刑。出狱后,2010年离婚,前妻给他1万元分手费。他用这分手费开了一家休闲店,认识了武汉毒贩罗某,他开始贩毒。

从一名吸毒人员上查,警方发现镇某经常向温泉一带的吸毒人员出售毒品。去年1月12日晚,次日零点,当镇某向他人出售麻果时,被突然出现在房间的民警逮住现形,当时在房间的还有武汉的罗某,因这处房产是他的,被警方误认为是房东,饶幸逃脱回到武汉。

警方调查发现,罗某是镇某的上线,当晚,罗某来到镇某租房处卖给他300颗麻果。他是贩毒链条的中间环节,在武汉还有同伙熊某等,他们购回的毒品一般销往武汉及咸宁一带。

民警车内憋12小时

罗某经常往来湖南祁阳和武汉,警方获悉,罗某是从湖南祁阳县的郑某手里取货。

去年3月,咸宁民警早早潜入湖南祁阳调查。经过近一个月的排查,警方发现,郑某是从云南的邹某手中取货,毒资由邹某的弟弟代收。

去年4月26日,罗某的同伙熊某驾车携携95万元毒资到湖南找到郑某购买麻果,次日凌晨6时,熊某在另一个地方拿到6包麻果,他马上驾车返回武汉交给罗某售出。

为防止民警跟踪调查,熊某开车车速均超过180码,并且其车的牌照是遥控翻牌,一上高速将车牌翻转,让监控无法拍摄。

28日,罗某自己携95万元,找到郑某购买麻果,看到郑某手中货源不少,罗某又安排在武汉的熊某和祝某携69.5万元赶到祁阳县一酒店会合,毒资交给郑某。

为了抓住这伙毒贩,在湖南警方的配合下,分为六个小组进行蹲点守候。28日晚,在罗某和郑某所住酒店的停车场,8名民警坐在两台车内,一前一后包围罗某的车,民警一动不动的一呆就是12小时,为了避免被发现,民警们小便最多也就用空水瓶解决。

频换手机、抄小路送毒仍被抓

警方发现,这伙毒贩反侦查能力特别强,频繁变更交易地点和手机,并且每次都派不同的人快速交易,毒品从湖南到武汉再出手,卖买往往不过短短几秒钟,抓捕难度非常大。

29日9时许,郑某安排下属将10包麻果(6万颗)在一工业园交给罗某。看到毒贩们行动,警方决定收网。10时许,在高速路入口,熊某和罗某被守候多时的警方抓获。

警方清点发现,车内少了祝某和毒品。警方立即沿着高速公路和罗某经过的道路寻找,警方发现,在离高速入口不远处有一个涵洞,警方沿涵洞翻上高速,看到一名男子从草丛里站起来逃跑,民警上前将其控制,在离其不远处,将装有10包麻果的提包找到。这名男子就是祝某,原来,为防民警在高速入口处设卡,罗某特在涵洞处将祝某放下,让他提着毒品在高速路边等候。祝某看时间不对,便将毒品藏在草丛里,自己躲了起来。没有想到还是被警方逮住。

与此同时,其它组民警也行动,将郑某和邹某的弟弟等抓获,并从他们的车里缴获毒资84万元。

毒贩父亲夜背百万现金回家被截获

经过审讯,邹某的弟弟告诉警方,剩下的百余万元毒资在家中,但警方其家中没有找到,难道钱被盗了?

经过多次审讯,邹某的弟弟交待,他的父亲到过他家里,可能是被其父亲拿走了。

警方连夜赶到湖南祁东县邹某弟弟的老家,然而老人并不在家。民警决定在其家中守候。当晚11时30分左右,邹某弟弟的父亲扛着一个蛇皮袋,气喘吁吁地回到家中。经民警检查,蛇皮袋中正好有136.6万元现金。

邹父称,他当天到儿子家中看孙女,可家中没人,他发现门边有一个蛇皮袋,里面装满了钱,因担心这么多的钱放在那里不安全,于是就背着钱回了老家。他于当晚7时许离开儿子家中,先坐了一个多小时长途车,下车后,他背着这一袋子钱,走了近两小时的夜路,才回到家中。到家后看见警察才知道钱是赃款。

随后,警方通过侦查,在云南将此案头号人物邹某抓捕归案,至此,该团伙11名人员全部到案。

据查,邹某购买的毒品麻果,每包(6000颗)只需要6.15万元,而他交给郑某出手后,则是以每包15.9万元的价格卖出,每包牟利近10万元。

最后一刻嫌疑人才低头求饶

从开庭到辩论环节,11名犯罪嫌疑人中除了几名认罪态度好外,剩余均矢口否认自己主动贩卖毒品。直到最后环节,他们才低头认罪,求法院轻判。

在辩论环节,11名被告人的13名辩护律师与公诉人展开舌战。争论焦点围绕着部分被告是否主从犯、检察院的讯问笔录、辨认笔录是否成为证据及有被告检举同伙是否立功等。

对此,公诉人给予回应,通过被告的供认及其同伙的应证,买卖毒品是一个整体环节,这属于共同犯罪,都是主犯。对讯问笔录,公诉人回应,《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辩认笔录就是证据种类中的一种。对于检举揭发同伙是否立功,公诉人给予驳斥,本贩毒案件是共同犯罪案件,被告检举揭发同案犯姓名、住址、体貌特征等信息,属于被告人应当供述的范围,不是立功,不应给予减轻量刑。

标签:一审 毒贩 死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