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思想解放离不开公共讨论

2013年05月16日 07:25
来源:晶报

原标题:思想解放离不开公共讨论

本版主持: 李鸿文

真理标准的讨论告诉世人,中国人不仅可以“讲理”,而且善于“讲理”。那些将“讲理”传统归功于西方,而忽视了东方人也具备这方面才能和愿望的观点,是在以“国情论”、“特殊性”而否定和排斥人类的普遍性

5月10日,中央党校主办“解放思想、改革开放、凝聚力量、攻坚克难——纪念《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 35周年座谈会”。与会代表在发言中指出,在新的历史阶段,必须继续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求真务实,研究与解决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深化改革,攻坚克难。

真理愈“辩”愈明

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报道了这次座谈会。1978年5月10日,在胡耀邦的直接指导下,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第60期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此后,在邓小平的领导、支持下,开展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这场讨论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重要的思想准备,对党和国家的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改革开放首先是思想解放,而思想解放离不开公共讨论。今天,回首当年那场波澜壮阔的讨论,对今天解放思想、改革开放更具有启迪意义。

首先,公共讨论不怕“权威”,当年那场讨论,针对的是华国锋提出的“两个凡是”。 粉碎“四人帮”以后,华国锋提出“两个凡是”,以“高举毛主席旗帜”、坚持毛泽东思想为借口,继续维护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把“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口号及方针政策,包括对邓小平的错误结论等都以毛主席有过批示为由而加以维护,阻碍拨乱反正工作的进行。

邓小平最早旗帜鲜明地反对“两个凡是”,叶剑英、陈云等也支持和响应邓小平的观点。1977年底,中央党校根据胡耀邦的意见,明确规定研究党的历史要遵守两条原则,一条是完整地准确地理解毛泽东的有关指示;一条是以实践为检验路线是非的标准。至此,一场判断思想是非、理论是非标准问题的思想政治领域的大讨论已不可阻挡。

其次,公共讨论不怕问题尖锐。1978年5月10日,中共中央党校内部刊物发表了由胡耀邦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刊登了此文,当天新华社转发,次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同时予以转载,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自治区的报纸也陆续予以转载。

这篇文章引起了强烈反响,同时也遭到一些人的非议和谴责。坚持“两个凡是”主张的华国锋等人指示《红旗》杂志“不要表态”,企图把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压制下去。 但是,这一讨论得到了邓小平的积极支持。1978年6月2日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指出,一定要拨乱反正,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邓小平的讲话进一步驳斥了“两个凡是”的观点,有力地支持和推动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不要打棍子、戴帽子

最重要的是,公共讨论是“讲理”,而不是“打棍子”、“戴帽子”。《光明日报》刊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后,《解放军报》又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了《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一文,比较系统地从理论上驳斥了对于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原则的责难。 此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以及许多地方报刊也纷纷发表文章,开展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

尽管阻力如此之大,问题是如此尖锐,被卷入讨论的媒体如此之多,社会各层面的参与度如此之高,但整个讨论是在理性、平和的氛围中进行。 观点上针锋相对,方式方法上却是以理服人,从当年6月到11月,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自治区和各大军区的主要负责同志都发表了文章或讲话;中央和地方的报刊也发表了许多这方面的文章,从而使这场讨论逐步深入。最后,华国锋公开检讨,声明收回“两个凡是”。

时隔35年回首当年的真理标准讨论,不仅意在重温其深刻的历史价值,更应领会其鲜明的现实意义。这场讨论对如何在公共讨论中探索、追寻真理,如何展开公共讨论,树立了一个良性的示范,今天的我们不仅受益于当年讨论的内容,也从讨论的形式、方法中得到启迪。

公共讨论也是我们的传统

“民主就是让公众讲道理”,仅从公共讨论而言,但凡一个民族具有善于争鸣的传统,这个传统就有可能孕育民主。真理标准的讨论告诉世人,中国人不仅可以“讲理”,而且善于“讲理”。那些将“讲理”传统归功于西方,而忽视了东方人也具备这方面才能和愿望的观点,是在以“国情论”、“特殊性”而否定和排斥人类的普遍性。

对此,阿玛蒂亚·森在《惯于争鸣的印度人》一书中作了说明。这本书所展现的,不是争鸣的技巧和认辨的成果,而是如何争鸣,如何展开公开讨论。阿玛蒂亚·森在书中介绍了印度历史上四个伟大的人物:阿育王、阿克巴、泰戈尔、甘地,以他们为例,梳理了印度自由表达与宽容精神的源流。

尤其是阿育王时期,当时教派之争达到你死我活的程度,阿育王虽然信奉皈依佛教,但并没有将自己的信仰强加于国人,而是矢志确保公众议事能够在没有敌意和暴力的前提下进行。他以诏书的形式为各派立规矩,要求“言谈有节,不得于不当场合溢美自家教派或贬低其他教派,即令在恰当场合,言辞亦当适度,每一方均应充分尊重其他教派。”阿育王的“规矩”,不是压制言论表达,而是鼓励言论正常表达。他的这项议事规则,不仅比19世纪的“罗伯特议事规程”早两千多年,而且更能体现出民主精神。

阿育王的主张产生了回响。此后的统治者莫卧尔皇帝阿克巴,就倡导并支持不同信仰的人之间进行对话。他诚恳邀请各派宗教学者到他的宫廷,倾听他们的“说教”,还将不同教派的领袖人物召集在一起,让他们畅所欲言地辩论和研究各种宗教和社会问题,辨明同异,消除误解,进而摆脱宗教矛盾,求得社会和谐。

当然,阿玛蒂亚·森的目的,不是炫耀他的祖国的光荣历史,而是告诉一些强调“特殊性”的人,虽然希腊和罗马的公共议事遗产久负盛名,但包括印度、中国在内的“东方”,同样具有公共讨论传统,我们不能将自己的民主传统,拱手让给别人。

公共讨论立规有前提

不同诉求能够自由表达,是民主政治得以建立的基础。而要保障公共讨论得以顺利进行,确实有必要立规矩,但这个立规行为,不能指望阿育王或阿克巴下一道诏书或行政指令,而应由公共讨论场域的参与者自我觉醒并带头垂范。

人民日报官方微博前几天转发了一位“著名网友”的“关于微博的六个约定”,说在微博上待久了,深感达成共识之难,撕裂社会之易。想做包括“求同存异、价值多元”在内的六个约定。虽然,这位号称“自干五”的网友曾经为了“辟谣”伟业而发过“钓鱼帖”,甚至污言秽语辱骂过女性,并与一位女青年约架,但我们不能因人废言,而应该肯定这六个约定所具有的多元、包容以及法律精神。

可几乎在同时,微博上一些具有一定影响力的博主莫名其妙地消失。这位“著名网友”如果在立规之前,如果能为这些“异”者呼吁几句,哪怕只是象征性,都能使这“六个约定”看起来更具有合理性。有趣的是,就在该约定被官方媒体的微博争相转发之后,这位“著名网友”又按捺不住了攻击女性网友的癖好。看来,有些“规矩”只是单方面。

从茅于轼被攻击事件,到微博等公共讨论场域中的恶语相向,似乎意味着我们“忘记”了如何公共讨论。这个意义而言,我赞同给公共讨论立规矩的呼吁,但“求同存异、价值多元”的前提,是要确保“异”之存在,要能保障每个人都有平等的发言机会。我们进行公共讨论,争论也罢,交锋也罢,观点对错尚在其次,重要的是要明确,争论或交锋的对象是观点而不是发表观点的人,所以,绝不能进行人身攻击和政治恫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