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南京析津府,大辽国的“钱袋子”

2013年03月27日 06:03
来源:辽沈晚报

原标题:南京析津府,大辽国的“钱袋子”

辽宋两国之间打了25年的恶仗,死伤无数破财亿万,就是为了争夺燕云十六州。而幽州,即后来的辽南京析津府,则是双方角逐争锋的重中之重!幽燕之地自古就是经济发达的农耕区、商贾往来的赋税重地,汉人视之为“父母之邦”。而入主中原的辽金元清等少数民族政权,一旦将这块膏腴之地据为己有,便死攥不放!在金代,海陵王完颜亮甚至将地处黑龙江的皇室祖坟都迁到这里,力度之大可谓石破天惊!评点大辽五京,有人说上京地位最高,中京占地最大……说到南京这座大辽陪都,它的最显著特点是“富庶”。

南京是宋朝向辽纳贡的交接点

后晋石敬瑭向辽割让燕云十六州后,辽太宗于会同元年(938年)升幽州为南京,后改为燕京。燕京自此为辽朝五京之一,这也是今天的北京第一次以陪都身份跻身帝都之列。

与大辽的其他四京比,南京物资丰裕,人丁兴旺,街市繁荣,宫殿壮丽。辽代帝王每年四处“捺钵”行踪不定,但到了辽代中后期,南京城却成了辽代帝王来得最多,逗留时间最长的一座都城。

幽州自古就是人口密集、百艺兴隆的繁荣富贵乡,其富庶之源是有着悠久的历史根脉的。1005年,辽国首先主动在燕京以南的涿州、新城和云朔地区设置榷场。同年,宋朝也在雄州、霸州等地设置榷场。从此,“终(宋)仁宗、英宗之世,契丹固守盟好,互市不绝。”而燕京作为辽宋国界沿边的大都市,自然成为管理榷场的主要地点。辽宋两国和平商贸的稳定局面,维系了一百多年时间,燕京一带收益颇丰。

辽宋双方年年互派使者,使者们收购货物,直接进行贸易,燕京就成了使者交易的主要场所。宋使到辽,除携带朝廷礼品外,还把南方的丝织品、茶叶等带到燕京。返宋时,又从这里购买皮毛、药品、东珠等辽国特产带回。

燕京是宋朝向辽朝输送贡品的交接点。每年宋赠辽岁币、锦帛都要经燕京输送至辽上京。加之南方商人也以燕京作为贸易枢纽,故而燕京市场上使用的货币几乎全是宋币。据朱瑞熙先生的统计,仅从宋真宗景德二年到宋仁宗庆历二年这38年间,宋朝就向辽国进献了383万两白银和763万匹绢。依照当时的最低银价每两一贯六百文(铜钱)、绢平均价每匹一贯文(铜钱)计算,北宋共向辽国支付了1375.8 万贯文(铜钱)的货物,平均每年支付36.2 万贯文(铜钱)的货物。作为岁币转运的重要途径站与双方使者、商人的交易市场,地处枢纽的南京城有如大辽国的一座“金银库”!

经济的繁荣促进了城市的发展。当时,南京城有30万人,包括了汉、契丹、奚、渤海、女真等民族。城内划分了26个“坊”,各坊有围墙、坊门,门上有坊名,以此管理城内居民。据《契丹国志》记载,南京城“大内壮丽,城北有市,陆海百货,聚于其中。膏腴蔬瓜果实稻粮之类,靡不毕出,而桑柘麻麦,羊豕鸡兔,不问可知……水甘土厚,人多技艺”。好一派繁华景象!

辽南京之富不仅惠及大辽皇室,连南京的地方官也赚得盘满钵满。辽南京留守赵延寿为其养父赵德钧下葬,仅放入墓室中陪葬的汉唐钱币就多达七万余枚!而赵延寿为南京留守的任职时间为太宗会同三年(940 年)至世宗天禄二年(948 年)。仅8年时间,赵氏家族搜刮的巨大财富恐为天文数字!而这也从一个侧面,彰显了南京地区经济之发达,商贸之繁盛。

为了确保南京一带军民的粮食供应,萧太后还挖了一条运粮河。原名萧太后运粮河。淤浅变窄后,明代以谐音俗称饮羊河。此河位于通州区台湖镇口子村至张家湾镇张湾村,长9000米,河床均宽31米,河底均宽8米,为该河故道。张家湾镇立禅庵村东,尚存有该河河口码头遗址。该河开凿于辽统和晚期,由萧太后主持此项工程,用

以转运辽东海漕粮米以济南京(今北京),后来辽

主走水路至延芳淀游猎亦经此河。该河原西起南

京东门,即今宣武区大、小川淀胡同及平渊里一

带,东至今张家湾镇张家村入潞水(今大运河故

道)。在台湖镇域内河南北岸有两座村庄,称胡家

筏(今称垡)、朱家垡,是当年制作运输工具——

竹木筏作坊所在。

由于从东京索要供给南京的粮食过多,

从东京产粮区向南京运粮必须海运,海难频

出,再加上地方官吏的压榨盘剥,辽东百姓忍

无可忍被迫揭竿而起!由此可见,南京在辽皇

室心中的地位,至少是要高于东京的。

增建佛寺广修佛塔

辽王朝占据幽州后,将其改名为“南京析津府”,未对旧城进行大规模扩增,基本保持原貌。但城内新建的宫殿佛寺则焕然一新,既吸收了中原汉民族建筑艺术的精华,又保留了契丹民族的特色。在《中国建筑史》一书中,梁思成先生描述辽代建筑的特点时指出:“以雄朴为主,结构完固,不尚华饰。”辽南京宫殿、佛寺的主要建筑与北宋初期形制相类,而始建于辽道宗咸庸年间的清水院正殿坐西朝东,则体现了契丹族崇拜太阳的信仰和习俗。

佛教在辽代是“国教”,而建佛堂、造佛塔却是需要大量资财的。在辽代,南京一带寺院遍布、佛塔林立,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即便有崇佛礼佛之心,也难以为继。辽代在南京所建的塔,在辽五京之中位列前茅。其中,建于辽咸雍四年(1068年)的良乡塔,为一楼阁式五层空心砖塔,是北京地区仅存的完整楼阁式砖塔。初建于辽代重熙八年(1039年)的冶仙塔位于密云县城东北的冶山上,是密云外八景之一。景名为“冶塔仙灯”,塔的基本结构一直保持辽代的建筑风格,塔基出土的绿釉净瓶,是辽代瓷器中的精品。

除了佛塔,辽代在南京地区还建了不少壮丽的佛寺。天会三年,辽在昌平区十三陵后山,修建了一个宏大的“法华寺”,管理附近的七十二座庵堂。咸雍四年(1068年),辽建清水院,后称灵泉寺。

辽代皇帝在南京城内外修建了大量的豪华行宫,如北海太宁宫遗址。北海是辽、金、元、明、清五代帝王的宫苑,也是我国保存至今历史最悠久的古代园林杰作之一。早在十一世纪中叶,北海就是辽朝的皇家行宫,当时称为“瑶屿”。

辽香山寺遗址位于北京海淀区四季青乡北部西山东麓的一个山坳里,山势陡峭,环境幽雅。辽代中丞阿里吉于此兴建佛寺,辽末自立为帝的耶律淳死后葬香山,号永安陵。

此外,后世的考古学家在南京还发现了一批具有相当历史价值的石碑,如“阳台山清水院创造藏经记碑”。此碑位于海淀区大觉寺院内,立于辽道宗咸雍四年(1068年)三月。为汉白玉石质,堪称北京最著名的辽碑,《全辽文》卷八及《辽代石刻文编》都有录文。碑文记载了玉河县南安窠村(今海淀区南安河村)邓从贵全家于辽道宗咸雍四年(1068年)三月,施舍钱30万,修葺清水院僧舍。又施舍钱50万,印刷大藏经579帙之事。此碑在抗日战争时期曾被打断,后经修复,碑文大都漫漶不清。

三盆山崇圣院碑立于房山区周口店镇十字寺遗址内,原来的碑刻立于辽应历十年(960年)。但是辽碑后毁,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重立。碑文记载了辽代僧人惠诚在晋废址上,重建崇圣院的经过。

云居寺东峰续镌四大部经成就碑立于辽清宁四年(1058年)。碑文记载了韩绍芳、萧惟平等辽代官吏的生平。这些人的事迹在《辽史》里记载不详或未留文字,因此,此碑文可补《辽史》之缺。

新刊僧俗贰众礼佛署名之碑,碑文中有大量辽代人名,提供了辽代命名习俗的第一手资料。碑文中的“次乐庄”应为房山区石楼镇的大次落村和韩村河镇的小次落村,“昌黎村”应为今良乡的梨村。“固安小鹰军”填补了《辽史》卷四十六所记载的“大鹰军详稳司、鹰军详稳司”之缺。“昊天寺”应为辽南京著名的大昊天寺,也就是今天宁寺。

除辽皇室文化外,南京一带还遍布辽代官民的生活遗迹。2001年4月,北京市清理了大兴区青云店的两座辽代早期砖墓。墓室壁画以4根立柱相隔,分成4部分,所绘均为生活场景。内中女性人物均为高髻簪花,面部丰满,保留有浓重的唐风。

龙泉务遗址位于门头沟龙泉镇龙泉务村,是北京地区最大的一处辽金瓷窑遗址。遗址东西长230米、南北宽120米,面积达27600平方米。发现窑13座,作坊2座,出土盘、碗、瓶、壶等各类器具8000余件。龙泉务遗址为研究辽金时期北方瓷窑及陶瓷手工业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实物。

晾鹰台放鹰猎取天鹅

北京的大兴、通州二区,辽金时期多水域,其中尤以通州区延芳淀出名。这里是辽帝王的春季游猎场所和夏季纳凉所在地,约200多平方公里。《辽史》记载,辽圣宗曾多次至延芳淀游猎,辽代帝王将打猎宴游与四时捺钵制度推广到了幽燕地区。今天的延芳淀大部分水面已经干涸,均为低洼耕地,尚余几处小养鱼池。此外,在吴寺村南尚有辽景宗石雕像与祭祀用的巨大鼎式供座,是延芳淀边缘之辽代实物见证。

晾鹰台位于通州区永乐店镇德仁务村中。辽代帝王每季春在此高岗上放鹰猎取淀中天鹅,故名晾鹰台。台上两端分别建有关帝庙和镇国寺,金、元两代帝王曾于此狩猎,是漷(huǒ)县八景之一——“晾鹰旧台”。辽代还在此地专门设置了漷阴县,城址即今日通州区的漷阴村址所在地。辽代,萧太后曾命人在此凿甘泉井。

在北京延庆县延庆镇莲花池村西北角,有辽代的延庆莲花池遗址。所谓的莲花池,实际上是一口向莲花塘灌水的八角大口井,原为天然泉水,满则溢出,当年“池水喷涌,荷花盛开”。据明嘉靖《隆庆志》记载,“在州城东三里,相传萧太后植莲之所,殿宇废址犹存。”

鹫峰位于北京海淀区北安河,原名秀峰,有数株古松挺立山巅,十分壮观,故有“小黄山”之称。相传这里曾是辽代七十二营寨之一,这里也是辽代皇帝的游猎场所之一。

潜移默化间完成汉化进程

辽南京陪都不是契丹人的传统领地,而是汉人的聚居地,是中原汉文明盛行的区域。身居塞外草原的契丹人身居于此,久而久之自然受汉文明的感染熏陶,开始穿汉服、读汉书、说汉话,潜移默化间完成了汉化进程。这是继南北朝后,中原各民族间的一次新的文化融合。

辽占幽州后,为适应当时的情况,在辽朝实行了“以国制治契丹,以汉制待汉人”的政策。即南、北两面官统治国家的政策,幽云地区沿用唐制,称为南面官制。这种“因俗治俗”的国策沿袭百年,使中原地区的先进生产力得以保全,加速了大辽国的封建化进程。辽圣宗精通汉文;辽兴宗能诗擅画,可与北宋皇帝往来互答;辽道宗佛学精湛,能自写《华严经》……汉文明的汇入,使契丹人不再以孔武有力的勇悍形象出现在世人面前,而日渐增添出洋溢着文化色彩的斯文与圆润。

下期预告:在辽南京城墙内的“街坊”里寻访,不经意间竟走进了城墙后的“名人胡同”。一些清代至民国时期的名人故居纷沓入眼:洪亮吉、姚茫父、谭嗣同、康有为鲁迅……请看摆渡辽河“大辽五京行”第二十五篇——寻访南京城墙 走进名人胡同

□张松

北京房山区万佛堂孔水洞花塔是辽塔中较为特殊的塔。 记者潘恩战翻拍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