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靖海全图》,讲述珠江海盗的故事

2013年03月21日 07:41
来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靖海全图》,讲述珠江海盗的故事

大屿困贼。

各路海盗投诚,但没有具体注明是哪一伙海盗,也难考证跪在地上的海盗究竟是哪一位。

各路海盗投诚,但没有具体注明是哪一伙海盗,也难考证跪在地上的海盗究竟是哪一位。

绝岛燔巢

绝岛燔巢

画中红衣女子,疑似女海盗领袖郑一嫂。

画中红衣女子,疑似女海盗领袖郑一嫂。

梁二平

中国海盗,主要活跃在明清两朝。明代海盗集中于东部沿海,清代海盗集中于南部沿海。古文献中有一些中国海盗的文字记载,但图与画的记录就少得可怜。反映明代海盗的有《抗倭图卷》和它的明末摹绘本《倭寇图卷》。反映清代海盗的有《平海还朝图》和《靖海全图》。这两个清代的重要史卷图皆出现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的拍卖市场上。前一幅被北京的私人买家拍得,后一幅被香港海事博物馆拍得。两个长卷都成为近代史学家最新的研究对象。

壹从海战图的角度讲,清宫画师袁瑛约3米长的手卷《平海还朝图》,虽然记录的是钦差大臣百龄平定广东海盗的事迹,但画面仅是百龄平定广东海盗后班师回朝盛况——百官在河岸两面迎接他坐的大船,没有海上战斗内容,价值远不及18米长的《靖海全图》。

《靖海全图》可能是1900年被法国侵华军人劫至海外的,曾在英、法藏家中流传,还在巴黎展示过。2008年藏家族后人来中国寻售时,被香港海事博物馆慧眼收购,使这幅珍贵海史画得以保存下来。和许多研究者一样,笔者也想一睹它的真容,但总长18米的巨幅长卷,仅有几次几米长的局部展示,后来香港海事博物馆从赤柱搬家,就没再露脸。今年2月25日,香港海事博物馆新馆在中环8号码头开业,这件镇馆之宝,不仅有了原件的局部展示,同时,还借助数码动态版像看环形电影一样对18米长卷进行完整展示。

在原作展示专区,笔者看到了约5米长的《靖海全图》的局部展示。看不到长卷的头尾,从介绍得知:此画没有落款,作者姓名,无从考究。专家根据画的内容考证,此画应成于1816年左右,作品为纪念清嘉庆年间剿平广东沿岸海盗而绘制。

此卷因与著名海盗张保仔有关,吸引了许多珠三角的人前来参观。早些年,香港出了不少关于他的书和影视作品,张保仔在珠三角,可谓家喻户晓。笔者也曾到香港长洲岛,专程探访岛上的著名景点张保仔洞。此洞在岛东边临海的巨崖之下,岩洞显然崩塌多次,洞口仅容一人钻过,里边没有开发,也不建议旅客进入,但凡是登岛的游客,无不来此留影。所以,参观此图时,笔者最想看到的是画中的张保仔;但不论是局部展示的原作,还是数码动态版的全景图,在“平海受降”、“香山纳款”等画面中,都没找到像这位珠江第一大海盗的形象。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位馆员的指点下,笔者在画中找到了另一位著名海盗,这位立在船头的红衣女子,据说就是石香姑郑一嫂。

贰说到张保仔,不能不提郑一嫂,而说郑一嫂,就不能不提到郑一。郑一可谓“海盗世家”,祖上曾是福建海盗郑芝龙的同伙,后因郑成功反清复明攻下台湾,郑一的祖先则南下珠江口另寻出路。到了郑一这代,这个海盗家族转向越南一带活动,后被阮氏王朝赶到香江。郑一在珠江口与这里的海盗结盟,将六支海盗分成红、黄、青、蓝、黑、白六旗帮派,他领导的红旗帮势力最为强大的,华南海盗势力由此进入鼎盛时期。

民间传说,郑一在某次行动中,将出生在江门一个渔民家的张保仔掳去,年少的张保仔从此上了贼船。1807年11月,郑一在越南沿海一带突然死亡。他出身妓女的妻子石香姑,即郑一嫂,成为红旗帮的首领。此后,郑一嫂与张保仔以香港为根据地,横行于南中国海域,拥有大船800多艘、小船1000多艘,聚众达10万人。

张保仔虽然名气很大,但却不是一位正史中的人物。关于他的记载,最早出现在两本地方笔记中:一是袁永伦《靖海氛记》,二是温承志的《平海纪略》。前者多以黑旗帮首领郭婆带为重心,张保仔的纪录,未能述全。后者出版于作者死后数年,可能是他人代笔完成。此外,1840年编撰的《新会县志》,也有相关记载:嘉庆十四年(1809年)“五月初九日,海贼郑一嫂、张保仔将犯境,署县沈宝善亲往江门堵御。” 张保仔就这样成了“历史人物”。

当年因张保仔劫掠对象多以过往官船和洋船为主,所以,民间传说把他塑造成一位海上英雄。但张保仔的海上行径,大大影响了清廷的海上利益,官方多次派兵围剿。这个《靖海全图》表现的即是几次珠江靖海行动。借助数码动态版,人们可以完整看到原画描绘的20个场景:平海受降、大屿困贼、火攻盗艘、巨憝捕逃、训练水师、虎门慑酋、香山纳款、掳众庆生、闽寇输诚、追捕重洋、擒缚群凶、双溪献猷、绝岛燔巢、奏凯还师、村市熙恬、梯航入贡……等等。

叁通过巨幅海战长卷,可以看到当年清廷靖海的许多细节,比如海上作战,在“大屿困贼”中,可以看到挂土褐色帆的双桅船是清廷水师战船,挂白色帆的双桅船是海盗船,围剿战役在大屿山海面展开。清廷水师船近攻用弓箭,远攻则用飞火枪,即在竹筒内装入火药,作战时点燃,喷火灼敌。被包围的海盗船起火,海盗纷纷跳海逃生,围剿大获全胜。

清廷不仅在海上动用战船围剿海盗,而且还在岛上绝了海盗的家。“绝岛燔巢”一节,描绘了清水师登上了海盗盘踞的小岛,放火烧了海盗的房子。据说,先是黑旗帮的郭婆带,即郭学显,先向清政府投诚,后来,水米断绝,内外交困的张保仔,也于1811年,向清廷投诚。在这个长卷中至少有三四节,表现了各路海盗投诚,但没有具体注明是那一伙海盗,也难考证那几个跪在地上的海盗究竟是哪一位。将它理解为泛指平定海盗,可能更吻合创作者的原意。

史载,1809年接任两广总督的张百龄,的确多次派出广东水师,联合澳门葡萄牙海军,在香港赤沥角大屿山围剿海盗。几年后,“海寇”荡平,百龄班师回朝。这是嘉庆朝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所以,才有了清剿海盗的纪实绘画。

但有认真的史家,经过研究,认为历史上并没有张保仔这个人,他只是当时老百姓与朝廷,根据各自的需要,集纳了海盗的多种传说,塑造了这个传奇人物。这种海盗传奇,成就了官方的靖海传奇,最后,是皆大欢喜,并给艺术家留出了创作空间。

怦然心动的永远是爱情,迷惑无解的那才是传奇。

《靖海全图·大屿困贼》表现了清廷水师船在大屿山海面围剿海盗的场面,其中火攻海盗船的一幕,尤其精彩。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