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渭南改革政府职能 部分放权给社会组织(图)

2013年03月06日 04:55
来源:华商网

原标题:渭南改革政府职能 部分放权给社会组织(图)

  1月31日,博思特家政的朱师傅,沿着渭南市朝阳大街清理路边的“野广告” 本报记者 赵雷 摄

  1月31日,博思特家政的朱师傅,沿着渭南市朝阳大街清理路边的“野广告” 本报记者 赵雷 摄

2011年元月,渭南市临渭区综合执法办公室开始外包清理野广告业务。这一做法的效果是,同样的工作,从原先每年花25万元效果不佳,到如今年花13万元,清理野广告及时、彻底、专业。其实,综合执法办公室只是变了个思路——将工作外包。而让综合执法办公室主任郭鹏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尝试,为一年半后渭南市政府酝酿的转移政府职能改革提供了一个实践范本。

一场引人注目的政府职能改革正在渭南推进。之前,只有广东进行了类似的改革。按照时间表,渭南市将在2013年6月前完成各相关政策的制定;年底前进行试点;2015年前全面推开。

每年少花12万 野广告清理效果却更好

令博思特家政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李玲自豪的是,2010年她无意听到的一个信息和随后做出的决定,成为现在渭南市政府向社会组织转移职能的“标本”。2010年的一天,李玲在临渭区综合执法办公室办事时,无意中听到工作人员讨论将市区内主要街道的野广告清理任务外包出去的信息。

得知信息后,李玲立即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这也支持了综合执法办公室的想法。经过对三家公司调查和选择,综合执法办公室以每年13万元外包费,选择了博思特公司。2011年元月,博思特公司的野广告清理业务正式开始。

在双方签订的《清理野广告承包合同》里,对清理野广告的时间、范围、作业要求都有明确约定。如果达不到要求,综合执法办公室将对公司进行经济扣罚。

李玲还想从源头打击野广告。为此,她曾亲自“钓鱼”。2011年9月,李玲发现一办假证的野广告,她以办证为名和对方取得联系。在通知了综合执法队后,她在火车站等待接头。“最后对方没有出现,可能察觉到什么了。我就是想抓住一个少一个。”李玲说。还有一次,西安某公司在渭南推销商铺,在街上乱贴广告。“我给贴广告的人员说要买商铺,想见老板。谁想后来他们来了一帮人,好在我提前通知了执法队,没出什么事。”李玲笑着说。

记者在渭南街头很少发现野广告。“他们干得比我们好多了!”临渭区综合执法办公室主任郭鹏这样评价目前的城区野广告清理工作,现在清理及时、彻底、专业。“我们原来每年这块的花费大概在24万到25万元,现在每年只花13万元。”

据悉,以前渭南主次干道只有43条,发展到现在已有50多条了,“管理面积增加了,但野广告清理的效果是越来越好。”

“减、放、转……”市长在一段文字上画了个圈

在李玲承接清理户外野广告业务一年多后,2012年7月22日,时任渭南市市长徐新荣注意到当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广东 咬定改革不放松》的文章,其中一段有关政府职能改革的文字吸引了他:让越位的归位,推动行政职能“减、放、转”,不该管的少管、不管。这段文字下面还有一个注解:没有革自己命的决心和勇气,就难以突破与科学发展、完善市场经济体制不相适应的政府部门权力利益格局,难以闯过改革的“深水区”。

这段被圈起文字被认为是这场政府职能转移改革的原始推手。2月21日,渭南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王勇回忆,“徐市长在这段文字上画了一个圈,批注‘请发改委、编办、法制办认真阅研’。”随后,编办抽调人员组成了理论组和调研组,对政府转移职能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重点放在了政府向社会组织放权的问题上。李玲的博思特公司也成为调研对象之一。

经过调研渭南30多家社会组织借鉴广东经验并结合渭南实际情况,2012年10月29日,编办完成《关于政府向社会中介组织转移职能的报告》。具体转移的职能包括四类:一、行业管理和协调职能。包括行规行约制订、行业准入审核、等级评定、行业标准、行业评比等;二、社会管理与服务职能。包括道路清扫、保洁、城市绿化管养、管道修缮维护、垃圾收集等市政服务,养老助残、慈善救济、优抚安置、纠纷调解、社工服务、外来人口管理等社区事务;三、非基础性教育和医疗服务职能。包括特殊人群教育、学前教育的委托管理、社区医疗卫生服务、突发事件后的精神救助等;四、技术服务与市场监督职能。包括业务咨询、行业调研、决策论证、再就业教育培训、农民工结业培训、社会就业指导和服务等。

市委常委会加了一个主题“发展壮大社会中介”

渭南市民政局民管科科长刘西民在得知消息后,兴奋地当晚就上网查找资料。“这是一个重大举措。”随后一周,刘西民连续和六家协会进行初步沟通,反馈非常积极。

其实在此次政府职能转移中,社会组织有多大承接能力是关键问题。渭南市民政局局长田继东表示,目前渭南约有13%的社会组织有能力承接转移职能。据悉,渭南市登记社会组织目前1965个,仅相当于沈阳、青岛一个区的数量,且大多规模偏小,发育不健全。另外,现有的136个社团中,近三分之二与政府机关一起办公,承担机关事务较多,社会作用发挥得不好。对此,王勇也认为,政社不分、管办不分是制约社会组织发展的根本原因。有的政府职能部门习惯大包大揽,有的把社会组织当成下属单位或内设机构,造成社会组织官味浓、自我发展能力弱、社会监管难。“行政干预较大,比如在一些特定时期,相关部门要求民爆行业暂停活动,但这会影响民爆协会提前计划好的培训工作,引起一些会员的埋怨。”

为做好政府转移职能的工作,渭南市民政局制定了《渭南市社会组织发展规划实施方案》。田继东表示:“方案的要点是,对工商经济、公益慈善、社会福利和社会服务类社会组织由民政部门直接登记,降低准入门槛;促进社会组织依法参政议政,努力争取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增加社会组织代表比例、数量;在行业协会商会试行建立行业发言人制度,成为政府发言人制度的有益补充,扩大行业协会商会影响力。”

《关于政府向社会中介组织转移职能的报告》也提出,对经济、科技、公益服务、城乡社区服务等四类社会组织实行直接登记,提高其承接能力,确保“接得了,接得好”;对社区内的公益服务、慈善救助、法律维权、社区超市、医疗等社区社会中介机构取消资金限制,直接登记;制订出台社会组织有关税收管理和优惠政策;设立社会组织发展扶持专项基金;对社区社会组织,采取免场地费、免税收、免管理费等措施大力发展社会组织。

2012年11月29日,渭南市政府常务会研究了编办《关于政府向社会中介组织转移职能的报告》。“在市政府常务会上研究一份调研报告,非常罕见!”王勇现在说起仍很感慨。据悉,这份报告在会上获得了高度好评。

2013年1月16日,渭南市委常委会研究政府转移职能事宜,这时,报告的名字已经变成《关于发展壮大我市社会中介组织积极承接政府转移职能的报告》。王勇说,在“积极承接政府转移职能”的前面加上“发展壮大我市社会中介组织”的主题,说明市委、市政府领导已经清楚意识到转移职能的前提是培育壮大社会组织,并把它提到很关键的位置。

财政支持已完成框架 有协会称“久旱盼雨露”

博思特公司总经理李玲目前还有一个身份——渭南市家庭服务业协会秘书长。对于政府向社会组织转移职能,李玲感触很深:“一个小小的野广告,我们都要费这么大的心力,政府工作千头万绪,转移部分职能给社会组织是相得益彰的好事。”李玲表示:“我们申报的‘居家养老’项目已在高新区申请下来,另外像为老人送米、送面、陪老人聊天、看病、上门按摩等社区服务的最低价位已提供给市民政局。这都是‘政府买单,企业服务’的试点。”

白水助残志愿者协会会长周小平见到记者时,先将8位有一定技能、目前需要启动资金或物质帮助的残疾人资料塞到记者手中,“授人玫瑰,手有余香。这8人需要一个平台去施展。”周小平说。成立于2009年的白水助残志愿者协会目前拥有一个助残文化宣传队,两个助残养殖场(獭兔、生猪)、三个工艺加工作坊(纸扎、刺绣、广告工艺)。协会办公室副主任张战民告诉记者:“除了积极引进创业项目,我们还利用互联网开展公益活动。”

周小平表示,协会目前存在“三难”问题:一是运作资金难;二是培训学习难;三是扩大宣传难。得知政府将通过购买、外包等方式向协会转移职能的消息时,周小平连称:“久旱盼雨露啊!”

此项改革,政府资金如何支持?记者从渭南市财政局预算科了解到,目前已经完成《渭南市政府向社会中介组织购买服务工作方案》的初步框架,其中规定:购买服务所需资金从购买主体部门预算经费、财政专项补助及单位其他资金中解决的,按国库集中支付及政府采购资金拨付程序支付。购买主体编制年度购买计划。属于政府采购的,通过公开招标等方式实施;不属于政府采购范围的,均应通过公开竞争方式实施。

对于什么样的社会组织才能参与转移职能,田继东表示正在启动社会组织评估机制,只有评估指标达到3A以上标准的社会组织才有资格承接政府购买服务。

“拐弯超车”

催生企业壮大

在采访中,也有协会对政府放权的范围和程度表示怀疑。2月21日,新任渭南市委书记徐新荣表示,这件事在市场经济发育较为成熟的地方是水到渠成的事,在渭南这个市场经济欠成熟的地方搞政府职能改革,还权企业、市场及社会组织,主要是想形成一个“倒逼”机制,以“拐弯超车”的理念催生企业发育壮大。

“徐书记曾对这次政府转移职能的流程做过一个阐释,让我印象深刻。”王勇说。这段阐释的大意是:中小企业有服务需求才能产生组织,现在我们做的是倒逼,先成立组织放权,再逼社会组织对企业进行服务。

“改革不要等,不要靠,大胆试!”徐新荣这样鼓励干部。

王勇坦承,渭南作为西部中小城市,改革面临的阻力和风险更大。长期“全能政府”观念造成的思维定式,对社会中介组织不信任的心理,可能导致这项工作“上热下冷”;另外,这项改革意味着一些政府部门权力和既得利益的丧失,可能导致权力部门改革不积极、放权不彻底;再有,社会中介组织准入门槛、降低登记资金标准、取消主管部门、登记备案制等大力发展社会中介组织的措施,与现行的社会中介组织登记《条例》存在冲突。“如果不突破现行法律规章束缚,社会中介组织很难迅速成长,我们将面临政府职能无处可转的尴尬局面;还有社会中介组织发育不足的风险、监督管理脱节的风险、财政支出增加的风险等等。”王勇列举了这项改革面临的阻力和风险。

一切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按照时间表,今年6月前完成各相关政策的制定;年底前选择10-20个发育比较成熟的社会组织,进行购买服务、承接职能、等级评估试点;2015年前全面推开,实现建立起功能明确、治理完善、运行高效、监管有力的社会组织管理机制和运行机制,把适合由社会组织管理的事项,逐步转移给社会组织的总体目标。

专家观点

政府转移职能不是简单甩包袱

可以有收有放

“渭南市政府的做法在国内不太多见,符合改革的方向!”陕西省行政学院公共管理与改革研究所所长王嘉让教授表示,十八大报告提出“政企、政事、政社、政资”四分开,王嘉让认为渭南的方向是对的。

渭南市的改革需要注意什么?王嘉让提醒了三点:一、这是一个长期、持久的过程,设计者要站在社会和人民的立场上,可以有收有放,放出去的职能如果发现不适宜,可以重新收回;二、注意效率,条件具备的要坚决转移,不具备条件的可放一放,不宜一刀切;充分听取群众意见,尊重群众的评价权和发言权。

不要担心受到批评

西北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侯学华认为,渭南正在推进的政府转移职能改革符合社会发展的方向。他以深圳市福田区2009年开始实行的由律师事务所进行人民调解举例,“原先人民调解在街办、派出所等,调解能力不是非常专业,实行律师事务所派驻律师进行人民调解,政府每年只给律师事务所付费70万元,效果非常好。这与渭南政府转移职能有异曲同工之处。”侯学华提醒当地政府,要避免“行政忧虑”,“不要担心受到批评”。

有助社会力量的成长

华南师范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博士后阮思余认为,强化政府社会建设职能的意义主要有两点。第一,从行业、社会微观事务、技术与市场等方面转移政府职能,这首先是现时代的迫切要求。随着行业、技术与市场的发展越来越专业化、社会化,传统的政府管治模式已经难以满足需要。这就迫使政府不得不将相关职能逐渐转移给社会。第二,有助于社会力量的成长。政府将上述相关职能转移给社会组织,这就等于承认并强调要发挥社会组织的应有价值及其功能。这就有利于彰显一度被压抑的、沉默的社会力量,进一步推动社会力量的成长。具体而言,可以从四个方面着手。第一,需要有具体的可操作的政策与不可随意改变的法规。这是首要一步,否则,难免出现人走政息或者以口号应付口号的现象。第二,社会组织要成为信得过的转移者与执行者。第三,转移与监管两不误。政府转移职能不是简单地甩包袱,而是要让这些职能更好地发挥出来,这就要求政府在做好职能转移的同时,要做好对社会组织履职的监管工作。第四,转移相关职能只是政府改革的初步,必须从全能政府到有限政府的转变的高度来审视、定位政府职能转移。

本报记者 解振国 陈静涛

编辑:陈晨

标签:社会组织 渭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