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巢湖市黄麓镇的春节买房热:打工归来“先买一套将来养老”

2013年02月27日 06:31
来源:东方早报

原标题:巢湖市黄麓镇的春节买房热:打工归来“先买一套将来养老”

  2011年8月,安徽省宣布撤销地级巢湖市,原巢湖市居巢区设立为县级巢湖市,由安徽省直辖,合肥市代管。IC 资料

  2011年8月,安徽省宣布撤销地级巢湖市,原巢湖市居巢区设立为县级巢湖市,由安徽省直辖,合肥市代管。IC 资料

早报记者 欧昌梅 发自安徽巢湖

2013年1月26日,巢湖市的黄麓镇很热闹,这一天,位于镇中心的中央花园商铺开盘。

早上9点多,张永存来到售楼处领取买房的抽奖券,在询问了售楼员关于抽奖时间和奖品后,便赶往中央花园商业街早已搭建好的舞台。

舞台乐声雷动,混合音箱让平日里安静的小镇变得格外吵闹。台下早已坐满赶热闹的看客,或满心期待抽奖的买房者。舞台一边摆放着各种奖品:冰箱、电饭煲、书包、滑板、圆珠笔。

习惯早起的杨大爷,一早拿着抽奖券,等候了两个多小时,替还在北京打工的女儿和女婿抽奖。

按往日,过了早上九十点,农贸市场一结束早市,从小镇四周农村赶来的人群会随之散去,而今天人群涌向了舞台。

主持人朝人群抛出一把把圆珠笔、自动笔,距离舞台最近的大人小孩一阵激动,哄抢着落下的笔。中央花园的开盘演出开始了。

此时,与中央花园仅一条马路之隔的嘉鑫花园则是寂静无声。

据当地人介绍,像中央花园这样的住宅小区,在黄麓镇一共有四处,除了中央花园和嘉鑫花园,还有位于黄麓镇黄师路北侧的文苑山庄,以及黄麓镇政府建设的一处集中安置房。

镇民眼中的小镇未来

2011年8月,安徽省宣布撤销地级巢湖市,其中,居巢区设立为县级巢湖市,由安徽省直辖,合肥市代管。巢湖市住建局副局长李永凡说,按照整个合肥市大的规划,巢湖以西要严格控制工业项目。

黄麓镇位于巢湖市中西部,正规划建设中的湖滨旅游观光大道与省级开发区富煌工业园正在建设的主干道相交,从黄麓镇可直达合肥,这让人口仅有5万人左右的黄麓镇显得更有自信。

在镇上,凡是谈到黄麓的未来,人们必定会谈到黄麓的大学城、黄麓的富煌集团。

富煌集团是当地一家以新型建材产业为主业,跨行业发展的综合性民营股份制企业。

对于黄麓镇政府和黄麓镇人来说,富煌集团可算得上他们的一大“宝贝”,如今谁也不愿意让这个“宝”迁至他处。据李永凡介绍,富煌集团解决了当地3000多人的就业。

“对富煌这个企业现在是两难,如果迁出去,黄麓这么多人的就业就成问题了。”李永凡说,现在的想法是,富煌集团本部留在黄麓镇,后续一些项目向周边地区迁移。

黄麓镇文化广播站站长方大文信心满满地说,黄麓镇未来的发展方向是“一城四园”,即正在建设中的黄麓镇大学城、光电产业园、富煌工业园、农民工创业园和文化产业创意园。

来到大学城,占地500亩的安徽长江职业技术学院早已放假,偌大的校园寂静无声,只有几名看守校园的农民。方大文说,今年长江技术职业学院可以扩招,到时学校人气会高一些。

与长江职业技术学院相邻的是安徽省检察官学院。方大文说,在巢湖区划调整之前,这所学校曾规划为巢湖市警察培训基地。巢湖市划到合肥后其曾停建了一段时间,现在又规划为安徽省检察官学院。由于具体的建设单位尚未确定,又逢春节,这所学校的施工暂时停止了。

原是巢湖市柘皋镇人的李红姐,在2011年举家搬到了黄麓镇的嘉鑫花园。

“幼儿园就在家门口,小学和中学也不远,将来孩子上学是不用愁的。”李红姐指着黄麓大学城的方向说,孩子以后上大学也许不用出黄麓,而自己和丈夫都可以到富煌上班。

李红姐也曾和丈夫四处打工,因为孩子到了上学的年龄,“就想稳定下来。”2011年,在富煌集团上班的孩子姑姑将李红姐的丈夫介绍到了富煌。

2012年毕业的王翠云,是黄麓镇的一名大学生村官,2012年9月份通过大学生村官考试考到了黄麓镇政府。

王翠云是黄麓镇人,父母在其上初中时曾外出打工。她说,有过留守儿童经历的人都特别想和父母待在一起。

“暂时在镇上工作,以后会向外面考,但不会出安徽省,因为离父母近一些才能相互照顾。”王翠云说。

腾飞大酒店算是黄麓镇的星级酒店,这个临近富煌工业园的“大酒店”一直被认为是镇上最好的酒店。条件最好的房间价格在一百二三十元左右,镇上的人说,到黄麓镇办事或者参加宴席的人,一般都首选腾飞大酒店。如今,在其正对面,马路另一侧,另一家黄麓镇星级酒店也诞生了。两家酒店未来的竞争格局成了黄麓镇人平日里的谈资。

借钱买房

中央花园第一次开盘是在2012年6月,2013年1月26日开的盘主要以商铺为主。售楼处的售楼员介绍说,整个小区有三四百套房,目前已销出百分之六七十。

这些买房者不外乎外出打工多年的农民工,当然也有当地的老师和医生,还有浙江和芜湖的商人。

又是劲歌热舞,又是萨克斯,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节目,小镇上的人第一次能近距离感受到,但大家期待的仍然是节目之后的抽奖环节。

一个小女孩被主持人叫到台上。“今天是什么日子”,“开盘的是哪几栋楼”,“中央花园的财富热线是多少”,主持人一连问了三个问题,小女孩对答如流,然后抱着自己的战利品——两个书包、一个滑板,开心地走下了台,这让台下其他的孩子都跃跃欲试。

买房者已经忘记了当初买房的纠结,眼下只希望碰到好运,能抽到大奖。

43岁的张永存是一个星期前从北京赶回来的,因为买房的事情,他提前结束了一年的打工生活。

从舞台这边走到舞台那边,张永存手里紧紧攥着那张用55万元“换来”的抽奖券。

六等奖名单已出现,张永存有点失望,又似如释重负,最大的奖还在后面。

杨大爷把茶杯夹在腋下,身材矮小的他被埋没在人群中。当主持人口中报出了他熟悉的名字(杨大爷女儿的名字),杨大爷还没反应过来。主持人告诉他,他获得了二等奖,一台冰箱。

杨大爷的女儿女婿在北京做粉刷工,外出打工五六年,每年收入有五六万元。杨大爷抱着写着二等奖的大红牌子,眉开眼笑。34万元“买来”的一张奖券,现在中了二等奖。

“他们人在北京,还没回来,(女儿女婿)手里有20多万元,托我找人借了十几万元,决心在中央花园买了一套房子。”杨大爷说。

外出打工的积蓄,向亲人朋友借钱,这是黄麓镇大部分买房者的资金来源。

张永存的妻子胡红霞在黄麓镇上租了间店铺卖儿童服饰,开盘这天,她在家照旧做着生意。自打把张永存从北京叫回来,胡红霞就把买房的事情全权交给了他。

胡红霞说,买房前也合着算了一把,觉得钱存在银行里的利息怎么也跟不上房价上涨,下一批房子马上又要涨价了,咬咬牙买了算了。

“我买的一上一下的商铺,一共90多平方米,55万元。我心目中的价位是每平方米四千到五千元,黄麓镇的房价还是有点高。”胡红霞道出了心声,“有个自己的店面做生意灵活些,现在租的店面一年还要8000多元租金。”

“住房是不会在黄麓买的,孩子长大了总要去大城市。”胡红霞说。

“啥都没抽到,站到现在划不来,就一个电饭煲。”开盘结束后,张永存抱着个电饭煲回到店里。没抽到奖的人,一人一台电饭煲。

和杨大爷的女儿一样,张永存也是跟亲戚借了20多万元。张永存说,农村人买房是大事,不借钱办不成。

对于胡红霞来说,中不中奖都是小事,关键是现在有了自己的门面房,而自己在镇上已经有了一批稳定的顾客,等到今年10月1日新店开业,生意肯定会更好。

“不在镇上买房难娶媳妇”

中央花园住房均价已达三四千元一平方米,有的楼层甚至达到4000元以上,最便宜的也在3000元以上。人们一边感叹房价之高,一边又趋之若鹜。

与中央花园隔路对望的嘉鑫花园,在中央花园“崛起”之前,是黄麓镇人购房的首选,光是黄麓镇昶方村就有十几户在嘉鑫花园买了房。

如今,嘉鑫花园的房价由当初的1000多元/平方米涨到现在的2800元/平方米,相对较低的房价却吸引不了买房者。

而中央花园三四千元一平方米的房子,抛出“框架结构质量保证”、“大型超市进驻”、“中央财富街”等口号,人们的口袋松动了。

中央花园销售总监万女士解释说,中央花园拿的是黄麓镇的核心地块,楼盘一开始定位的就是高端客户。

“大部分买房者都是农民,但完全靠种田是不行的。农村都是留守人员,真正有收入的都是到外地打工或做生意的人,所以大部分人还是有这个能力。”万女士总结了农村人到镇上买房的三大原因,一是方便孩子在镇上上学。二是农村人家娶媳妇,女方要求在镇上买房。三是外出打工者看到乡镇房价当下不高,而房价涨得快,所以预先买一套房子搁那儿,将来回乡养老。

正是春节农民工返乡的时节,黄麓镇也迎来了一股买房热。万女士说来买房的大部分是黄麓镇周围乡村的农民,其中大多是外出打工刚返乡的。

方大文说,目前到镇上买房的人大部分是刚性需求,“没有哪家姑娘愿意住到农村,不在镇上买房,媳妇就难娶。”

走进嘉鑫花园,可以看到许多窗户上都贴着鲜艳的红双喜。李红姐说,年初小区里爆竹声不断,前两日就有两家同一天娶媳妇,年后娶媳妇的会更多。

巢湖市划到合肥后,黄麓镇的地理位置优势似乎一下得到体现,用方大文的话说,黄麓镇的土地价格也“母凭子贵”,原来一亩地只要三四十万元,现在已经涨到100多万元,老百姓自然有压力。

“在镇上有房的就开心,没房的就有压力了。”方大文说。

对于竞争对手中央花园三四千元一平方米的房价,嘉鑫花园开发商方老板似乎表示理解。

“光是地皮一平方米就要1000元,加上基础设施建设费用和工人工资,成本就要3000多元,没办法不卖到3000元以上。”方老板简单地算了笔账,他明白,黄麓镇在大合肥规划中的定位是旅游镇,将来是宜居的地方,房价肯定会继续上涨。

方世安是昶方村退休的老书记,方世安女儿的早点铺紧邻中央花园。看到小镇房价节节攀升,方世安觉得自己当年给儿子女儿在镇上买了房是“明智之举”。

“这个房子我那时候买只花了五六万元,现在涨到了30多万元。”方世安预计以后还得涨。

大袁饭店是黄麓镇上的一家小饭馆,老板老袁原是柘皋镇人,2003年来到黄麓镇,花了14.8万元买了一栋三层楼房,一层经营饭店。老袁说,加上自己在屋后扩建的房子,总面积达到了200平方米。老袁肯定地认为,现在这栋楼至少得卖80万元。

黄麓镇的好,在当地人眼里千谢万谢,都要谢富煌集团。富煌集团带动了黄麓镇就业,城镇的规模扩大了。李永凡说,这么多人从农村来到镇上,就要在镇上入住,房地产带动了,相关服务业也被带动了。

黄麓镇房价已然接近巢湖市城区偏远地区的房价,但在“姑娘结婚怎么也得在镇上有套房”的观念影响下,即使四处举债,房子终究要买。

出去打工还是当地找活儿

抽奖结束,买房事情尘埃落定,一切就等着今年10月新店开张。张永存盘算着年后去北京打工的事情。

“还是要出去,身上还背着这么多债,还要打工。”张永存跟胡红霞嘀咕道。胡红霞2008年从北京回到黄麓镇,因为儿子已经上三年级,爷爷奶奶有点“管不住”。夫妻二人商量,张永存继续留在北京打工,胡红霞回到黄麓,一边开店卖衣服,一边照顾孩子和老人。 胡红霞有着初中文化水平,自打巢湖并入合肥后,她隐约感觉到了一些变化。除了中国邮政,申通、韵达和圆通三家快递公司也将业务延伸到了黄麓镇,在胡红霞看来,这是其他乡镇所不能比的。

“巢湖一撤市,黄麓发展还行。现在就看黄麓发展,如果还好,我们以后就不出去了。”胡红霞想起2010年的“曲折”和在外多年的漂泊,如今有了自己的服装店,更想在黄麓好好发展一番。

2010年正月初八,张永存离家去了北京。正月十六,正在工地上干活的张永存接到家里的电话,胡红霞骑电瓶车摔倒,躺在医院,连话都说不了。

原来胡红霞因为肾病综合征,连续吃了三年药,骨头非常脆弱,轻轻一摔就会骨折。胡红霞现在走路仍旧有点跛,上楼梯也不方便。

张永存说,自己在工地上听到消息,从工地打车回家拿身份证,没买到坐票,从北京站了14小时到巢湖。

“人不在身边,出个什么事情,都来不及照应,这几年吃药吃了七八万元,要不然也不出去打工了。”张永存对胡红霞十分疼惜,他说结婚的时候家里就两间房,还在外面借了1.8万元。

胡红霞手上戴着两个戒指,一个金戒指,一个银戒指。金的是当年结婚时买的,银的是给婆婆买戒指时送的。

张永存也考虑过到富煌上班,但他觉得镇上工资太低。

张永存早就打听过,富煌集团普通工人工资一个月1000多元,高的有五六千元,但要有技术和文化的,并且加班加点。

李红姐在嘉鑫花园的房子有110平方米,2011年买的时候只花了十几万元。李红姐说,自己是因为看到黄麓镇以后的发展机会才愿意定居这里的,而这机会就是自己可以在家门口上班,可以照顾孩子,夫妻不用分居两地。

方世安看到的“发展机会”更多的在自己的昶方村。2012年下半年,昶方村搞了土地流转,合肥第二轻工业局一位退休的老书记跟村子合作,采取合资入股的形式在昶方村租了100亩田开发蓝莓。据方世安说,这位老书记投资了66万元,昶方村农户投资了18万元。

方世安把自家10亩田中的两亩五分七的田租了出去,一年可以拿到1500多元的租金,五年后蓝莓上市销售,村民还可以从中分成。

老袁在镇上经营着自己的大袁饭店,从迁户口的事儿来看,老袁打算在黄麓一直待下去,但老袁家还留了一个人的户籍在柘皋镇。老袁说,城镇户口“也没什么好处”,如果全家户口都迁到黄麓,那就意味着家里的7亩田都要失去,而这是老袁不愿意的,因为这7亩田每年可从国家拿到700多元的补贴。

标签:麓镇 黄麓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