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车王的双面人生

2013年02月01日 08:13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车王的双面人生

获得7次环法冠军的自行车王阿姆斯特朗,在年初接受奥普拉访问时公开承认自己服药,可以说是身败名裂。然而,他并非一个像加拿大百米选手约翰逊、美国女子短跑选手琼斯那样简单的服药者。关于他的是非,仍然会在公众话语中萦绕良久。

阿姆斯特朗的罪责是毋庸置疑的。奥普拉的采访以一系列“是还是不是”的审判式问题开始:你用了这个药吗?你用了那个药吗?那个是你干的吗?这个也是你干的吗?阿姆斯特朗一概供认不讳。自行车界人士认为,他一手制造了运动史上最为复杂的服药骗局。这不仅仅涉及到他自己,他对队友也施加压力,让大家跟着服药,并打压那些有不同意见的人。他其实当年得癌症时就告诉医生自己服药了,但后来又死不认账,并对质疑他的人采取高压,以攻为守。他成了“禁药文化”的象征。

然而,就在这一访问播出后不久,我13岁女儿的“脸书”好友圈里,有人以一位刚刚因癌症去世的同学的名义发了一条评论,称对于那些癌症患者来说,没有一个人作出的贡献比阿姆斯特朗大。那个死去的女孩,是女儿学校里低两个年级的同学。我们不知道这条评论是谁发的。不过,她的哥哥姐姐也都在同一所学校里上学,她父亲就是学校的校长。以这个女孩的名义发帖,十有八九是校长的家人。

众所周知,阿姆斯特朗1996年被诊断出癌症,当时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大脑和肺部,按照常规恐怕无药可治。但是,他奇迹般地康复,并连夺7届环法冠军,成为美国英雄。他利用自己的感召力,建立了慈善组织“坚强生活”(Livestrong),帮助癌症患者,同时指导人们从事耐力运动。他是从铁人三项起家的,环法之后再次投入“铁三”,游泳、骑车、跑步无不涉猎。我们这些耐力运动迷,日常训练碰到问题也常上他的网站寻求帮助。 “坚强生活”已渗入了美国人的生活。

最近有位读者写信给《华尔街日报》,针对一篇称阿姆斯特朗为假英雄的文章,以亲身经历为他辩护:15年前我患了癌症,绝望中和“坚强生活”取得联系。阿姆斯特朗亲自给我回信,并推荐了自己的医生。经过医生的精心治疗,我痊愈了。阿姆斯特朗犯不上帮我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陌生人,但他不仅帮我治病,而且向我展示了癌症患者能够怎样帮助别人。我不懂体育,无从判断服药是多么大的错误,这对我也无关紧要。但是我知道,阿姆斯特朗对我和成千上万的癌症患者来说意味着什么。 15年前,当你被诊断出癌症,几乎就是被判了死刑。而现在,许多癌症患者能够过着自我实现的生活。没有阿姆斯特朗,这一切都不可能。

去年,阿姆斯特朗的一位前队友、2007年环法第三名和2008年北 京 奥 运 会 铜 牌 得 主 LeviLeipheimer在《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我为什么服药》,自述他13岁就有了环法梦,19岁放弃念大学,离开家庭,到欧洲训练。但是,他马上发现,在这个行当中,不服药根本没有出路。这就逼着你作出选择:是放弃自己的梦想,让多年的训练和自我牺牲都付诸东流,还是服药继续一拼?他虽然没有明确表示指责,但大致说出了许多人都相信的事实:在环法这一赛事中,不服药几乎连参赛资格都无法获得。那些名头大的被反复地查,而扮演支援性角色的队友也必须服药,否则跟不上队伍,该自己领骑时没有力气。由于药检复杂昂贵,你要是比赛名列最后几名,没有人会纠缠你是否吃药。

阿姆斯特朗就是这种“文化”的产物。他表示自己并不认为这有多么不对,觉得就和在瓶子里灌满水、给车胎打足气一样,是比赛必须的准备。可惜,这番解释难以赢得大多数人的同情。有人指出,正是因为他这种大牌运动员带头,才导致了环法的服药风气。再不遏制,这一运动就丧失了存在的理由。如今,阿姆斯特朗失去了所谓的未来收入。他现有的资产也会被一系列的索赔官司消耗。用他的话来说,当年身患癌症,走到了死亡边缘。这次也差不多,只是那次经历对他现在的求生奋斗有极大的帮助。

问题是,他能像当年战胜癌症那样再造自己吗?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