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约翰·克里:新国务卿,老外交官

2013年01月20日 00:06
来源:青年参考

原标题:约翰·克里:新国务卿,老外交官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克里终于有望在2013年1月20日正式成为美国的外交掌门人,他也将成为美国20年来首位白人男性国务卿。

出身显赫家族,追随肯尼迪的脚步

随着苏珊·赖斯自愿放弃了国务卿的提名,克里出任国务卿已经毫无悬念。

奥巴马在提名克里时说,“在某种程度上,克里的一生就是在为这一角色做准备。”这句听似赞美的话,用在克里的政治经历上却有些悲情和无奈的色彩。

克里生于1943年,家族背景非同一般。父亲是美国中级外交官,母亲则是福布斯家族的千金。

克里的祖父弗雷德里克·克里则出生在奥匈帝国的霍尔尼比纳索夫镇,其妻出生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两人都是说德语的犹太人。据调查,克里的“根”可以追溯到科罗拉多州历史上第一任州长和波士顿几乎所有上流社会的大家族。而且在欧洲,他还与好几个王室家族都有渊源。

在母亲的家族这边,克里的外祖父詹姆斯·福布斯出生于中国上海,这个波士顿的显赫家族当时已通过对华鸦片贸易赚得了丰厚利润。克里的外祖母玛格利特·温索来自新英格兰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家庭,通过她,克里与包括小布什在内的4任美国总统,都或多或少地有着血缘联系(据说,他与小布什是九代远房表亲)。

1962年进入耶鲁大学主修政治学后,克里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不过,他是学校的政治活跃份子,尤以演讲能力著称。在耶鲁期间,他加入了著名的骷髅会。这是耶鲁大学惟一的一个秘密社团,不参与校内或社会上的任何公开活动,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其会员均为来自显赫家族的学生。

从进入大学那天起,总统梦就在克里的心中萌芽。60年代的政治名星肯尼迪总统成了他的偶像。年轻的克里因为姓名缩写与肯尼迪同为JFK而兴奋不已,认为这是命中注定的巧合。他决定追随肯尼迪的脚步向白宫进发。

大学毕业后,他自愿参加了美国海军后备役,经过训练成了战争情报中心检查官。在军旅生涯中,他还担任过两艘快艇的船长,获过3枚紫心勋章。

退伍后,克里成了“反越战英雄”。1971年,他公然挑衅参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越战政策,不仅上了尼克松的“黑名单”,还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借着这股东风,克里开始竞选参议员,却不幸落败,于是来到波士顿大学攻读法律学。

克里成为律师后,并没忘记自己的总统梦。1984年,他成功当选参议员,并且5次连任。2004年,他迈出了问鼎白宫的一步,正式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和小布什一决高下。虽然最终败北,但投票结果显示,他只比小布什少了35张选举人票。

这次失败的大选却捧红了奥巴马。2004年的奥巴马还是民主党内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克里“慧眼识珠”,指定他在民主党大会上发言。于是,奥巴马迅速成了党内新星。在奥巴马为第一任期搭建班底时,曾盛传克里将出任国务卿,可这顶桂冠最终落到了希拉里的头上。

2012年奥巴马竞选连任期间,克里担当起奥巴马的电视辩论“陪练”,为其成功连任立下了汗马功劳。可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克里仍不是奥巴马心中国务卿的第一人选,而是在苏珊·赖斯退出竞争后,克里的出任才变得板上钉钉,但“替补上位”的克里,受到了美国民众的高声欢迎。

外交经验丰富,国会普遍“看好”克里

克里在国会的口碑和威信是他苦心经营的结果,更是他“金不换”的政治财富。

2004年,当他作为民主党候选人挑战小布什时,无论是民主党内还是共和党,都有不少人把他当成青涩的尴尬人物。时隔8年,参议院因他的提名而欣喜不已,就连其中许多共和党人士也认为他是勤奋、机智的外交专家。这意味着克里的任命很快就会通过,对最近争吵不断的美国来说,这实在是件难得的好事。

从1985年宣誓就职至今,克里连任了5届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还担任过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在参议院中,比他资格更老的参议员只有两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提名克里时,奥巴马说,“我敢说没几个人比他认识更多的总统和首相,同样没几个人像他一样,把握住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实质。这让他成为指引美国外交前进的不二人选。”奥巴马并没和很多国际政要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而克里恰恰可以弥补这一点。

克里是公认的温和派,为人老练,性格可靠,由此人们预测,克里担任国务卿的风格也将中规中矩。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参与过中东和平谈判的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大卫·米勒认为,奥巴马若想在外交领域有所成就,赖斯是更好的选择,不过克里也“很好”,“是个安全的选择”。

成为希拉里的继任者,是件很有压力的事。她精力充沛、干劲十足,是个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希拉里不仅提出了“巧实力”的概念,还努力推动公共外交。据BBC称,世界很多政要都对她的离任“恋恋不舍”,很多人甚至曾要求她考虑连任。

仍在休病假的希拉里没有出席提名仪式,但她表示,这个选择“非常不错”:“约翰·克里经受过了考验——在战争中,在政府中,在外交上。一次又一次,他显示了实力。”在CNN的报道中,希拉里这样大加赞赏着克里。而职业外交家尼古拉斯·伯恩斯也很看好他,“很少有人像他一样拥有长期积累的丰富经验”,“美国需要一个在外交政策上深入挖掘的人”。

对法国“亲”,对中国“温”,对“流氓国家”接触

美国《新闻日报》称,奥巴马自己表示,选择克里是因为他“不需要进行入职培训。”

事实上,克里之前已作为奥巴马的代表,执行过外交任务了。在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期间,他曾出访阿富汗、巴基斯坦、埃及和苏丹,推销美国的主张。作为总统的私人代表,他起到了传递消息和试探底线的作用。正是他,说服了卡尔扎伊参与阿富汗的总统选举。

克里对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外交定位非常认同,他认为美国是“不可缺少的国家”,因此,他推动相对谨慎的奥巴马政府完成了两项重大的外交实践:干预利比亚局势,以及支持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

对待“流氓国家”时,克里惯用“接触”策略,这与希拉里有很大不同。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克里就一直试图和阿萨德对话,因为他相信,阿萨德其实是个改革者。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克里这种“热衷对话,甚至与美国的敌人对话”的作风,很有国务卿的风范。但为了保持平衡,奥巴马的新内阁中也需要有像希拉里那样对“接触”战略持保留意见的人。

在美国外交界,克里罕见地享有“国际人”的美誉。他小时侯曾在欧洲的寄宿学校就读,能说流利的法语,后来又娶了个出生在莫桑比克的千万富翁太太。英国《卫报》说,“即使在施行大棒外交时,他也仍知道怎样把话说得委婉动听。”

流利的法语不仅给克里的职业生涯带来了突破,也在他追求第二任富婆妻子特雷莎·海因茨时,发挥了重要作用。特雷莎曾是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同班同学,会说5门语言,曾是联合国的翻译。后来,她嫁给了共和党参议员约翰·海因茨,丈夫去逝后改嫁克里。特雷莎的千万家财和杰出的语言能力,都对克里的事业有帮助。

法国“France 24”电视台透露,对克里的提名,法国外交部长洛朗·法比尤斯很是兴奋,他很有信心,克里将为法美关系做出贡献。法国的左派和右派也都很高兴,法国政界已很久没在一件事上这么统一了。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尼克·巴昌伦说,“法国人喜欢他,是因为他会说法语,且了解法国。”

事实上,奥巴马比较喜欢自己制订外交政策,而白宫在政策的制订和执行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熟悉克里的人说,他会勤奋地将总统的政策落实。“成为一个好的国务卿和成为一名杰出的国务卿,是有区别的”,大卫·米勒认为,关键要看奥巴马能给克里多少授权。

对气候变化和能源问题,克里都很感兴趣,个人的兴趣可能导致外交政策上的倾斜;克里履职后,需要迅速就叙利亚僵局和伊朗核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此外,在美国中长期的“重返亚洲”政策上,克里是个温和的亲华派,但缺少对华外交经验。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凯门认为:“克里与其他国家打交道很老成,但在中国问题上却没太多经验。美国外交政策的总策划师,永远是总统。”

也许,想法不多、忠实可靠、实践能力强的约翰·克里,正是奥巴马和美国最需要的国务卿。

2012年12月21日,奥巴马正式提名约翰·克里担任国务卿。

在美国政坛打拼了数十年的克里,2004年曾与总统之位失之交臂,2008年入围奥巴马首个任期的国务卿人选,最终却不了了之。

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克里终于有望在2013年1月20日正式成为美国的外交掌门人,他也将成为美国20年来首位白人男性国务卿。

出身显赫家族,追随肯尼迪的脚步

随着苏珊·赖斯自愿放弃了国务卿的提名,克里出任国务卿已经毫无悬念。

奥巴马在提名克里时说,“在某种程度上,克里的一生就是在为这一角色做准备。”这句听似赞美的话,用在克里的政治经历上却有些悲情和无奈的色彩。

克里生于1943年,家族背景非同一般。父亲是美国中级外交官,母亲则是福布斯家族的千金。

克里的祖父弗雷德里克·克里则出生在奥匈帝国的霍尔尼比纳索夫镇,其妻出生于匈牙利的布达佩斯,两人都是说德语的犹太人。据调查,克里的“根”可以追溯到科罗拉多州历史上第一任州长和波士顿几乎所有上流社会的大家族。而且在欧洲,他还与好几个王室家族都有渊源。

在母亲的家族这边,克里的外祖父詹姆斯·福布斯出生于中国上海,这个波士顿的显赫家族当时已通过对华鸦片贸易赚得了丰厚利润。克里的外祖母玛格利特·温索来自新英格兰一个历史悠久的贵族家庭,通过她,克里与包括小布什在内的4任美国总统,都或多或少地有着血缘联系(据说,他与小布什是九代远房表亲)。

1962年进入耶鲁大学主修政治学后,克里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不过,他是学校的政治活跃份子,尤以演讲能力著称。在耶鲁期间,他加入了著名的骷髅会。这是耶鲁大学惟一的一个秘密社团,不参与校内或社会上的任何公开活动,始终保持着沉默的姿态,其会员均为来自显赫家族的学生。

从进入大学那天起,总统梦就在克里的心中萌芽。60年代的政治名星肯尼迪总统成了他的偶像。年轻的克里因为姓名缩写与肯尼迪同为JFK而兴奋不已,认为这是命中注定的巧合。他决定追随肯尼迪的脚步向白宫进发。

大学毕业后,他自愿参加了美国海军后备役,经过训练成了战争情报中心检查官。在军旅生涯中,他还担任过两艘快艇的船长,获过3枚紫心勋章。

退伍后,克里成了“反越战英雄”。1971年,他公然挑衅参议员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越战政策,不仅上了尼克松的“黑名单”,还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人物。借着这股东风,克里开始竞选参议员,却不幸落败,于是来到波士顿大学攻读法律学。

克里成为律师后,并没忘记自己的总统梦。1984年,他成功当选参议员,并且5次连任。2004年,他迈出了问鼎白宫的一步,正式作为民主党候选人和小布什一决高下。虽然最终败北,但投票结果显示,他只比小布什少了35张选举人票。

这次失败的大选却捧红了奥巴马。2004年的奥巴马还是民主党内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克里“慧眼识珠”,指定他在民主党大会上发言。于是,奥巴马迅速成了党内新星。在奥巴马为第一任期搭建班底时,曾盛传克里将出任国务卿,可这顶桂冠最终落到了希拉里的头上。

2012年奥巴马竞选连任期间,克里担当起奥巴马的电视辩论“陪练”,为其成功连任立下了汗马功劳。可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克里仍不是奥巴马心中国务卿的第一人选,而是在苏珊·赖斯退出竞争后,克里的出任才变得板上钉钉,但“替补上位”的克里,受到了美国民众的高声欢迎。

外交经验丰富,国会普遍“看好”克里

克里在国会的口碑和威信是他苦心经营的结果,更是他“金不换”的政治财富。

2004年,当他作为民主党候选人挑战小布什时,无论是民主党内还是共和党,都有不少人把他当成青涩的尴尬人物。时隔8年,参议院因他的提名而欣喜不已,就连其中许多共和党人士也认为他是勤奋、机智的外交专家。这意味着克里的任命很快就会通过,对最近争吵不断的美国来说,这实在是件难得的好事。

从1985年宣誓就职至今,克里连任了5届马萨诸塞州的参议员,还担任过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在参议院中,比他资格更老的参议员只有两人。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在提名克里时,奥巴马说,“我敢说没几个人比他认识更多的总统和首相,同样没几个人像他一样,把握住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实质。这让他成为指引美国外交前进的不二人选。”奥巴马并没和很多国际政要保持良好的私人关系,而克里恰恰可以弥补这一点。

克里是公认的温和派,为人老练,性格可靠,由此人们预测,克里担任国务卿的风格也将中规中矩。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参与过中东和平谈判的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大卫·米勒认为,奥巴马若想在外交领域有所成就,赖斯是更好的选择,不过克里也“很好”,“是个安全的选择”。

成为希拉里的继任者,是件很有压力的事。她精力充沛、干劲十足,是个名副其实的“空中飞人”。希拉里不仅提出了“巧实力”的概念,还努力推动公共外交。据BBC称,世界很多政要都对她的离任“恋恋不舍”,很多人甚至曾要求她考虑连任。

仍在休病假的希拉里没有出席提名仪式,但她表示,这个选择“非常不错”:“约翰·克里经受过了考验——在战争中,在政府中,在外交上。一次又一次,他显示了实力。”在CNN的报道中,希拉里这样大加赞赏着克里。而职业外交家尼古拉斯·伯恩斯也很看好他,“很少有人像他一样拥有长期积累的丰富经验”,“美国需要一个在外交政策上深入挖掘的人”。

对法国“亲”,对中国“温”,对“流氓国家”接触

美国《新闻日报》称,奥巴马自己表示,选择克里是因为他“不需要进行入职培训。”

事实上,克里之前已作为奥巴马的代表,执行过外交任务了。在担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期间,他曾出访阿富汗、巴基斯坦、埃及和苏丹,推销美国的主张。作为总统的私人代表,他起到了传递消息和试探底线的作用。正是他,说服了卡尔扎伊参与阿富汗的总统选举。

克里对克林顿时期的美国外交定位非常认同,他认为美国是“不可缺少的国家”,因此,他推动相对谨慎的奥巴马政府完成了两项重大的外交实践:干预利比亚局势,以及支持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下台。

对待“流氓国家”时,克里惯用“接触”策略,这与希拉里有很大不同。比如在叙利亚问题上,克里就一直试图和阿萨德对话,因为他相信,阿萨德其实是个改革者。美国《华盛顿邮报》认为,克里这种“热衷对话,甚至与美国的敌人对话”的作风,很有国务卿的风范。但为了保持平衡,奥巴马的新内阁中也需要有像希拉里那样对“接触”战略持保留意见的人。

在美国外交界,克里罕见地享有“国际人”的美誉。他小时侯曾在欧洲的寄宿学校就读,能说流利的法语,后来又娶了个出生在莫桑比克的千万富翁太太。英国《卫报》说,“即使在施行大棒外交时,他也仍知道怎样把话说得委婉动听。”

流利的法语不仅给克里的职业生涯带来了突破,也在他追求第二任富婆妻子特雷莎·海因茨时,发挥了重要作用。特雷莎曾是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同班同学,会说5门语言,曾是联合国的翻译。后来,她嫁给了共和党参议员约翰·海因茨,丈夫去逝后改嫁克里。特雷莎的千万家财和杰出的语言能力,都对克里的事业有帮助。

法国“France 24”电视台透露,对克里的提名,法国外交部长洛朗·法比尤斯很是兴奋,他很有信心,克里将为法美关系做出贡献。法国的左派和右派也都很高兴,法国政界已很久没在一件事上这么统一了。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尼克·巴昌伦说,“法国人喜欢他,是因为他会说法语,且了解法国。”

事实上,奥巴马比较喜欢自己制订外交政策,而白宫在政策的制订和执行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熟悉克里的人说,他会勤奋地将总统的政策落实。“成为一个好的国务卿和成为一名杰出的国务卿,是有区别的”,大卫·米勒认为,关键要看奥巴马能给克里多少授权。

对气候变化和能源问题,克里都很感兴趣,个人的兴趣可能导致外交政策上的倾斜;克里履职后,需要迅速就叙利亚僵局和伊朗核问题提出解决方案;此外,在美国中长期的“重返亚洲”政策上,克里是个温和的亲华派,但缺少对华外交经验。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凯门认为:“克里与其他国家打交道很老成,但在中国问题上却没太多经验。美国外交政策的总策划师,永远是总统。”

也许,想法不多、忠实可靠、实践能力强的约翰·克里,正是奥巴马和美国最需要的国务卿。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